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蔣介石身邊「潛伏」們的結局

作者:
到了抗戰時期,國共合作,又一次為「潛伏」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和時機,延安窯洞里的中共中央總能及時準確地掌握蔣介石在政治、軍事上的種種企圖;解放戰爭時期,在華北各地轉戰的中共中央對蔣介石的軍事部署更是了如指掌:蔣介石上午在重慶開會罵了娘,毛澤東晚上在延安窯洞里就能知道。

郭汝瑰

1949年3月,上海。為保衛中華民國和轉移重要的物資,一支國軍部隊開進上海市區以延緩即將從揚子江北岸過來的潮水般的共產黨軍隊的入侵。

曾幾何時,間諜連續劇《潛伏》在大陸非常走紅,由此這類間諜劇就不斷上映,人們從中也了解到,毛澤東打垮蔣介石、奪取大陸執政權的一大奧妙。這種間諜劇,基本上都是事實。「潛伏」們之所以形成如此規模和具有如此功能,其實全怪國民黨自己。早在1920年代,孫中山容許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此時就有大批的中共領導人趁機進入國民黨的黨政軍高層,那時毛澤東居然還當上了國民黨的代理宣傳部長,周恩來當上了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郭沫若是副主任,等等;得此便利,在國民黨的黨政軍內部發展和安插「潛伏」,自然是手到擒來。到了抗戰時期,國共合作,又一次為「潛伏」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和時機,延安窯洞里的中共中央總能及時準確地掌握蔣介石在政治、軍事上的種種企圖;解放戰爭時期,在華北各地轉戰的中共中央對蔣介石的軍事部署更是了如指掌:蔣介石上午在重慶開會罵了娘,毛澤東晚上在延安窯洞里就能知道。

據悉,蔣介石身邊就有「潛伏」,她就是潛伏蔣介石身邊10餘年的美女速記員沈安娜,被稱為「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1938年初,一位年輕漂亮的小姐找到國民黨中央共產黨部秘書長朱家驊,這位只有23歲的女孩就是沈安娜。原來,朱家驊曾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沈安娜曾在他手下當速記員。但朱家驊並不知道,這位他認為安分守己的女職員,已為共產黨做過3年的情報員。沈安娜是江蘇泰興人,在上海讀書時,結識了在中共中央特科做情報工作的共產黨員華明之。在華明之的動員下,正學速記的沈安娜考入浙江省政府做了速記員,為共產黨搜集情報。這次她來找老上司,是按董必武的指示,想打入國民黨心臟。

朱家驊很高興,因為他正缺速記員。但他問沈安娜是不是國民黨員,「中央共產黨部的工作人員須是共產黨員才行呢!」沈隨機應變說:「我現在加入可以嗎?」朱家驊隨後便給沈辦理了「特別入共產黨」。很快,沈安娜成了國民黨中央共產黨部秘書處的速記員,並隨國民政府內遷重慶。

1939年1月,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在重慶召開。蔣介石做夢也沒想到,埋頭記錄的沈小姐竟會是中共情報員。在國民黨高層決策會上,蔣介石講到一些絕密問題時,總會突然下令:「下面的話不要記。」這時,全場的人員都必須停下筆來。於是沈安娜就努力在心頭默記,一到休息時間,她就佯裝去廁所,並速記在草紙上。

1946年3月,蔣介石連續兩次召開最高軍事會議,策劃在半年內擊潰八路軍和新四軍主力,會上還確定了軍事部署和兵力調配。這些重要的戰略情報都被沈安娜記錄並迅速送到延安,受到周恩來「迅速、準確」的口頭嘉獎。

沈安娜秘密找到八路軍重慶辦事處,提出要去延安。周恩來專門找她談話:「別人沒法像你這樣能在國民黨的核心部門工作。」於是,她繼續着自己的潛伏生涯。她穿着打扮入時,常看美國電影,過年過節總要去拜訪上司。每次為宋美齡做速記,她都會穿上最好的旗袍,因為「這樣去見她才得體」。她還把居正、于右任等寫的條幅掛在屋裡,外人都以為她與「元老派」交情很深,上司也更信任她。

就這樣,沈安娜在國民黨心臟潛伏了10餘年,也無人懷疑過她是共產黨。前些年在國家安全部的宿舍大院里,依然還能看到94歲高齡的沈安娜的身影,直到2010年才去世。

實際上,象沈安娜這樣的「潛伏」美女有很多。著名的有:

張露萍,1921年出生於四川省崇慶縣(今崇州市)。1937年11月,張露萍奔赴延安,先後畢業於陝北公學和抗日軍政大學,1938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10月,張露萍被派遣回四川工作,秘密打入重慶國民黨軍統局電訊處及電訊總台,擔任共產黨在軍統局的地下黨支部書記。她從軍統機關截獲了大量重要情報直接送到了共產黨南方局。張露萍和她的戰友在最森嚴、最機密的敵特首腦機關里,構建了一個共產黨的「紅色電台」,並使敵人的許多秘密行動被毛澤東掌握。1940年3月,地下黨支部不慎暴露,張露萍等7人全部被捕,是為當時震驚國民黨心臟的「軍統電台案」。「軍統電台案」發生後,軍統方面萬分震驚,蔣介石也受到極大的驚嚇,大罵戴笠無能。1945年7月,戴笠下令將張露萍等7人處決。

黃慕蘭,出身湘中名門,父親曾是譚嗣同的老師。黃慕蘭於北伐前夕在武漢投奔革命,成為當時的婦運領袖。黃慕蘭先後以銀行家、慈善家、國民黨特派員等身份為中共工作,參與多項重要行動;同時她向中共傳遞原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叛變的消息,使周恩來等人得以及時轉移,化解危機。黃慕蘭一生結過4次婚,其中有3次就屬於典型的「革命聯姻」。在武漢時期,黃慕蘭結識了《民國日報》總編輯、國民黨市黨部宣傳部長宛希儼,在董必武、瞿秋白撮合下結婚。宛希儼後來在贛南戰死,黃則調往上海任中央書記處秘書和交通員,遇到新任的中央委員賀昌,經周恩來批准,兩人正式同居。不久,賀昌調往中央蘇區,黃慕蘭則留在上海繼續從事秘密工作。此時黃慕蘭遇到了新的感情苦惱,她的工作對象陳志皋展開了對她的瘋狂追求。於是她向組織彙報了此事,並請求去蘇區與丈夫會合。黨組織否定了她的請求,並讓她與陳志皋結合。可陳志皋最後還是離開了她,這段婚姻終以失敗告終。1955年,黃慕蘭涉入「潘楊案」,在上海被捕。此後20多年,她數入秦城監獄,出獄後多次上訴。直到1980年,冤獄才得以平反。

宋維靜,打入閻錫山軍隊內部的「潛伏」.1936年,曾參加過廣州起義的宋維靜打入閻錫山控制下的婦女團體,她與丈夫溫健公配合默契,收集、傳遞情報,機智果斷,受到黨中央情報部的肯定。後來,宋維靜受組織派遣,再次打入閻錫山軍隊內部,沒有暴露身份的她,被閻錫山委任為上校專員。宋維靜是在上海結識丈夫溫健公的。1930年11月,溫健公在上海被捕,被投進龍華監獄。當時受共產黨組織委託,宋維靜以表妹的身份去探監,兩人產生愛慕之情,於1933年結婚。1938年,溫健公犧牲,這一年宋維靜才28歲。儘管此後有無數次機會可以再婚,宋維靜都放棄了,直到去世,整整64年。中共建政後,宋維靜曾任多個職位,包括全國政協委員、廣州政協常委等。

陳修良,從事情報工作的女市委書記。1949年前夕,在國統區中心,曾活躍着一支秘密力量,他們獲取情報、瓦解敵人、策動起義、策應解放軍渡江作戰……。這就是由中共南京市委書記陳修良領導的地下情報組織。1946年3月,中共華中分局副書記譚震林在淮安召見華中分局城工部南京工作部部長陳修良,宣布這位39歲的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生,曾任向警予、張太雷的秘書擔任中共南京市委書記。這是中共歷史上第一位被任命的女市委書記。1949年4月27日,劉伯承、鄧小平進駐南京,中共中央決定重組南京市委:劉伯承為書記、宋任窮為副書記,陳修良任組織部長、張際春任宣傳部長、陳同生任統戰部長、陳士渠任衛戍總司令。不過陳修良沒在這個崗位上干多久,1950年她被調往上海,從此就離開了南京。任上海市委基層工作委員會副書記、上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1955年2月調杭州工作,任浙江省委宣傳部代理部長。1957年被打成「極右派」。1977年摘去「右派」帽子後,曾先後任浙江省、上海市政協委員。1979年獲徹底平反,調往上海任上海市政協常委、上海社會科學院共產黨委顧問、研究員。1998年11月6日病逝。

朱楓(朱諶之),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又名朱楓,後調到情報戰線做地下工作。1950年6月10日16時30分,戒備森嚴的台北馬場町刑場上,一位被台灣國民黨當局稱之為「當代特大間諜案」的女主角身中7彈,倒在血泊中。她就是中共華東局情報部派遣的秘密特派員朱楓。這一年她年45歲。朱楓的犧牲在島內外產生重大影響,說起她的死,還要從「炮擊金門事件」說起。1949年5月23日,上海戰役接近尾聲之時,毛澤東和中央軍委電示華東野戰軍:要求其迅速提早入閩,爭取在兩個月內佔領福州、泉州及其他要點,並準備相機奪取廈門,為解放台灣掃清外圍。上海戰役結束後,華東野戰軍所屬第九兵團開往浙江,部分開往福建。7月,中共中央召開會議,討論解放台灣問題。會議同意毛澤東的建議,決定於1950年解放台灣,最遲不超過1951年。此時,毛澤東把解放台灣的計劃大大提前了。毛澤東提前解放台灣是因為國民黨軍隊幾乎喪失殆盡,解決逃往台灣的蔣介石集團已不需要花費多大的氣力,解放台灣已是指日可待。1949年10月間,在國民黨內最大的「潛伏」是被稱為「密使一號」的台灣國民黨「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為取得吳石掌握的重要軍事情報,受中共中央指示,時任華東局社會部部長的舒同決定派長期在上海、香港從事情報工作的女共產黨員朱諶之赴台與吳聯繫。1949年11月27日,朱諶之從香港抵台,與華東局台灣工作委員會負責人「老鄭」取得聯繫。一個星期後,吳石在寓所秘密接見朱諶之,向她提供了一批絕密軍事情報的微縮膠捲,內有《台灣戰區戰略防禦圖》;舟山群島和大、小金門《海防前線陣地兵力、火器配備圖》;台灣海峽、台灣海區的海流資料;台灣島各個戰略登陸點的地理資料分析;海軍基地艦隊部署、分佈情況;空軍機場並機群種類、飛機架數等。這批情報迅速通過香港傳遞到華東局情報局。華東局上報後,毛澤東親自閱覽,觀後毛澤東賦詩一首。1950年1月29日,國民黨逮捕了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蔡孝乾,供出了所有名單資料,造成包括400多名地下共產黨人被捕,蔡供出了吳石。隨之朱楓被抓被殺。

朝鮮戰爭結束後,毛澤東曾幾次重提解決台灣問題,並表示:「海峽兩岸,只要承認一個中國,什麼都可以談,他們不要派特務來,我們也不派紅色特工去破壞他們。」但時至近日,對岸還傳來大陸「潛伏」們被捕的消息。

據史料記載,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共率先挑起了內戰。三年戰爭奪取了江山,國民黨敗走台灣。國民黨落敗,除了有其自身的原因外,更在於國民黨內部那些「重量級」的中共間諜的內應。其中就有將軍事情報源源不斷送給中共的國民黨中將郭汝瑰,據說澤東所言的「胸中百萬雄兵」,郭一人就佔去五十萬。當兩個對手鏖戰之際,一方早知另一方的作戰計劃,勝負早已定。郭汝瑰是四川人,畢業於黃埔軍校。1928年5月,郭汝瑰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後去日本留學。歸國後因不滿中共不抗戰而追隨國民黨抗日。1937年郭汝瑰作為42旅代旅長,參加了淞滬大會戰,因作戰勇敢,深受蔣介石賞識,被視作「軍界精英」。其後,郭汝瑰兼任九戰區軍官訓練團校官大隊的大隊長,後又調到國防研究院任委員,專門培養「全能將校」;不久,中央訓練團團長蔣介石又任命他為訓練團副大隊長。抗戰勝利後,郭汝瑰已榮升為國民黨中將,不僅是掌管全國各軍師編製、裝備的軍務署署長,兼國防研究院副院長;而且以軍政部代表的身份,隨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前往芷江和南京,參加了接受侵華日軍投降的儀式。素以「潛伏」為能事的毛澤東當然也「相中」了這樣一個風雲人物,更何況他曾參加過中共。於是派人經常在他耳邊吹風,說國民黨政府太腐敗,馬列主義才是救國的唯一良方,由此讓郭汝瑰對共產大同世界再次開始憧憬起來。最終,郭汝瑰選擇了背叛對自己信賴有加的蔣介石,而成為「潛伏」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他除了多次與董必武見面,還秘密接受中共共產黨員任廉儒的單線聯繫與指揮。

深受蔣介石器重和信任的郭汝瑰在內戰期間還被提升至直接參与指揮作戰的國民黨國防部的作戰廳長,並定期到蔣介石官邸彙報戰況、聽取指令,有時還要隨蔣介石到各戰區視察。換言之國民黨所有的作戰計劃、部署和行動,郭汝瑰都瞭若指掌。而大量生死攸關的情報,均被他及時送到了毛澤東手中,其中包括重點進攻山東計劃、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國軍在大別山的調度計劃、解圍兗州計劃、解圍長春計劃、解圍雙堆集計劃、國軍江防計劃、武漢、陝甘、西南等地區的兵力配備序列等等。

郭汝瑰除泄露軍情外,還擬訂讓國軍吃虧的作戰命令,發佈了很多假情報,並向蔣介石隱瞞中共軍隊動向,使其作出錯誤判斷。如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協同顧祝同指揮中原和山東等地的作戰時,他一直對蔣中正隱瞞劉鄧大軍要向南躍進的戰略意圖,最後導致蔣介石作出「集中兵力追殲」的錯誤決策,而放劉鄧大軍突出黃泛區直抵沙河。當年在徐蚌會戰中被中共俘虜的國軍將領杜聿明曾懷疑過郭汝瑰,併當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諜,發的命令都是把我們往共軍包圍圈裡趕!」

此外郭汝瑰還有意在國軍內部製造混亂,動搖軍心。1947年3月19日,四百名國軍退役將校因「整編」而被迫「自謀生路」從而發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毛澤東有了郭汝瑰這樣的人,國民黨處處被圍、被打,直至將蔣介石趕到了台灣。有報紙寫道:「一諜卧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

然而為毛澤東擁天下立下了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後的日子卻只能用「凄風苦雨」來形容。生性多疑的毛在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並未授予其軍銜,也沒有恢復其共產黨籍,只是任命他為川南行署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後在鎮反中,還誣陷他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組長,廳長的職務也被罷免。而此後的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

據說,那些國共內戰中被俘的國民黨將領,於1959年大赦後大多數選擇了前往台灣。許多人在後來寫《國民黨將領淮海戰役親歷記》時,仍然流露對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感情。

1978年,71歲的郭汝瑰終於從當局那裡討得了一個說法:他不是國民黨特務,並同意其加入中共。而終於有些清醒的他,在晚年時編寫了兩本600餘萬字的巨著《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內中披露了這樣的歷史事實: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321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架。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其中的潛台詞是什麼,似乎不言自明。

1997年郭汝瑰因車禍去世。他子女後來如此評價父親:「他在軍事上是一個大學生,但在政治上卻是一名小學生。」也許在做人上,郭汝瑰也少了「誠」和「忠」吧。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