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中國怎麼不和美國斷交?」 鮑彤這個問題問的好

——中共是否要跟美國斷絕外交關係?

作者:
近兩年來,中共將這種霸道做法延伸到國外,凡不認同中共說法和做法的,逮誰咬誰。從瑞典到英國,從捷克到意大利,從加拿大到美國,從澳大利亞到新西蘭,從台灣到韓國到日本,「戰狼」外交,所到之處,叫罵聲此起彼伏。「錯的都是別人,對的都是老子」,「一言不合就開罵,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兩句話正是中共對外「戰狼式外交」的真實寫照。

美國總統川普為NBA傳奇人物鮑勃‧庫西(Bob Cousy)戴上總統自由勳章

今天,看到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的一段話:“有人問:‘一個NBA俱樂部的經理髮推支持香港人的抗議活動,中國就斷絕和NBA的合作。數十位美國國會議員同樣公開支持香港人,中國怎麼不和美國斷交?’應該問,必須問,全世界都想知道答案。不知道代表中國(共)的外交部有沒有準備好答案。”

鮑彤這個問題問得好。下面,就這個問題,再進一步探討一下。

10月5日,美國國家藍球協會NBA所屬的火箭隊總經理莫雷,發了一條推文“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為自由而戰,和香港人站在一起)”。在美國,這是一件很正常、很平常的事;但是,到了中共那裡,卻成了一起嚴重政治事件。中共政府、黨媒、民間火力全開。

中共籃球協會暫停與火箭隊的交流合作;中共央視體育頻道暫停涉火箭隊的賽事轉播;浦發銀行、李寧、騰訊體育、嘉銀金科、VIVO等中國大陸企業中止或暫停與火箭隊合作;包括淘寶、京東、蘇寧、唯品會在內的中國大陸主流電商平台下架與火箭隊有關的商品;中共籃球協會取消原定10月在蘇州和NBA發展聯盟的全部4場比賽。

6月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提出的五大訴求,概括起來講,是兩項:一是捍衛香港人1997年7月1日前在英國人統治時期已經得到的自由與人權;二是要求實行“雙真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保障這些自由與人權。這兩項要求,都在《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的範圍之內,合情、合理、合法,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也是國際社會一切有良知的人支持香港抗爭者的根本原因。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4個多月,中共對香港抗爭者的這兩項要求,一項也沒有答應。或許有人會說,港府不是已經撤回“送中條例”了嗎?是的,“送中條例”是撤回了,但是,問題的關鍵是,今天的香港,已經淪為警察統治的地區,警權無限大,警察無論怎麼作惡,中共不反對、不譴責、不制止、不懲處,相反,一再包庇、縱容與支持。香港人已經不用送中(送到中國大陸受審),在當地,香港人已經成了香港警察案板上的肉,可以任意處置。這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仍在持續、國際社會仍在聲援香港人最重要的原因所在。

按照中共對待NBA所屬火箭隊的做法,中共早就應該斷絕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了,因為美國政要中公開支持香港抗爭者的人太多了。

比如,9月18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眾議院兩黨議員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舉行記者會,特地邀請香港抗爭者黃之峰等參加。

佩洛西說:“15周來,香港抗爭者向全世界發出一個強有力的信息,那就是對自由正義的嚮往永遠不會被不公正和恐嚇摧毀。”“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充滿熱誠的支持這項法案。我們和黃之鋒、羅冠聰、何韻詩以及所有為更和平、更有希望的未來而奮鬥的人站在一起。”

佩洛西特別談到:“我們不能讓商業利益左右我們的政策,如果我們因為商業利益不發聲,不支持中國的人權問題,我們將失去所有為他們,為世界其他地方說話的道德權威。所以,我們感謝香港領袖們的堅持,不僅挑戰了中國的良心,還有世界的良心。”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卡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舒默,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兩位主席——眾議員麥戈文、參議員盧比奧,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恩格爾等,都多次公開支持香港抗爭者。

按照中共對待NBA所屬火箭隊的做法,中共不僅應該立即跟美國斷交,還應立即跟英、法、加、德、意、日斷交。

8月24至26日,在法國舉行的7國集團峰會上,全世界最發達的7個國家的領導人,明確表達了對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支持。

儘管中共一再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過時無效的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和約束力,美國總統川普、英國首相約翰遜、法國總統馬克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意大利總理孔特、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G7峰會的聯合聲明中,仍然明確表示,“七國重申1984年香港《中英聯合聲明》的存在與重要性,並呼籲各方避免使用暴力。”

中共還應立即跟澳大利亞斷交。

6月12日,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就香港抗議事件發表聲明稱:“澳大利亞支持(香港)人民和平示威和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呼籲各方保持克制,避免暴力”。

7月24日,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支持反送中示威的香港留學生舉行集會時,與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發生衝突。中共駐布里斯班總領事館力挺中國大陸學生。7月27日,澳大利亞外長佩恩警告說:不會容忍在澳大利亞的外交官干涉言論自由。

針對中共稱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的說法,澳大利亞總理莫里遜說,他不會用“恐怖主義”形容香港示威活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必須小心聆聽抗爭者的心聲,化解紛爭。

中共還應立即跟新西蘭斷交。

6月19日,新西蘭外長彼得斯就香港反送中運動發表聲明表示:“讚賞香港抗爭者的勇氣”,認為中共必須遵守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承諾。

彼得斯1997年7月1日在香港見證了香港主權移交儀式。他回憶說:“我記得他們在1991年(第一屆香港立法會選舉)時所承諾的維持香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這是香港所期待的,我相信,這也是全世界所期待的。”

6月11日,就在香港爆發10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的第3天,新西蘭上訴法院以中共司法不透明、存在重大人權風險為由,駁回新西蘭第一起引渡中國的判例。此前,中共一直要求新西蘭將一個名叫金京燁的男子引渡到中國受審。

中共還應立即跟歐盟斷絕關係。

7月18日,歐洲議會通過一項由85名議員聯署提交的支持香港反送中議案。該議案“強烈譴責中國(共)對香港事務不斷持續和強化的干預,以及中方近來所聲稱的,中英兩國政府在1984年達成的《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不存在現實效用的態度。”該議案內容包括:呼籲歐盟相關部門停止向香港和中國大陸輸出人群管制裝備及非致命性武器;促請港府釋放和平示威者;撤銷對他們指控;設立獨立調查機構對警隊過度使用暴力的進行調查等。

參加聯署的85名議員包括歐洲議會副主席、來自意大利“五星運動”的卡斯塔爾多,歐洲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德國基民盟黨員麥卡利斯特,立陶宛前總理庫比留斯等。

在超國家的歐盟中,歐洲議會的特別之處在於:1979年以來,它是唯一由歐盟成員國人民直選產生的議會立法機構,代表歐盟28個成員國的5.5億人。

中共還應立即跟聯合國斷絕關係。

中共在中國大陸全面封殺香港歌手何韻詩,只因她在香港說了中共不愛聽的話,做了中共不高興的事。

7月8日,應“聯合國觀察”和“人權基金會”邀請,何韻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做了90秒鐘的發言。她強烈譴責中共暴力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譴責中共“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香港的民主”,從沒有真正的普選,到由中共任命和控制的特首,中共拒絕履行在聯合國註冊的《中英聯合聲明》。她說,香港正處於淪為一個中國大陸城市的危險邊緣,可能完全失去言論自由,“一國兩制”近乎死亡。她呼籲聯合國召開緊急會議保護香港民眾,並呼籲將中共代表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除名。

德國之聲的報導說,何韻詩的發言是去年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後對中國(共)最尖銳的批評。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居然允許何詩韻發表在中共看來如此“反動”的言論,這還了得,必須跟聯合國一刀兩斷。

言論自由是一項最基本的人權。《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等,都談到必須切實保障言論自由。所謂言論自由,就一般意義而言,就是對同一個問題,有表示贊成的自由,有表示反對的自由,有大部分贊成、少部分反對的自由,有大部分反對、少部分贊成的自由,有折衷的自由,也有保持沉默的自由。

中共的憲法中也寫了“言論自由”。但是,中共的“言論自由”,是跟中共保持高度一致的言論自由,即中共說白的是黑的,大家可以自由地跟着說白的是黑的;中共說黑的是白的,大家也可以自由地跟着說黑的是白的;除此之外的言論,統統都是不自由的。中共當政70年,因言獲罪者,難以計數!

中共把香港反送中運動妖魔化為“暴徒”製造的“暴亂”,因此,必須狠狠打擊“暴徒”。中共定的這個調,中國大陸人必須盲從,中國大陸以外的人也必須盲從;否則,你就是敵人,就要制裁你。

中共已經把國內所有不認同中共觀點的人變成了敵人。上億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新疆維吾爾人、維權律師、民運人士、“天安門母親”、敢講真話的知識分子、上訪群眾,等等等等,都是敵人。

近兩年來,中共將這種霸道做法延伸到國外,凡不認同中共說法和做法的,逮誰咬誰。從瑞典到英國,從捷克到意大利,從加拿大到美國,從澳大利亞到新西蘭,從台灣到韓國到日本,“戰狼”外交,所到之處,叫罵聲此起彼伏。

“錯的都是別人,對的都是老子”,“一言不合就開罵,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兩句話正是中共對外“戰狼式外交”的真實寫照。

中共對NBA的高調反擊在美國引發強烈反響。包括美國總統川普,沃倫、卡斯楚、奧魯克等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等在內的美國政要,美國主流媒體,社會各階層人士,紛紛發表看法。有美國球迷在網上募集資金,製作印有“Stand With HONG KONG”的黑衫,以便分發球迷10月22日NBA開幕戰當天穿上看比賽。原計劃募集2萬美元,一天就募集了2萬7千美元。這件事還在繼續發酵之中。

最後,我想問一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中共何時跟美國斷交?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