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難以彌合的裂痕:香港抗議者談大陸民族主義激情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進入第15個星期,中國大陸官方控制下的媒體對香港抗議的報道從最初的沉默噤聲到“暴徒”、“廢青”、“港獨”等熱搜詞彙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層出不窮,支持當局鎮壓的呼聲一片高漲。香港抗議者是怎麼看中國大陸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兩地之間是不是從此留下了難以彌合的心理裂痕?一些親身參加香港街頭抗議活動的年輕人對美國之音談到了他們內心的想法。

如果體驗過自由就能懂得我們

25歲的香港某店經理Jessica自稱是一名“勇武派”示威抗爭者。Jessica說,每個周末她都會走上街頭站在抗議示威的最前線。“勇武派”在中國大陸媒體和網站的描述中是“港獨暴徒”的代名詞。Jessic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很多大陸民眾沒有體驗過自由。

她說:“如果他們真的體驗過自由和某種民主,那他們就會知道我們現在為什麼抗爭了。香港人和中國人不同這類的爭論在香港一直就有,也許有了十年的時間。並不是因為《逃犯條例》才開始的。”

自由對他們來說沒那麼重要

來自香港的20歲的學生Samuel是這次反送中活動中最活躍的社交平台之一-Telegram的某頻道主持人。用他的話說,他在行動上是“和理非”,但內心是“勇武派”。Samuel談到中國大陸的輿論反應時認為,很多大陸同齡人不那麼重視自由。

他說:“我認為這主要是中國政府,因為中國的新聞信息由中國政府控制。所以大陸人不了解香港的情況,或者中國的報紙自動加上很多個人觀點,說香港抗議者不好。實際上,他只是在為自由抗爭。我認為還有一個原因是教育標準,因為很多人,特別是香港青少年有足夠的教育,所以我們多數人能夠知道對錯,有批判性的思維。他們知道自由對他們來說是好的,所以為他們的自由而抗爭。但是在中國,青少年認為自由對他們來說沒那麼重要。”

Samuel還抱怨大陸人不尊重香港人,認為雙方之間已有的裂痕只會加深。

他說:“另外在香港,多數香港人已經不喜歡大陸人了,包括他們的行為和態度,因為很多大陸人影響了香港的核心價值觀,就像在這個(反送中)問題上一樣。他們不會尊重香港人的。”

共同價值觀其實是有的

儘管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幾位香港抗議者都對兩地民間關係改善不抱太大的期望,但是參加過多次獲得警方批准的示威遊行的“和理非”抗議者Jacky卻沒有那麼悲觀。這位自由職業者認為,按政治觀點籠統地把香港人和中國大陸民眾分割開來是不公平的。

他說:“我覺得在中國也有左右不同的政治觀點,只是他們不能自由地把自己的政治觀點表達出來而已。但是我覺得普世的公民價值觀將成為我們所有人選擇的共同基礎。……我相信,只要我們堅持我們的個人自由意志和這些公民價值觀,我們就能共同建設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民族主義牌造成的隔閡

跟很多抗議前線的人相比,獨立經濟師Kelvin Lam年齡要大一些。他參加過數次反送中抗議活動。照他的話說,他不屬於“和理非”或者“勇武派”。他說,香港很多中產階級雖然自己不一定每周上街,但他們支持年輕人的抗爭。Kelvin Lam對中國政府打民族主義牌造成的深遠傷害感到痛心。

他說:“作為香港人,我們都知道中國大陸人可以得到的訊息和教育都來自於中國威權政府。我看到在倫敦、澳大利亞等海外大學的衝突,親民主抗議的同時總是有親中國的抗議。我實際上並不覺得大陸人冒犯了我。我的意思是說,坦誠地講,我們全地球的人都明白中國的教育所描述的信息是很不同的,每個人都知道。在威權政府之下,教育是他們的工具,在人生很早的階段就被灌輸了這些思想……但是我想,由於中國政府採用的這種手段,很悲哀的是,大陸人和香港人之間的裂痕由於目前的衝突會變得更大,而且我不認為能夠很快彌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