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偽造的江澤民

江澤民,中國江蘇省揚州市人。1989年6月4日中國共產黨在北京開槍鎮壓學生運動後,江澤民被任命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成為該屠殺事件最大的政治受益者,後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共中央軍委主席。2005年以後被迫下台,回到幕後。

凡是同江澤民打過交道的人都非常清楚,幾個極其低下的特點,既矛盾又相得益彰的凸顯於江澤民一身。

1.貪婪。欲豁大開,什麼也無法填滿。在錢權上“悶聲發大財”是其著名口號。

2.無能。治國的事一竅不通,干正事的能力不如一個地方單位的小科長。

3.妒嫉。心眼小的不行,妒嫉心大的不行。妒忌使之什麼都容忍不了,焦灼難耐,干出瘋狂的事情。凡小人整人,溜須拍馬,見風使舵,玩權術均得心應手。

4.瘋狂。政治作秀時,不吝吹拉彈唱;失去理智時,與魔鬼沒什麼兩樣。

5.鼠膽。膽子小的不行,害怕被清算血債,硬賴在高位若干年不敢下台,至今不敢放權。

偽造的江澤民

在江澤民執政的十五年中,中國的假冒偽劣泛濫達到了空前的程度,各類假冒不僅充斥全國,而且走向世界,成為了江治時代的一大特色。引領這個假冒時代的,正是一個精心偽造的江澤民。

偽造家庭背景

中共非常講究出身,江卻絕少提及其父。江上台後,乾脆偽造了一個父親—中共黨員江上青。真實的江澤民之父江世俊出生於1895年,曾在創辦於1917年的南通通明電器公司工作。1938年,江世俊參加了江蘇的漢奸組織“和平救國會”,南京淪陷後又供職於“南京臨時維持會”,為侵華日軍效力。1940年3月,汪偽政府在南京成立後,出於對宣傳的高度重視,在行政院下設立了宣傳部,由林柏生任部長。1940年11月,江世俊被委以宣傳部副部長兼社論委員會主任委員,成為汪偽政府直屬報刊《中華日報》的主筆、當時最著名的漢奸作家之一胡蘭成手下的一員大將。1945年,日本戰敗,胡蘭成被國民政府通緝,逃到日本後,寫了一本小冊子《歷史的漩渦》,書中特別提到與之共事的江世俊,1942年,胡蘭成攜江世俊等到北平與偽自治政府文化部商談“和平救國文化共進大計”。

偽政府宣傳部的工作重點是加強對國人的奴化教育,封殺一切關於日軍侵華和南京大屠殺的內容,嚴禁南京市民收聽“敵台”,對於日偽管轄地的報刊實施嚴格的管理和監視,其所屬報刊,在宣傳方針上和日軍保持一致。1941年,日軍還把控制下的南京廣播電台移交給偽政府,並改名為中央廣播電台。江世俊在宣傳部的出色工作多次受到日本陸軍大本營的嘉獎。

江澤民把自己說成中共黨員江上青的過繼兒子,刻意掩蓋他漢奸父親的真實家庭背景。

出生年代是個問題

按照中共十六大公布的江澤民簡歷:江出生於1926年8月17日。根據增補修訂過三次的《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校友通訊錄》所載,江於1942年入偽南京中央大學。民國17年(1928年),國民政府公布“戊辰學制”:小學為初小4年,高小2年,小學入學年齡為6周歲;中學為初中3年,高中3年。如果江出生於1926年,那就是4歲上初小,跟當時規定的6歲入學年齡相差了2歲。江對人生的這段歷史做了很多手腳,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掩蓋他在1942年參加了為日軍培養特務的青年干訓班的歷史。

偽造愛國學生

1939年9月侵華日軍在南京設立“大日本皇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1940年起他們在南京、北平、上海、蘇州、杭州、武漢、廣州等七城市挑選忠於日軍的學生送到南京,建立了(偽)中央大學,對學生一律免收學、雜費及住宿費,相當多專業的學生連吃飯也不要錢,此外還有多種獎學金、清寒補助金、工讀辦法等助學措施。偽中央大學成為培養高級漢奸和實施日本皇民化教育的中央最高學府。

江澤民小學畢業後考不上揚州中學,只考進江都縣立初中。第二年,他憑藉著父親的關係轉入揚州中學。1942年,江進入偽中央大學工學院電工系。1989年7月幾經核對後複印的《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校友通訊錄》的第42頁上列有江澤民的名字,寫明他“42年肄業”,也即1942年江澤民是該校工學院電工系學生。修訂過三次是不應該有誤的,特別是對江這樣的特殊人物。上述通訊錄的扉頁及其續頁上印有五線譜校歌,歌詞中有“干戈永戢,弦誦是崇”等語,這就是江澤民上大學時所唱的“永遠放下武器,共頌皇道樂土”的歌頌日軍的校歌。

侵華日軍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手下有一名得力助手丁默村,是侵華日軍間諜頭目。丁默村早年加入過中共,1932年轉去國民黨,1938年潛入上海,在上海基斯菲爾路76號成立“特工總部”,丁默村、李士群分任正、副主任。李士群於1924年加入中共,1927年4月,受中共指派,前往蘇聯接受“特工”訓練,1928年底返回上海,在中共“特科”工作。1938年,李士群投靠侵華日軍。

丁默村在另選校址重建偽中央大學之前,就想到決不能讓侵華日軍辦的大學培養出抗日分子,因此特務“職業學生”摻雜其中,監視抗日思想和行為,及早發現蛛絲馬跡,逮捕消滅。於是丁創辦了偽中央大學青年幹部培訓班,吸取侵華日軍經驗,從偽政府高級官員子弟中,選拔幼苗,從小培養。

丁默村一共辦了四期青年幹部培訓,每期人數不等。江世俊望子成龍,深知唯有特工人員身份才能得到侵華日軍的信任與重用,所以力薦其子,稱之為特殊材料,極擅於隱藏自己。江澤民參加了第四期培訓。干訓班是以中央大學的名義辦的,請有關專業教授及特工兼課,每期結業,直接送入中央大學。這個青年干訓班的成員,在侵華日軍投降後紛紛逃散。落入中共手中者,都成了保衛部門的業餘教員,定期給保衛幹部上課。

2003年10月,有人公開發出呼籲,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張照片,其題目為《李士群江澤民合影》,攝製於1942年6月。這張照片的目擊者指出,李士群接見偽中央大學青年秘密干訓班第四期成員,當時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為江澤民。與李士群在青年干訓班的合影成為江澤民漢奸特務出身的鐵證,也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魘。江澤民所受的日偽特工訓練及極擅於隱藏自己的特殊才能,幫助他在日後逃過了國民政府的懲處和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清查。

日軍侵華後,對華實施毒化政策,於1938年4月建立了華中宏濟善堂,負責汪偽轄區內的鴉片業務,其收入情況,南京政府不得過問。1943年,美日在太平洋激戰,日軍遭到一聯串的挫敗,1943年4月18日,日本海軍統帥山本五十六在一次空戰中被擊斃。1943年底,氣焰銷減了很多的日本政府推出所謂“對華外交新政策”,表示要“尊重”中國主權,希望攏住汪偽政府。當時汪偽宣傳部部長林柏生想利用這一契機和民眾仇恨煙毒的心理,收回鴉片公賣權。1943年冬,林通過手下在偽中央大學找到厲恩虞、王嘉謨等學生骨幹,聯繫發動反煙毒運動。厲、王都是中共的秘密團體“青年救國社”的成員,二人隨即向當時中共南京工委書記舒誠做了彙報。舒指示,反煙毒運動既要利用林作為掩護,又不能為林所利用,要注意隱蔽,避免暴露。1943年12月17日晚,厲、王動員了200多名學生到夫子廟打煙館。在打煙館時,王嘉謨被日本憲兵在頭上砍了一刀,後來,學生把林柏生的牌子搬了出來,才避免了更大的衝突。第二天,厲、王二人又發動了更大規模的打煙館活動。江澤民的父親是汪偽宣傳部的高官,配合林柏生的行動,讓其子積极參加與侵華日軍爭奪鴉片公賣權的活動。所以江在這次打煙館的活動中表現的特別活躍。江上台後把這段為偽政府效力的歷史偽造成了積极參加中共地下黨領導的“愛國學生運動”。中共新華網對江的這段生平描述為“1943年起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學生運動”。庫恩的《江澤民傳》更是用了幾乎一個章節“我是一個愛國者”來描寫江澤民衝進煙館的種種細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真實的江澤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