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西哈努克依附中共柬共的教訓

作者: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當政後短短不到四年的時間裏,紅色高棉走了一條集中國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為一體的腥風血雨之路,使這個信奉佛教的古老國家陷入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據專家研究,因為紅色高棉的暴力政策,這期間共造成了150萬左右的人非正常死亡,約佔柬埔寨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包括西哈努克自己的十八個親人(一個兒子、二個女兒、二個女婿、十三個孫子),連親王夫婦本人當時也遭軟禁,不準外出、不準見客、不準通話通郵,差點也送了命。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柬埔寨,算得上歌舞昇平,國泰民安。那時的柬共紅色高棉還不起眼,只不過是個沒什麼能量的小小非法組織,整日在政府軍的圍剿下東躲西藏,疲於應付。

不料風雲突變,1970年3月18日,在美國支持下,朗諾集團乘國王西哈努克出訪之際,突然發動政變,西哈努克只好流亡。因為怕得罪美國,一直支持西哈努克的法國和蘇聯都拒絕接納他。走投無路時,毛澤東格外熱心地收留了西哈努克,幫他在北京組織了流亡政府,並收養了這個政府,西哈努克本人在北京也一直繼續享受着國家元首的待遇。那時中國正值十年文革,世界多數國家都在指責中國,惟獨受中共恩惠的西哈努克歌頌讚揚中國文化大革命,並阿諛奉承講了許多肉麻吹捧毛澤東的好話。很快,在中共的撮合下,西哈努克和紅色高棉捐棄前嫌,攜手抗美,結成抗美救國統一戰線。5月5日柬民族團結政府成立,西哈努克任主席,喬森潘擔任副首相。

有了西哈努克的援手,依靠中共的扶持,昔日勢單力薄的紅色高棉乘着反美救國的契機迅速坐大。西哈努克做夢也沒想到,當紅色高棉在他的幫助下推翻了朗諾集團後,竟在柬埔寨上演了一場比中國文革更慘烈的「革命」,其禍國殃民的慘烈程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後甚至連自己和整個家族都成了受害者。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成功地攻佔了首都金邊,當地居民但還沒來得及歡迎勝利者,就接到了緊急疏散的命令,不得不帶着點隨身用品就匆忙遷往農村,連正在治療病人的醫院也不例外。三天後,200萬人的金邊成了居民不足三萬、只有一家商店,沒有小汽車,人人都靠步行的空城。此後,至少有兩三萬人死於疏散途中。在紅色高棉看來,城市是資本主義的醜惡象徵,它會腐化幹部和群眾,要建設理想社會,就必須消滅城市。因此,在這年年初,紅色高棉頭頭波爾布特等人就決定,全國勝利後要取消城市。到9月,全國城鎮都完成了遷出人口的任務。紅色高棉把這視為他們的「創舉」。

「革命」先從肅反入手,凡曾服務過朗諾政權、對新生紅色高棉政權不滿者、地富反壞、不願自動離開金邊者,一概格殺勿論。接着是清理階級隊伍,對有產者、業主、資產階級知識份子、教師、醫生、華僑及其它專業人士大開殺戒,焚書坑儒,連戴眼鏡的人也不放過。然後是種族和宗教迫害,連會說外國話也是死罪。紅色高棉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關閉或摧毀所有的教堂和廟宇,佛教徒被迫還俗,回教徒被強迫吃豬肉。

紅色高棉還熱衷於搞內部清洗。三年多里就搞了五次大規模的清洗,殺了十萬幹部與黨員,不僅把越南培養的共產黨員清除掉,而且把與自己意見不同的法國留學出身的幹部也清除掉,最後清洗華僑幹部與一切懷疑黨的領袖的人。正像毛澤東接見波爾布特時讚揚的那樣:「我們想做還沒有做的,你們卻在實踐了」。

殺人的同時,紅色高棉開始搞變態的社會主義。首先是「禁商從農」,商人被趕離原居住地到農村和荒野安家落戶,沒有商店,政府就在每個市鎮開辦一個合作社以代替。廢除貨幣,人們只好進行物物交換,因為紅色高棉認為如果不使用貨幣,美國特務就無法進行活動,就不能用貨幣收買人心。紅色高棉還在全國建立合作社,農民的所有田地、生產工具、牲畜、包括家裡一切鍋盆碗碟都必須交公,再由公家統一使用。紅色高棉還規定全國人民依年齡、性別分別住在老人區、兒童區、男青年區、女青年區,夫婦每月只可以同住一次。紅色高棉認為,愛情是資產階級的東西,男女婚姻就如豬狗配種一樣,由主人指定,為革命服務。分配的婚姻事前保密,舉行革命婚禮時才由政權當場宣布。紅色高棉廢除了傳統家庭生活,建立起「嶄新」的軍營生活,男人穿黑衣服,女人留短髮,每天起床、勞動、放工、吃飯、開會、學習、睡覺都依上級規定的時間進行。當時柬埔寨國門被封閉,受害者無路可逃,只能束手就擒,慘遭殺戮,整個國家沒有商店、廟宇、學校和公共設施,人類文明在柬埔寨因此降低到歷史的最低點。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當政後短短不到四年的時間裏,紅色高棉走了一條集中國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為一體的腥風血雨之路,使這個信奉佛教的古老國家陷入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據專家研究,因為紅色高棉的暴力政策,這期間共造成了150萬左右的人非正常死亡,約佔柬埔寨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包括西哈努克自己的十八個親人(一個兒子、二個女兒、二個女婿、十三個孫子),連親王夫婦本人當時也遭軟禁,不準外出、不準見客、不準通話通郵,差點也送了命。

回顧柬埔寨的這段歷史,不少人迄今仍很納悶:柬埔寨是一個佛教國家,人民普遍性情溫和,可為什麼現代柬埔寨人會變得如此瘋狂?慈悲為懷的佛國為什麼會血流成河?不用說,這樣的厄運肯定不會沒有來由。常言道惡有惡報,善有善報,個人如此,國家民族也不例外。在我們信佛的人看來,共產黨就是一條披着人皮與神佛為敵的豺狼,與狼共舞能有好果子吃嗎?而自稱信佛的西哈努克竟與中共為伍,與紅色高棉結盟,等於背叛了神佛,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了魔鬼,他和他的國家怎能不遭難呢?!對於這一點,西哈努克本人事後也有所覺悟,否則他就不會公開宣布,如果國際法庭審判紅色高棉領袖,他願意放棄自己在憲法上,以及皇家身份所享有的豁免權,出庭受審。不過,世間沒有後悔葯,此時無論西哈努克怎麼懺悔,他死去的親人和150萬子民卻是再也不可能復活了。

如今,國際社會上仍有人熱衷於跟中共玩曖昧,或投懷送抱,或暗中交易,但願他們能從西哈努克當年與狼共舞的錯誤中吸取應有的教訓,早日抽身而退,不然到了災難降臨時再想退場,就遲了!

責任編輯: 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