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比六四更邪惡 奉旨殺人!

作者:
香港警隊,目前處於一個完全沒有制衡、什麼壞事都可以做,而且還會在做了之後不停撒謊的狀態。不受制衡的有牌爛仔,比蘇聯、東歐甚至中國的共產黨警察統治更可怕。共產國家除公安外,還有武警、軍隊相互制約,香港警察不但沒有制約,而且背後有世界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撐腰。

在香港採訪的德國戰地記者Enno Lenze在Twitter上說,我去過ISIS前線採訪,但我害怕香港警察更多些,因為他們不可預測。

不可預測的不只是香港警察,還有整個特區政府。在周梓樂引起的哀嘆與質疑聲音不絕、荃灣警署內的輪姦激起市民怒火之際,怎麼樣都想不到會在這時候對幾位民主派議員拘捕,實行秋後算賬;想不到西灣河交警會面對什麼都沒有做的年輕人連開三槍,導致傷者垂危;想不到有駕駛電單車的交通警在葵芳多次違規向人群衝撞;想不到防暴隊進入幾家大學校園,並在各區濫放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傷人、濫捕、濫暴。

在香港採訪確實比ISIS的前線更險惡。ISIS公開他們要進行的恐怖活動,事後也毫不隱瞞,不像港共政權及警方,做了又不認,謊話連篇。

特府這幾天的大開殺戒,很可能同林鄭在上周分別被習近平和韓正接見有關。最高領導人表示對她「高度信任」、「充份肯定」,「堅定支持特區政府和警隊」「當前最重要工作是止暴制亂」。獲得最高授權,於是奉旨殺人也。

西灣河開槍事件發生後,美國參議員Marsha Blackburn在Twitter轉貼有關報道,並說這是「天安門廣場2.0」。六四天安門當然死的人更多,但至少是明槍殺戮,不像香港,許多年輕人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六四基本上是一個晚上的事情,香港的悲劇卻延綿不斷,每天都會有比前更糟更惡劣的事情發生,更難以預料會是怎樣的悲劇。香港的警察恐怖主義或許比六四更邪惡。

香港警隊,目前處於一個完全沒有制衡、什麼壞事都可以做,而且還會在做了之後不停撒謊的狀態。不受制衡的有牌爛仔,比蘇聯、東歐甚至中國的共產黨警察統治更可怕。共產國家除公安外,還有武警、軍隊相互制約,香港警察不但沒有制約,而且背後有世界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撐腰。

撐腰的,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強大最醜惡最虛偽的獨裁政權。它擁有集中在國家機器或少數權貴手中的巨大財富,擁有強大武裝力量,擁有精密科技去監控人民。

此外,這個強權還有不斷欺騙人民的謊言機制,比如關於香港的訊息,在中國微博就有一些專門製造謊言的賬號,其中之一叫「港聞速遞」,昨天發出的信息是:「西灣河,暴徒攻擊裝滿大陸孩子的幼兒園校巴,並投擲汽油彈,交警為了保護校巴,開了真槍!!一共開三槍!」

香港不會有人相信有一輛「裝滿大陸孩子的幼兒園校巴」,而且不是在北區而是在西灣河。但這條微博的許多留言都是「支持港警面對暴徒能果斷開槍」。大部份中國人持續陶醉在謊言世界中,放下自己面對的被專權政治壓榨的問題,去支持掌權者的內外政策。

世界上從來沒有過數量這麼多、本身居於無權地位卻盲目擁護奴隸主的民眾。只有700多萬的香港人,面對的是背後有比香港人口多200倍盲眾的強權。香港人如何有勝算?

西方有人說,現在世界是對抗中國共產強權的新冷戰。但冷戰時期是東西兩大陣營的旗鼓相當的對壘。這新冷戰怎麼就如此詭異地讓一個小小的香港,置身在整個自由世界的前線,去與一個力量懸殊的強權抗爭呢?

在前兩天德國紀念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的集會中,許多人回顧1963年美國總統甘乃迪在西柏林演講時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號,而現在他們都喊:「我是香港人。」這也許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從來就屬於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