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警察強行拿走他的手機... 知情者說是拿到中共大使館去了

—他曾在中國經歷九死一生建自媒體激怒中共被關曼谷監獄

幾分鐘後,警察強行拿走了我的手機,只告知要拿去檢查,會還回來。IDC裏面熟悉這些操作的中國人說,我的手機是拿到中共大使館去了。

原四川阿壩州旅遊局科長冷濤(照片由本人提供)

曾在中國大陸經歷九死一生、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冷濤目前身處泰國的曼谷監獄,聯合國仍未出手營救,他擔心自己會被無限期關押。他懷疑曼谷獄中人員把他的手機提供給中共駐泰國的領館。

11月4日,6名泰國清康出入境管理處警察進入冷濤在黎府清康的出租房。警方以護照簽證過期超期滯留為由將其拘捕,冷濤當時出示護照和UN難民證,但警察稱「UN的沒有用,這裡是泰國」。他之後被移送泰國曼谷監獄,近日傳出冷濤在獄中的一封信,講述他在獄中的近況。

冷濤在信中透露,泰國獄警要求他提供存取手機內容的卡照相,最後拿了他的手機。獄中有人透露,他的手機應是拿給中共領館。

冷濤說,他曾告訴UN官員官員,他有經營自媒體youtube頻道,以揭露中共罪惡,及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為主,包括時事新聞及解讀。信中未透露該名UN是否有繼續跟進他的個案,但提到:「目前聯合國已明確表示,不負責給我安置,那將意味着,我被關押在這裡將是無期徒刑。」

信中詳細提到一起被關押的馬春鈴、李洪軍、王建華及江宏斌等4名法輪功學員的境況。李洪軍已在泰國坐了6年監獄,至今未能逃脫牢籠,更擔心被泰國遣返,繼續面對被中共迫害的境遇。冷濤在信中呼籲:「在此呼籲國際社會的正義力量關注我們,使我們能儘快離開這個牢籠。」

以下是冷濤信件的內容:

我在曼谷移民監獄中的經歷

2019年11月19日,一名警察在關押我的IDC五號房窗外問我有沒有手機,並叫我拿IDC存取手機的卡片給他。我將存取我蘋果6手機的桔黃色卡片給他看,他讓我拿住,並對卡片拍照後離開。

2019年11月20日下午,UN官員在IDC見我,告知我UN不負責安置,並詢問我是否在網絡上很活躍。

我告知官員我有自建媒體,在youtube有頻道,是youtuber;我的自媒體大致內容也一併告之。

他表示會查看我的頻道:即日視評。我也告訴他我被抓後,添加了管理員,頻道仍在運作。但我忘了告訴他,白宮新聞辦公室每日有電子郵件送我郵箱,其次我的頻道有近三萬訂閱戶,單個視頻點擊量有的超過110萬。頻道以揭露中共罪惡,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為主,包括時事新聞及解讀。

2019年11月25日上午,一名泰國警察來到IDC辦公室,叫移民局警察拿走我的手機存取卡並取出手機,隨後當著我的面查看我的手機。這名警察在手機中翻出我的一張UN難民卡照片,懷疑我偽造,並質疑我的難民身份。他同時問我在網絡上作什麼,我說是youtuber。我想了解為什麼要查看我的手機,但這名警察不理會我的問話,也不告知我他的姓名和單位。房頭對我說,這是外面的警察。幾分鐘後,警察強行拿走了我的手機,只告知要拿去檢查,會還回來。IDC裏面熟悉這些操作的中國人說,我的手機是拿到中共大使館去了。

我的自媒體運作激怒了中共,以前曾有人冒充YouTube官方的身份,企圖登錄我的頻道,由於我及時發現,而使之沒有成功。而我自媒體的管理權限都在被拿走的這部手機上,若今後我的自媒體運作出現任何問題,都將與這事脫離不了關係。我不希望我用心血建立起來的自媒體遭受任何損失。

同時,我請求UN維護我的基本權利,並給予我第三國的安置。

目前泰國移民監獄中一共關押着5名法輪功修煉者,其中一名女法輪功修煉者名叫馬春鈴,也是今年剛剛被抓捕進來的,她在曼谷的景點向中國遊客講清中共的罪惡與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被警察抓捕,目前被單獨關押在曼谷移民監以外的地方。

馬春鈴的姐姐馬春梅、妹妹馬春霞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她們在中國時都遭受過中共的殘酷迫害,被關押在監獄多年,遭受過多種酷刑,迫不得已才逃到泰國申請聯合國庇護。姐姐和妹妹在泰國時都被泰國移 警察察抓捕,關押在曼谷移民監獄中,妹妹被整整關押了四年,最後被美國政府接收後,才得已離開移民監獄去往美國。這些都是在馬春鈴來到泰國之前的事,那時聯合國對中國難民的安置都還正常運轉,所以她們能得以離開。目前聯合國已明確表示,不負責給我安置,那將意味着,我被關押在這裡將是無期徒刑。

另外還有三名男法輪功修煉者,一位叫李洪軍,目前已被關押在移民監獄中超過六年,並且聯合國不給予難民身份,他的案子被聯合國難民署關閉,幾次申請開案,難民署都沒有回復。也等於是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一位名叫王建華,之前在國內時,他遭受中共迫害,被勞教兩年。在勞教所遭受中共警察的精神摧殘,被下了破壞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致使出獄時精神分裂。後慢慢恢復,逃到泰國後,在泰國移民監獄的惡劣環境的無期關押下,致使精神再度崩潰,生活不能自理,多次被送往精神病院。另外一名叫江宏斌,也是今年初被關押進移民監的。

姜野飛、董廣平就是在被關押在曼谷移民監的時候,在聯合國難民署的眼皮底下,被中泰警察遣返回中國的。我們都想早日離開這個絕望、危險而又極度惡劣的環境。

在此呼籲國際社會的正義力量關注我們,使我們能儘快離開這個牢籠。

冷濤

2019年11月28日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歐洲希望之聲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