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五大因素 香港對中國大陸不可或缺

反送中100多天,香港局勢動蕩不安。昨天(9月18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會見了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歌手何韻詩等人。前天國會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舉行聽證會,審查香港與美國的特殊貿易地位。

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大陸二十多年,已經成為中國大陸與世界連結的橋樑。如果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將對中國經濟造成很大影響。外界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具有五大優勢。這五大因素,彰顯它對中國大陸不可或缺。

外資進中國大陸的“橋頭堡”

前天,中共商務部公布最新數據,前8個月吸收的外國企業資金,7成來自外國對香港的直接投資,多達629億美元。即便是6~8月反送中階段,外國對香港的投資也並沒有明顯消退跡象。

中共商務部並沒有公開各個月份的詳細資料,但《南華早報》根據中共官方的數字,經過換算,得出一份最近三個月的數據。6~8月份,由香港流入中國大陸的資金多達25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8.6%。

需要指出的是,這些資本並不都是香港本土企業,而是全球資本通過香港流入大陸的。

8月份是75.3億美元,比一年前增加了29.2%;7月份是52.8億美元,比去年同期53.5億美元略有下跌。反送中開始大規模爆發的6月,有121.9億美元從香港流入中國大陸,比去年同期的118.5億美元小幅增長。

不可否認,這些投資中有幾個月前已經規劃好的。但《南華早報》指出,這種穩定性就是香港經濟恢復活力的重要指標,說明香港在中國大陸引進外資的“橋頭堡”作用無可取代。

中共官媒去年也曾承認,截止到去年底,大陸累計使用香港、澳門資金1.02萬億美元,佔比高達54%。香港成了大陸最大的海外籌資中心。

中國大陸向世界中轉、離岸貿易中心

全球資本把香港當作跳板,向大陸投資,促進了中國經濟的發展。而中國大陸同時也把香港當作跳板,向世界大量輸出貨物。

去年,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貿易總額有着驚人的數字——7000億美元。這個數字,接近了美中兩國的貿易總額。

大家知道,作為世界上兩大經濟體,美中年貿易總額才有7000多億美元。而香港一個彈丸之地,只有700萬人口,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的吞吐量呢?

很顯然,這些貿易往來不可能是香港本身的內在需求。更可能是中國大陸把香港當成了中轉站,先把物資賣到香港,然後利用香港獨立的關稅地位,出口到全世界。

也就是說,香港已經成了一個中國商品的重要集散地,承擔著轉口和離岸貿易的重要作用。

中國公司融資首選

雖然香港對中國大陸的外貿出口發揮着重要作用,但是因為反送中事件,中共內部有聲音傳出,要讓深圳取代香港。出現這種聲音,還因為香港已經受到上海和深圳的一些挑戰與衝擊。但事實表明,上海與深圳無法撼動香港的地位。

港交所提供的數字顯示,1986年以來,在香港實現的10個最大上市行為中,有9個涉及中資企業。其中互聯網巨頭騰訊和保險業大亨平安集團,都在恒生綜合指數掛牌。前段時間,在紐約上市的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也曾吵嚷到香港上市。

普華永道(PWC)去年的數據,中國公司有近六成新股上市選在香港,多達354例。過去5年,近3/4沒在中國大陸上市的中國IPO是在香港上市。對中國大陸的企業來說,包括中共央企在內,香港股市都是不可或缺的。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黃天磊(Tianlei Huang,音譯)認為,中國公司之所以選擇香港,是因為香港有首次上市制度系統,使上市進程比大陸更快更容易。而且運營成本低,還有完善的監管框架等。

資本自由流動的金融重鎮

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難以撼動,還因為這裡可以使各國資本自由流動。

今年9月19日,英國倫敦商業智庫Z/Yen發佈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榜單,顯示,紐約、倫敦、香港位列全球金融中心前三。

此前,世界銀行也公布了今年全球最不受阻礙、同時有法律保障的經濟活動最便利國家和地區排名名單。其中香港位列第4位,中國大陸排在第46位。

這個世界排名,已經證明香港在世界金融領域,佔有很重要的位置。吸引着各方資金,源源不斷地流經這裡。換句話說,香港是大陸與世界的連接紐帶。《華爾街日報》評論指出,對中國公司來說,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甚至連紐約都無法輕易取代。

中共官媒表示,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的位置僅次於紐約和倫敦。

較完善的法律框架市場信任

人們在香港的自由貿易和資本流動,使香港成了世界金融中心。這主要得益於香港有一套相對完善的法律框架,這是一張“王牌”。也是一國兩制的核心要素之一。

這個法律框架,基於主權移交時的《基本法》,大體延續了港英時期的法律政策,中心支柱就是它的司法獨立。此外還有貿易登記、訴訟調停機制和獨立的海關體系等。

東亞銀行認為,香港擁有“世界級”司法制度。這正是眾多企業集團堅持在香港簽協議的原因,較完善的司法制度可以保證協議雙方不會利益受損。假如在上海或深圳簽署,那就很難有這樣的保護了。

這兩天流傳一段視頻,其中前重慶市長黃奇帆表示,香港之所以不可取代,關鍵是它的“一國兩制”制度。

一國兩制,被中共宣傳成“資本主義制度”。但正因為這種制度,才使香港充滿活力,在世界的經濟舞台舉足輕重,也成了中國經濟的一股涓涓細流。一旦失去自由,東方之珠就會變成死港,而中國經濟也就更加缺失了生命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