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易:鼠疫來了 審判江澤民還遠嗎

作者:

《江澤民其人》大結局:黃山老僧細說因緣無間地獄江鬼數終。*

這些天,人們為香港人遭中共鎮壓而揪心外,另一個令人擔心的新聞莫過於中國出現鼠疫的新聞了。原因是鼠疫的死亡率可高達100%,歷史上在亞歐奪去了上億人生命。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就是最後被鼠疫滅掉的。

但是,發生在中國的鼠疫,更令人驚慌的原因是中國人不知道現在疫情究竟有多嚴重,如何保護自己。人們對中共媒體說的「北京無新增病例」不當一回事,原因在於共黨慣於封鎖真相,為維它的政權穩定,天災都可以撒謊。

2003年非典爆發時,中共衛生部和媒體齊聲說「我國沒有非典,工作、旅遊都是安全的。」後來的雞年雞流感、豬年豬流感,中共一直是拿權欲標準決定一切。由此社會生活準則、政治、經濟、文化與道德標準等等都被變異。

共黨產生以來,一直孜孜不倦在做變異人性的事。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表現尤甚。江澤民為對抗真、善、忍普世價值,不惜腐敗治國、縱容全黨淫色,全世界培養和扶持黑社會……以致很多中國人分不清是黨性人性、美醜善惡。

也許有人會認為:我兢兢業業為社會工作,為人民不貪不腐,哪裡是好壞不分?正如武漢一位抓捕法輪功學員而「立功」多次的公安局長最後生病死亡後,他妻子哭道:我們勤勤懇懇為黨工作了一生,怎麼好人沒有好報?

其實好壞可以從人的良知或世界優秀的傳統文化中去看,而不是從社會工作來看。特別是在黨文化浸透的中國,越是為中共兢兢業業貢獻的人,對人類對社會的危害越大,正如南轅北轍的故事,馬和車越好離目的地越遠。

一些反對共黨的中國人本性都有善性,被黨文化染指後,他們出軌,追求個體性自由,反對傳統政治,甚至搞同性戀……他們不相信這些與共產黨有關,豈不知他們拒絕暴力卻被軟性的西來黨文化中毒。

如果共產黨正如《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一書里說的,是實實在在在具有生命的邪靈,它以毀自然之道、社會發展規律、人的生存與道德準則為己任,反天地並欲取而代之,毀掉蒼生,那麼,如果老天以自然平衡、催新汰壞的方式更新天地的話,共產黨必被打入地獄。所有被共黨異化的逆天道的生命不危險嗎?特別是那些發誓要把生命獻給黨的、生命中有靈魂已被共黨代替的黨員,不危險嗎?如果中國鼠疫就如古代滅羅馬的黑死病一樣有目地而來,中共的死期不就在眼前嗎?

江澤民可謂是最具有邪性的中共黨魁,它把中國人群劃分為三代表之內的人、利益集團中的人、教份子農民工等人群。人群被劃分得越來越細碎,造成任何人講一句話、做一件事都可能不小心惹怒了另一群體,甚至引發一場衝突鬥爭。把鬥爭變成社會常態,這樣能更快的把仇恨播撒入全中國每個人的心中。

過去在暴力破壞文化時,城鄉人口不能流動,人們忙於毀壞文化,經濟陷入窮困,文化差不多毀掉後,共黨一下子以經濟發展為名讓全國人口流動,忙於發財的人們再也不暇顧及殘剩的文化。這種人為製造出來的社會現狀,一方面更易中共控制,另一方面消除人群中施善與感恩的道德條件,使社會道德更快下滑。

人的生命是很堅強的,可以失去肢臂在輪椅上生活一生,但是,一隻蜱蟲或蚊子、一隻鼠蚤卻可以咬死人。歷史上,中共曾要求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生一身虱子,叫革命蟲。革命,中共的涵義里就是殺人,那叫人長一身虱子也好跳蚤也好,就是叫虱、蚤殺人。那現在,真的出現了蚤殺人,中共叫蟲子革命的願望成真了。

江澤民是中共的主要代表。中共一旦滅亡,江澤民被清算還遠嗎?《江澤民其人》一書說它最後被弔死在天安門廣場,身體被雷火燒盡。我似乎已看到了天安門上空滾滾的雷火正在雲層上翻湧。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