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首次!中共3大世界大會受抵制 習近平憂最壞情況會如何?美反擊中共還在釀更大招

中共最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接連舉辦的三次世界性大會,都遭到西方世界的冷落和抵制。周一21日,美國駐北京大使回擊北京對美國新規的批評,並且披露,華盛頓同時也在考慮對中共所控制的實體中的僱員增加新規。中國經濟加速逼近危局,但中共並未響應美國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台媒分析,北京考量是貿易戰最壞結果可以承受,但必須先緩解內部政治危機。

北京日子不好過,西方抵制中共三個世界性大會

10月19日至21日,中共在三地接連召開了三個世界性的大會。不過西方世界很多國家政府、公司、政要有意與其拉開了距離,甚至對中共的邀請以冷淡態度應對。

19日,中共商務部和山東省政府在青島召開了首屆跨國公司領導人峰會。但黨媒並未報導任何有影響力的外國大公司老闆與會。

在青島峰會召開後的第二天,即20日,中共在浙江烏鎮舉辦了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黨媒報導中引人注目的是業已退休的阿里巴巴原董事局主席馬雲,無任何其它各國知名互聯網大佬出席。

21日登場的由中共軍方舉辦的第九屆“北京香山論壇”同樣遭到了冷遇。美國僅派出國防部專門負責中國事務的助理副部長斯布拉吉亞(Chad Sbragia)與會,英、法、德、日都只排除低級別官員與會。而因孟晚舟和加拿大兩名人質導致關係冷淡的加拿大則沒有派代表團。

美國反擊:限制中共外交官很“適度”華府在釀更大招

美國上周宣布了限制中共駐美外交官活動的規定後,引來中共的“憤怒”和強烈反應。

周一21日,美國駐京大使駁斥了中共的說法,同時宣布了美國正在考慮另一項對中共代理人更加收緊限制的政策,即中共掌控的實體(包括國有企業、國有媒體)在美僱員,必須進行外國代理人登記。

周一,美國駐京大使布蘭斯塔德對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說,相比中共對於駐中國外交官會晤中共地方官員或訪問教育機構的限制,美國的要求很“適度”。

布蘭斯塔德舉例說,在訪問西藏期間他曾和其他官員計劃前往一間位於青海的咖啡店,沒想到中共官員事先到這家店,並命令員工和顧客不許跟美國人說話。

中共駐美大使駐崔天凱上星期也在推特上表達“不滿”,他說前美國駐京大使鮑卡斯在三年任期間曾訪問了中國所有省份,而他還沒有走訪過美國所有州。

布蘭斯塔德駁斥崔天凱說:“我認為中共大使的這則推文極為無理,事實是我們有非常開放的體制,而它們(中共)則有一個非常封閉的體制。”

布蘭斯塔德還說了另外一條更讓中共惱火的消息,他說華盛頓正在考慮一項單獨的提案,要求“中共控制的實體”的僱員需要在美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他說,這個新政策與對中共外交官的限制無關。

台媒:習近平強忍經濟損失換取保黨利益

台灣《上報》20日評論文章指出,如果站在北京立場上考慮一下“假如事情發展到最壞地步會怎樣”,就能理解習近平在美中貿易戰和香港問題上做出的回應。

文章說,中共領導人至今已經累積無數歷史經驗,深知共產黨亡黨危機大多只會從國內爆發,包括派系鬥爭、地方革命或經濟災難,這些才能真正刺中專制政權要害。而外敵入侵併非中共首要擔憂之事,因為美蘇冷戰從未發展成熱戰,在美中最敵對的時期,美軍也沒有直接對中國本土進行攻擊。

因此,北京當前最擔心的不是川普將美中對抗推向新冷戰。習近平每逢對美強硬時,往往重提所謂“自力更生”、“延安精神”,這不過是做出最壞打算,認為充其量只會遭受經濟制裁和軍事戒備,不會爆發戰爭危及中共政權。

文章認為,習近平真正憂慮是香港局勢,其次才是緩解經濟處境。他一再延遲舉行第十九屆四中全會,也是為了確保能穩住局面,避免黨內出現政治危機。這些考量都要多過對美中對抗的擔憂。

文章說,北京最擔心香港會爆發“顏色革命”,進而蔓延到中國大陸,危及中共統治。於是習近平在這段時間,借用鄧小平的強硬態度形成了黨內共識,主要依據是鄧在1987年的講話:“有些事情,比如1997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

因此,雖然香港不見得因此成了反對中共的基地,但中共還是定性“香港出現顏色革命”,以防止港人抗爭蔓延。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