評論 > 對比 > 正文

華為的狼性 細思恐極!

—原標題:兩狼相鬥,關我們人類什麼事

作者:

華為的狼性(Pixabay/CC0)

好久沒有寫尖銳性質的事評了,為什麼?因為我是人,因為有着太多的狼,而且狼還無聲無息地伺伏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就等着人暴露出動靜來,下以狠狠的一口。

可這幾天,狼王與幼狼之間的鬥法,依然還牽動着這麼多的人,實在讓我想起了《農夫與蛇》,想起了子系中山的那些狼。要知道,狼王也罷,幼狼也罷,無論誰死誰活,誰輸誰贏,其性質都是狼。是狼,天性,可是要吃人的。

平心而論,在狼王方面,在狼王之女的事件上,我看狼王,從來就沒有當之是一頭狼。因為,我從狼王的身上,也看到了人的影子。甚至那一刻,狼王在我的眼中,就是一位蒼老而孤獨的老人。

但再柔情的狼,依然是狼。狼的善良,限於其族;狼的柔情,止於其子女。狼如果對人哪怕有稍許一點敬畏與害怕之心的話,那人一定也是位獵人。普通的人,狼是絕不會生出絲毫憐憫之心的。即便是處於一個家族中的幼狼,只要敢生出異心或是不敬於狼王,狼王所祭出的手段,亦會無所不使用其極致。因此,狼王與幼狼之間的鬥法,實質上,不過是兩頭狼的相爭。只是一頭狼贏了,一頭狼輸了而已。

而至於輸了的那頭幼狼,真就值得我們人類的同情嗎?

我們人類最大的弱點,最常會犯的錯誤,就是濫用我們人類的同情心。在《農夫與蛇》里,我們責怪蛇對農夫的反噬,嘆農夫的無辜。在《東郭先生》中,我們痛恨狼對東郭先生的無情無義,為東郭先生鳴天大的不平。我們為什麼就不反過來思一思,那快要凍斃的蛇,求那農夫了嗎?那被獵人追趕的狼,求那東郭先生了嗎?非同一種類,其思其想自然各異,設若我們被虎狼一時所救,一時所保護,我們是想着趕緊逃脫虎狼之窩,還是留在虎狼之窩報虎狼之恩?

如若我是那農夫懷裡的蛇,醒了我也會咬農夫一口;如若我是那東郭先生口袋裡的狼,我也會窮極心計的擺脫東郭先生。人與動物,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最先提條件,是先保着自己的命。於蛇、於狼的思維,誰知道農夫和東郭先生是在救助蛇與狼,人家可不想成為農夫和東郭先生盤中的那一道餐。

所謂狼子野心,狼子野心,狼終究是有野心的。

儘管在狼王與幼狼的鬥法中,幼狼輸了,可幼狼的狼子野心,也已經昭然若揭於人。鬥法的幼狼輸雖然輸了,可是幼狼在兩個方面的表現,足以配得上一頭真正的,標準化的狼。

我們先來看看幼狼在第一個方面的表現:幼狼被狼王停止合同續約後,在補償談判方面留足了後手,所有談判的內容皆被幼狼用現代科技保存下來。可能對於人類的認識來說,會很是詫異,被用工單位辭退後的補償於法於規,是光明正大,天經地義的,何必還要行出如此下作的手段。但這恰恰就是狼類區別於人類的地方,幼狼之所以會釆取這種有區別於人類的行為,恰恰體現了狼類同人類的兩個不同特徵。

第一個不同特徵:狼類天性狡詐多疑,幼狼生長於狼窩,成長於狼窩,這個本領遺傳於狼的家族。

第二個不同特徵:狼族行事素來如此,狼在吸取經驗教訓方面的智慧和能力要遠遠的高出人類,不似人類一樣,同一條坑裡會左一個摔倒右一個又摔倒。在幼狼之前,可能早就有着許多的前車可鑒,讓幼狼早就熟悉了這個套路。

但幼狼在第一個方面的表現,終歸只是狼與狼之間的爭鬥,無傷無礙於人類。而幼狼在第二個方面的表現,那就是要狼狼聯手,來共同對付人類了。

我們再來看看幼狼在第二個方面的表現:幼狼在二百五十天,另又加上一天後,幼狼最想達成的目標是什麼?不是想給自己討一個說法,還自己一個清白。他想着的是,想和狼王見個面,哪怕見面的時間只有一杯喝咖啡的時間。為了能夠達成同狼王的見面,為了能夠撇清自己的關係,幼狼喊出了一切都同他無關的口號,甚至還準備好了一份見面的大禮:那些替他出頭的「VV」們。

這就是狼,這就是狼性。

可悲!可哀!

養不熟的狼,我們看不明白的人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