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周曉輝:十架無人機轟炸沙特石油設施 美國為何要警惕中共?

伊朗的膽大絕對來自中共的支持。中共多次公開力挺伊朗,在中東問題上警告美國。6月18日,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與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共同會見記者時,就警告美國「不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維護各方正當權益」。之前分析指出,限於貿易戰,國內經濟和香港民眾抗爭等多重危機的中共,竭盡全力想將美國的注意力轉移到朝鮮及中東地區,進而減緩自身壓力,繼續苟延殘喘。

沙特的國營石油公司9月14日遭到也門胡塞武裝組織的無人機攻擊。圖為其中一處被攻擊設施冒出濃煙的情景

9月14日,沙特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兩處主要石油設施遭到至少10架無人機的攻擊,引發了大火。這兩處一處是全球最大的煉油廠所在地,另一處是“沙特阿美”運營的主要油田。大火儘管已經得到控制,但《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沙特在被襲擊後關閉了約一半的石油生產。如果要恢復全部生產能力,大概需要幾周時間。

作為每天向全球運送700多萬桶石油的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的沙特突然遇襲,背後應該並不簡單。按照路透社引述交易商和分析師的說法,一旦沙特未能迅速恢復供應,原油可能飆升至每桶100美元,而原油價格的波動會使美元受到影響。因為原油價格歷來都是和美元緊密掛鈎的,其交割和計價都是用美元來結算。換言之,石油價格變動和美元指數變動成一定的反相關關係。比如美元若持續貶值,以美元標價的石油產品的實際收入下降,導致石油輸出國組織就需要通過提升原油價格作為應對措施來保持其價值的相對穩定。而若美元升值,則油價會有所下調。反之,石油供應量也會影響美元。

這也是為何沙特石油設施遇襲後,美國川普(特朗普)總統當天便和沙特王儲薩勒曼通了電話,強烈譴責攻擊事件,並表達了他對沙特自我防衛的支持。薩勒曼王儲在電話中告訴川普,利雅得願意並且能夠應對這個“恐怖主義侵略”。

美國白宮在發表的聲明中表示:“美國強烈譴責今天對(沙特)重要能源基礎設施的襲擊。針對平民地區和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的基礎設施的暴力行動只會加劇衝突和不信任。美國政府正在監測局勢,並繼續致力於確保全球石油市場穩定和供應充足。”

沙特能源部長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則宣布,沙特將會動用儲備的石油對外供應,以彌補生產停產帶來的損失。顯然,美國和沙特正在想辦法避免因此次襲擊事件引發全球石油市場的波動。

那麼,是誰發動了此次襲擊事件?儘管伊朗支持的也門胡塞武裝聲稱對此負責,但美國方面斷定,襲擊的幕後操盤手是伊朗。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推文明確表示,德黑蘭(政府)是針對沙特近100次襲擊事件的背後黑手,且魯哈尼(伊朗總統)和扎里夫(伊朗外長)一直在假裝從事外交活動。“在各方呼籲減少衝突的呼聲中,伊朗現在對世界能源供應發動前所未有的攻擊。沒有證據表明(無人機)襲擊來自也門。”

美國國會參議員格雷厄姆也表示,美國應該考慮空襲伊朗的煉油廠,以回應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分子對沙特煉油廠的新攻擊。

儘管伊朗否任美國的指控,但其長期支持胡塞武裝以擴大自身影響卻是不爭的事實。有意思的是,今年8月15日,中共新華網報導了這樣一則新聞: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13日在首都德黑蘭會見了胡塞武裝代表團,宣布將繼續給予這一也門反政府武裝以政治支持,同時呼籲也門內部對話。報導援引伊朗媒體的消息指,胡塞武裝代表團幾天前抵達德黑蘭,把領導人阿卜杜勒·馬利克·胡塞寫的一封信交給哈梅內伊。暫不清楚信件內容。

無疑,伊朗對胡塞武裝的支持絕不會僅僅限於政治上的支持,而應包括向其輸送武器,提供資金等。此前,美國及其海灣盟國已多次就此指認伊朗,而一年前,一個聯合國小組批評伊朗違反對也門的武器禁運,使胡塞反對武裝獲得伊朗導彈,但卻一直遭到伊朗的否認。

另據半島電視台今年6月22日的報導,稱最近幾周,胡塞對沙特境內的軍事和民用目標的襲擊明顯升級,這與美國及其盟國對伊朗的壓力增加相吻合,伊朗是也門胡塞反對武裝的重要支持者。有分析人士支持,胡塞襲擊的激增可能旨在向美國及其盟國展示,他們與伊朗之間的任何衝突都可能引發區域性戰爭。也有分析認為,這些攻擊是德黑蘭對美國地區盟友的不對稱報復,德黑蘭缺乏經濟或外交權力來懲罰華盛頓,以回應美國領導的制裁和針對伊朗的“最大壓力”運動。

因此,可以肯定的說,胡塞武裝此次襲擊沙特石油設施,背後就是伊朗的判斷並不用質疑。然而,伊朗為何要通過襲擊攪亂石油市場呢?如果將伊朗6月襲擊兩艘游輪以及擊落美國海軍無人機結合在一起看,就不難明白伊朗的目的,就是挑釁美國,甚至將美國拖入一場新的中東戰爭。

伊朗的膽大絕對來自中共的支持。中共多次公開力挺伊朗,在中東問題上警告美國。6月18日,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與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共同會見記者時,就警告美國“不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維護各方正當權益”。之前分析指出,限於貿易戰,國內經濟和香港民眾抗爭等多重危機的中共,竭盡全力想將美國的注意力轉移到朝鮮及中東地區,進而減緩自身壓力,繼續苟延殘喘。

而中共打伊朗牌、恐怖主義牌轉移美國注意力,並非始於現在。2005年6月,美國“中國電子遊說公司”總裁、《黑暗中的龍:中共如何在美國反恐戰中幫助美國的敵人,為什麼?》一書的作者麥奎爾(DJ McGuire)在一次演講中,以大量的證據說明了這一點。從書中的例證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共才是最大的恐怖主義組織,是全球最大的威脅。胡塞武裝襲擊沙特石油設施的背後焉知不是中共再次轉移美國注意力,並攪亂金融市場的又一次嘗試?

至於中共支持胡塞武裝的佐證,不僅來自中共官媒報導伊朗最高領袖與胡塞武裝會面的新聞,也來自大陸媒體觀察者網2018年10月31日的報導。報導援引《簡氏防務周刊》的文章,稱,胡塞武裝在也門北部向一小群觀眾展示了自製的新型彈道導彈Badr P-1。該導彈是此前自產Badr-1彈道導彈的該型版本,使用了紅旗2的發射架。如果該導彈技術來源於伊朗,那麼很可能帶有中共生產的紅旗2的血統。

此外,大陸媒體還曾報導,很多國家的無人機已經被中國武器生產廠家甚至是一些民企所包攬了。中東土豪大批採購了中國的“彩虹”、“翼龍”系列無人機。

看看中共的嘴臉。一方面對美國再次示好,又是對美國產品豁免關稅,又是購買美國農產品,並使川普再次善意地將上調關稅推遲半個月;另一方面,卻暗中使陰招,意圖攪亂石油市場,攪亂金融市場。中共的險惡用心不能不讓人警惕。

迄今為止,中共意欲將美國的注意力引向朝鮮和中東的陰謀並未得逞,而這正是基於川普政府對中共的認知,即中共才是最大的威脅。此次沙特遇襲將再次讓美國政府意識到中共的威脅所在。

9月15日,川普在推文中稱,自己曾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通電話,討論簽訂有關條約的可能性。他並期望在本月稍後時間與內塔尼亞胡在聯大會晤時繼續磋商。而這或許釋放的信號就是美國依舊不會捲入新的中東戰爭,但絕不會坐視伊朗繼續挑釁,美國堅定的盟友以色列將在中東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亦如之前對伊朗在海外的軍事基地實施打擊一樣。不過,這對於美國並不足夠,對於背後真正的操盤手中共,美國該放出什麼大招予以打擊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