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鐵流:「祖國」你愛我嗎?

作者:

鐵流

記得1980年「改正」歸來不幾天,中央發出號令:大清特清文藝界的「精神污染」,於是全國媒體像打了雞血針似的,聲討白樺末公開放映的電影《苦戀》,說它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毒草,」,因那電影主人公累遭政治迫害,仰天發出句絕妙的台詞:「我們愛祖國,祖國您愛我們嗎?」其實這句話是整個中國知識份子發出的問號?這裡所說的「祖國」,是指中共1949年推翻國民黨後所建立起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有着五千多年歷史的中華民族。至今仍有不少中國人,沒有地把這個概念搞清楚:國家、政權、政黨,常把現在的中共政權,視為「祖國」。如果稍有人一批評、一譴責,就說別人是反對「祖國」、「背叛祖國」。比如84歲的我,還比這個「祖國」大16歲,情理不通呀!

電影《苦戀》中,電影主人公累遭政治迫害,仰天問:「我們愛祖國,祖國您愛我們嗎?」(網絡圖片)

隨着時間的推移,科學的進步,對「祖國」這個慨念有所明白,故出國的人越來越多。中國有句俗語「東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還有「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近年,中共政策全面左轉,對言論管控越來越嚴,視「民主自由」、「法治憲政」為西方反動勢力顛復理論,打圧人權,摧毀尊嚴,肆意抓人捕人,遍及赤縣,人們都生活在恐怖連自已制定頒怖的憲法也不尊守,你說該怎麼辦?還是中國俗話一句「惹不起的陰影中,沒有安全感。於是有點名望、有點本事、有點影響的知識份子,紛紛出國它邦安家落戶。近日又有人民大學的教授周孝正先生,突然賣出北京兩套房產,率家人越洋定居,在國內引起一片嘩然。我認識周孝正先生,在北京時常有相聚,他是個天生的語言大家,生活中任何一件平常的事情,經他說出來,都變得栩栩如生,百態千姿。在評論烹擊時政的弊病上,更是妙語如珠,笑而沉思。他的出國在網絡上掀起大波,評者如潮,論者各異,贊的、罵的、肯定的、否定的均有。我對周先生的離去,不做任何置評,尊重他的選擇。

記得20O7年去普林斯頓大學,參加「反右鬥爭5O周年國際研討會」,有幸相遇大學者余英時先生,他說:「我在哪裡,祖國就在哪裡,祖國永遠在我心中!」當時我還不理解,現在搞懂了,可為時已晚。余英時先生所說的祖國,就是五千多年中華民族的歷史,而不是共產黨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

由於特定的歷史原因,我總是愛着這個「祖國」,可是這個「祖國」並不愛我哦!60年前為一篇文章,它整整關押我23年,3年前又為文章的事情,盜用它的法律,判我有期徒刑兩年半、緩期4年執行,囚於清水河畔。這時我悔青腸子,為什麼愛這個「祖國」?本來1997年全家就移民美國,就因回戀着這個「祖國」,又回來打拚做事。那年北大楚翹、著名年輕學者、鄉人余先生離國前,我們相見於成都。他悲戚痛苦地告訴我:鐵流老師,你知不知道他們把我脫得光光的狠揍,打了你還檢查不出傷痕,最可怕是用電棍捅我肛門,那比死還難受!除此,還封閉我所有通訊渠道,我不走咋辦?當時還為他出國惋惜,現在認為他走對了,不走難保小命。

唉,他們都走了、走了……,緩刑囚居中的我,不是死賴着這個明知我的「祖國」,而是走不了呀!我只能仰望藍天發獃:「祖國」,你愛我們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往亊微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