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花婆娑:100年前 留學生將文明帶回中國 100年後 誰把野蠻撒向世界

—寄語海外留學生

作者:
我相信,當你提出這些問題之後,答案就已經在你心裏了。但是,我也相信,你們已經失去了提出這些問題的能力。你們的腦袋已經被輸入了固定的程序,只會被動地接收固定的信息源傳來的信息,即便是身處國外,黨媒依然和你們如影隨形,成了你們了解世界的主要窗口。習近平在視察央視時,央視的大屏幕上赫然寫着「央視姓黨,絕對忠誠」,在中國,何止央視姓黨?所有的媒體都姓黨,當信息來源只有一處時,再智慧的人也會成為愚民。

有學者認為,中共幾十年強化的「愛國主義」教育,同許多西方國家大學所倡導的價值觀是對立的。這阻礙了中國留學生融入當地的校園生活

如果我告訴你: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主流民意是反對港府提出的反送中條例,這與港獨無關,你相信嗎?

如果我告訴你,港人要敦促港府遵循1984年中英雙方所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香港要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與港獨也無關,你相信嗎?

如果我告訴你《中英聯合聲明》賦予了香港人民以普選的權利,而這一權利至今香港人依然沒有得到,港人想要真普選,這與港獨風馬牛不相及,你相信嗎?

如果我再告訴你,隨着運動的發展,他們進一步提出的「五大訴求」,其中沒有任何一條與港獨有任何相關,你相信嗎?

如果你說香港眾志的召集人黃之鋒是港獨分子,那麼我告訴你,他只說過「要實行一國兩制,不要一國1.5制」,他從未說過「香港要獨立」,你相信嗎?

我知道,我說這些你都不信,為什麼呢?因為這話不是CCTV、不是人民日報、不是新華社、不是環球時報所說的。

那麼當這些黨媒告訴你香港有暴徒發起暴動了,你有沒有發出疑問,誰是暴徒?他們為什麼發起暴動?他們都做了什麼?一個僅有700萬人口的城市,為什麼單次上街遊行的人數就可達200萬之多?為什麼暴徒的年齡會分佈在從10幾歲滿臉稚氣的孩子到80多歲白髮蒼蒼的老人,他們的職業為什麼涵蓋了學生、教師、律師、會計、公職人員、醫生、護士、牧師、基督徒等各行各業這麼廣泛?你有沒有想過所有黨媒所說的是否符合常識,符合邏輯?

我相信,當你提出這些問題之後,答案就已經在你心裏了。但是,我也相信,你們已經失去了提出這些問題的能力。你們的腦袋已經被輸入了固定的程序,只會被動地接收固定的信息源傳來的信息,即便是身處國外,黨媒依然和你們如影隨形,成了你們了解世界的主要窗口。習近平在視察央視時,央視的大屏幕上赫然寫着「央視姓黨,絕對忠誠」,在中國,何止央視姓黨?所有的媒體都姓黨,當信息來源只有一處時,再智慧的人也會成為愚民。

新聞的自由度是衡量一個社會中的新聞機構、新聞工作者和網民在多大程度上享有自由。在一個開放的社會環境中,只有信息通達,人們才能學會辨析真偽,只有信息多樣才有可能彼此得到證實和證偽,而中國的新聞自由度在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度的排名中,排在世界倒數第4名。你們最為可悲的是來到了自由的世界,卻戴着專制的枷鎖不肯丟棄。

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官媒首先進行信息的嚴格封鎖,一個月後開始有選擇性地報導,事實被歪曲,真相被掩蓋,黑白被顛倒,所有的這些都用於民族情緒的煽動,以及對抗議民眾的抹黑、污衊和恐嚇。

官方的報道使得大批不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狂熱分子陷入簡單、片面、低層次的愛國誤區中,香港人民對暴政的抗爭,以及對人權和自由、民主的捍衛在官媒的蓄意誤導之下變成了「港獨」,抗爭者變成了「廢青」、「蟑螂」,甚至是「暴徒」。

300多年前西方思想家就開始倡導自由、民主的思想,西方世界中的人們早已認識到行使自己的天賦人權、對政府的施政進行監督是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和應盡的義務。香港經過百年的被殖民,自由、民主、人權的觀念已經深入港人的骨髓,融入了他們的血液。

而中國的國民卻在中共近百年反人類的政治宣傳中變得與人類文明漸行漸遠,如果說在國內被信息完全封鎖的環境中,沒有有效的渠道了解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情可原,但是對於海外留學生來講,人已肉身翻牆,在完全沒有信息管控的情況下,卻也視香港人民對自由民主人權的捍衛為大逆不道,事實上,這些留學生比國內的愚民更為愚昧的令人絕望。

反送中運動使得地球上這兩大人群,把他們各自的人格特徵和精神長相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世人面前,他們猶如完全不同的兩個物種。

香港的抗議者文明、理性,有智慧、有溫情、有勇氣、有擔當,有為捍衛正義和真理的殉道者般的情懷。面對記者採訪的鏡頭,香港的青年正義凜然、勇敢剛毅、侃侃而談,如此卓越的群體形象,舉世罕見。

而鏡頭中的大陸學生呢?幾乎無一例外的,個個滿口惡言、句句髒話、粗暴無禮、淺薄庸俗、醜態百出,除了「港獨」「賣國賊」等標籤式的污衊、抹黑用語,再也說不出其他東西。

對於籠中的鳥兒來說,飛翔是一種病。

看着中國留學生那一張張因着對「港獨」的憤恨而扭曲的臉龐,看着那些猶如困獸般張牙舞爪的咆哮的青年,我內心生髮出無盡的悲涼,同祖、同宗、同代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精神層面的反差?

是不同的社會制度所形成的文化環境,造就了不同的群體特徵。最為可悲的是,大陸的留學生即便身居文明世界,竟也隨身攜帶野蠻的基因。香港學生為表達民主夙願建起連濃牆,但你沒有撕毀人家建起的牆的自由,在文明的社會裡,這是幼兒園的孩子都懂的道理,而我們大陸的留學巨嬰、紅衛兵戰狼卻渾然不知,生生把自己塑造成恬不知恥的小丑,何其悲哉。

愛國是人類自發生成的情感,本身沒有錯,錯是錯在戰狼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愛國,也不知道如何愛國。

愛國首先要愛那裡的人民,而不是愛那個殘害人民的政黨;愛國就要反抗那禁錮人的思想、踐踏人的權利、把黨的利益置於國家和人民之上的邪惡的專制體制;愛國就要學會獨立思考、學會用人類文明的尺度去衡量你的國家,並勇於對社會的不公不義發聲;愛國就應該知道衡量一個社會進步的標準而不是看他的GDP怎樣,不是只看自己的生活有多麼優渥,更不是看一個國家的富人有多麼的光鮮,而是要看這個國家中的弱勢群體的生存現狀,他們的人權是否得以保障……

你們知道誰是中國最大的賣國賊嗎?自中共建政以來,被出讓的國土面積高達數百萬平方公里。你們知道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全國非正常死亡人數至少有8千萬嗎?你們知道中國是一個國強民弱、貧富懸殊極大,200個權貴家庭掌握着全國80%以上的財富,而全國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還有8千多萬,占人口比例的1/15嗎?你們知道中國各類貪官在海外的存款額足夠13億人口650年的全民醫保所需費用,而中國還有很多貧困的人得了病無錢治療,要乾乾的等死嗎?你們知道中共在新疆所建的用于禁錮人的身體,滅絕種族文化的集中營里關押着100多萬異族同胞嗎?你們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規定的信仰自由僅僅是空談,近些年有數以千計的基督教堂被強行拆毀嗎?

你們知道異議是最高的愛國形式,而中國有數千個最最愛國愛民的異見人士被關在監獄裏嗎?你們知道中國現在的經濟處於負增長態勢,外資大量撤離,失業率大幅攀升,物價漲幅驚人嗎?你們知道一個國家的強大不但應該造福本國人民,而且應該成為人類的祝福,而強大了的中國卻因向世界輸出邪惡的共產價值觀,遭遇全球正義力量的抵制嗎?

我確定你們不知道這些,因為黨不會告訴你們,黨太怕你們知道了,因為一旦你們知道了,上帝預設於你們內心的良知律、道德律就會促使你們去追求真相,就像我們一樣。因此,我們被告知的歷史是為給國人洗腦、鞏固中共的統治而被篡改的,你們所學的教科書都是用來把你們塑造成狂熱的民族主義者的,中國的新聞媒體不具備任何國際通行的新聞媒體的屬性,新聞工作者完全無法遵循新聞報道的原則,因為他們全部是在黨的槍口之下生存的黨的喉舌

有人說,一百多年前,中國留學生將現代文明帶回中國;100多年後,一批中國留學生把野蠻與卑劣撒向世界。作為留學生群體中的一員,難道聽着這樣的話語,不能讓你們中的志士因憂慮國家的命運而產生民族文化自省的動力嗎?

你們是國民中少數的能夠有幸走出國門、來到文明世界的佼佼者,你們因此而具備了接觸先進的思想、文化、理念和社會管理經驗的條件,這裡沒有信息管控,沒有言論封殺,信息的通達為你們改變舊有觀念提供了無限的可能。無論將來你們是留下來,還是回到國內,請你們遠離低俗狹隘的民族主義,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文明的、有國際視野的深沉的愛國者。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