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打倒習近平」呼聲震耳 習絕望地哭了

如今大權在握的習近平也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文革開始時,習剛13歲就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中共黨校召開的批鬥會上,「打倒習近平」呼聲震耳,習媽媽齊心也被迫喊口號打倒兒子……一個雨夜,習偷偷回到家中,媽媽嚇壞了,舉報去了,習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如今大權在握的習近平也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

如今大權在握的習近平也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文革開始時,習剛13歲就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中共黨校召開的批鬥會上,「打倒習近平」呼聲震耳,習媽媽齊心也被迫喊口號打倒兒子……一個雨夜,習偷偷回到家中,媽媽嚇壞了,舉報去了,習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忘年之交」楊屏在《快樂老人報》刊發文章講述,他和習仲勛先後都下放到河南洛陽勞動,成為了「忘年交」。

1976年6月某晚8點多,楊屏來到洛陽耐火材料廠家屬區習仲勛的住處,一室一廳,連廚房廁所都加起來,總面積大約將近40平方米。

進門後,看到習仲勛反常地低頭坐在八仙桌的旁邊,沒有看他,也沒有打招呼,一臉淚痕。桌子上擺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個杯子,一瓶白酒。

老爺子吩咐他去廚房拿個杯子來一起喝酒,併流着眼淚說:「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來陪我喝點酒,給他過個生日。」他擦了好幾遍眼淚說:「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楊屏回憶,習仲勛當晚哭了兩個小時還不止,一邊哭着,一邊重複地說,對不起孩子們,對不起家裡所有的人。

圖為習仲勛與幼兒時期習近平兄妹。(資料圖片)

習年少時經受過非人的折磨

在習仲勛的講述中,楊屏得知習近平年少時,經受過非人的折磨。

文化大革命開始時,習近平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里關押了起來。

中央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習近平,前5個是大人,第一個是楊獻珍,6個人戴着鐵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壓的受不了,習近平只好用兩隻手托着。

習媽媽齊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

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媽媽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習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

習近平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着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習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迫無奈。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

飢腸轆轆的習近平,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習近平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北京市許多城建基礎設施,比如西城區的地下排污管道的修建,習近平都流過淚,因為,他幹活的時候,上面有警察拿着棒子!

習仲勛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裝瘋賣儍。(資料圖片)

習仲勛曾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港媒曾報導,習仲勛在60年代因別人描寫中共陝北根據地前領導人的小說《劉志丹》,而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殘酷迫害,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

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裝瘋賣儍,只為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株連。毛澤東死後習仲勛獲得平反,並被委以重任,主管廣東。

從主管廣東那時起,深受中共迫害之苦的習仲勛就曾告誡一個女兒,「夾着尾巴做人。」他也要求子女們有機會都「遠走高飛」,留在國內「說不定某天就會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但他也要求留下習近平一個從政,並教導習如何為人如何做官。

習近平年輕時扛着農具的照片。(網絡圖片)

習16歲再過生死劫

1966年,習仲勛被打為「黑幫」,正在上學的習近平作為反動學生,被關進了學習班。為了暫避風頭,習近平要求響應當時的「上山下山」的要求,到父親曾經工作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他的請求得到了批准。

1969年的冬天,16歲的習近平和其他兩萬多名知青一起踏上了西去的列車。習近平回憶,在去延安的專列上,所有人都在哭泣,只有他在笑。送行的親人感到奇怪,問他為何發笑。

習近平說:「我不走就要哭了。我不走的話,在北京有命沒命都不知道了。我可以走不是好事嗎?你們哭什麼呢?」

送行的親人聽到習近平回答後破涕為笑。

習近平表示,自己當時去陝北並沒有什麼目的,就是把它作為一個棲身之地,甚至是逃避之地。

不過,從北京到農村的習近平頃刻間無法適應環境天翻地覆的改變,那裡艱苦到習近平總是因為餓、冷,而且無法入眠。

三個月後,他就返回北京。沒想到的是,當時北京風聲正緊,習近平又被作為倒流人口被管制起來,一關就是半年。

半年後再出來,真正是孑然一身,舉目無親了,擺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一條,就是回延安。這一次,他一呆就是7年。

弟弟習遠平去看他時,僅一天就起了渾身水皰,原來,習近平為防跳蚤咬,在炕席下灑了厚厚一層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666粉上。

習近平不斷地對弟弟說對不起,並叮嚀回家絕對不許告訴媽媽。回家後習遠平還是告訴了媽媽,因為他自己渾身爛得血肉模糊的,媽媽一眼就看出來了,母子痛哭。

在梁家河村,習近平過了7年,種地、拉煤、打壩、挑糞……什麼活都干過。

《洛杉磯時代周刊》曾刊對習在年輕時期的艱苦條件進行詳細描述:「炕上只有一張很薄的棉被,只有一個木桶當做廁所,晚餐基本只有小米粥和粗糧」。

知青「上山下鄉」曾被指責是「變相勞改」,從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末,上山下鄉的知青總數估計在約1,200萬至1,800萬人之間。

很多人未能獲安排返回城市,知青死亡、精神分裂者為數不少。據說,1974至1979年有2萬5690知青死亡,其中60%是非正常死亡。成為一代人的慘痛記憶。

在中南海高層中,包括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李源潮、令計劃等人都有過類似經歷。

據悉,王岐山曾把這段知青經歷經驗放在了反腐運動中,在受到威脅時,王岐山說:「有人說知識分子打不過流氓,我們知青過來的人就是流氓,怕誰?!」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新唐人記者文馨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