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當他們看到習近平的時候 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英雄。為什麼?這意味着他們能..."

——專訪班農:華為如何威脅西方國家(四)

他們知道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他們知道維吾爾人,他們知道法輪功。他們知道地下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他們知道活摘器官的存在,他們什麼都知道,但他們卻不在乎。當他們看到習近平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英雄。為什麼?這意味着他們能賺更多的錢,這意味着會有更高的股價,這意味着會有更便宜的奴隸勞動力,對吧?

英文版《大紀元時報》的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右)在2019年8月採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左),並討論了華為公司等問題。(採訪視頻截圖)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就華為公司等問題,專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全文翻譯如下文。

採訪中,記者傑基萊克提出了多個問題:

川普(特朗普)總統真的能命令美國公司撤出中國嗎?

史蒂夫‧班農的新電影《紅龍之爪》講的是什麼?

他為什麼把中共電信巨頭華為描述為“我們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川普總統對待中共的方式與前幾任總統(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何不同?

前幾屆政府對中共和執政的共產黨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誤解?

華爾街和西方商業領袖在資助和幫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麼角色?

此外,我們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議活動的結束呢?

這裡是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揚‧傑基萊克。

此文為採訪第四部分,點擊這裡閱讀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及第三部分。

……

記者:那麼,(川普總統)要求這些公司回來,他是怎麼才能做到呢?我試着去想像⋯⋯

班農:我想首先是⋯⋯首先,根據緊急法案,他確實是擁有這種權力。我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電影《林肯》中的一個場景,那是斯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一部很棒的電影。林肯在那裡和他們討論第14修正案,以及如何做出決定,他試圖通過法律條款的變更來解放奴隸,不僅僅是為了贏得內戰,還有修改法律,修正我們的憲法,使它(奴隸制)永遠被拋棄。正如他所說,這個修正案將永遠存在,我們再也不用回到這個問題了,再也不用去重新討論它了,但那些人還在不斷地爭吵……最後他受夠了,他重重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他說,我是美國總統,我擁有幾乎無限的權力,對吧?

一下子,所有人都閉嘴了。接下來所發生的你都知道的,就是有了憲法第14修正案。美國的建國者和立憲者們制定了憲法,在正常時期,總統應該被檢查和制衡,而在危機時期或緊急時期,總統擁有巨大的權力,擁有可以為國家利益行事的巨大的行政權力。

上周有人說,哦,川普總統瘋了,應該以第25修正案讓川普下台,他在推特上發佈了那些瘋狂的東西(推文)。你可以同時看到信號和噪音,這些就是噪音。而信號是一個穩定的信號,他在說:嘿,我決不退縮、堅如磐石!對吧?

之前的每一屆政府,兩黨的每一位總統,這裡並不是單指民主黨或單指共和黨,他們在涉及到中共這個焦點問題時就把它給束之高閣了,放縱中共,讓它做它想做的一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會面對這個局面。這就是為什麼唐納德‧川普正在接過這個接力棒,但他不打算讓步。我想你現在已經能看到他的偉大之處了,我認為你已經能看到他作為總統的偉大之處了。

記者:那麼,為什麼過去那些總統,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樣,將(中共)這個問題束之高閣呢?

班農:這很簡單,因為他們也同樣面臨著川普總統現在所面臨的壓力。是因為投資人關係部和遊說公司,他們對中共的放縱就是因為華爾街和那些遊說的大公司,他們對該問題採取了放縱的態度都是因為同樣的原因,他們無視是因為那些公司總來找他們說,哦,我們可不能這麼做。

想想川普的貿易談判吧,他最大的難度反而是來自共和黨。這些人說,哦,我們可是都應該支持自由貿易的。而他坐在那裡說,嘿,我也支持自由貿易,但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根本不是自由貿易。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極權的重商主義體系,我們任其變來變去,而我正在糾正這一點。

(此前)每位總統對該問題無視的原因都是因為金錢和權力。這裡並不是說這些人是壞人,他們對該問題採取了放縱的態度是因為他們總是被告知⋯⋯他們總是被告知謊言,也是這個國家的精英們所相信的:如果你允許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給予他們最惠國待遇(Most Favored Nation),你會看到,隨着中共在物質上變得更加富裕,隨着他們開始發展出中產階級,他們將擁有自由的市場和民主法治,他們會變得更加開放,成為真正的世界公民。

而我們所看到的實際結果卻恰恰相反。在過去的20年里,中共變得更加激進,他們變得更加危險,他們變得更加腐敗,他們變得更像流氓,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有一個極權的體系,他們是在為自己的12到15個家族而努力。這些家庭基本上都是在權力的巔峰把錢收刮起來,然後再把錢洗到西方國家,到紐約或倫敦購買房地產。你去(倫敦的上流住宅區)貝爾格萊維亞區(Belgravia),你去倫敦西區,那裡的很多錢都是中共的錢。

但這只是共產黨幹部的錢,而不是中國人民的錢,也不是那些每天在工廠里為了一塊錢而拚命工作的老百姓的錢。這些錢屬於中共精英階層和共產黨,他們從中國的奴隸勞工身上撈錢,再通過銀行和投資銀行洗錢,再在西方購買房地產和硬資產。精英們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就是為什麼說(西方的)精英們已經喪失了道德準則。

讓我們回到2017年1月份的第三周。在那個星期里曾有兩場演講。周三,習主席出席達沃斯論壇,在眾多達沃斯論壇參加者面前,發表了關於全球化的演講。而當天那裡聚集了全球所有頂尖的諮詢顧問和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銀行、投資銀行、對沖基金等等精英,他們都聚到了這個瑞士滑雪勝地。《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都在封面刊登報導,習成了達沃斯的人,他在談論全球化。他說,我們代表未來,我們正在經營這個項目,它正在為每個人賺錢⋯⋯他受到了讚揚,他受到了英雄式的歡迎。

兩天後,唐納德‧川普發表了“美國人(被)大屠殺”(American carnage speech)演講。(川普在2017年1月的就職演講中,重申了在競選期間的多項承諾,重審將秉持“美國優先”的態度,讓“美國重新偉大”。川普同時痛斥了美國的現狀,批評“在內陸城市中生活的母子們深陷貧窮;工廠銹跡斑斑好似墓碑;學校充斥權錢交易卻讓年輕學子得不到應有的知識;犯罪、黑幫還有毒品已經奪去了太多生命,盜走太多未能發覺的天賦等現狀,並宣布這場對美國人民的屠殺將在此時此地停止!”在演講中,川普還特別嚴厲地斥責了首都華盛頓特區的那些兩黨政治精英,認為那些人對人民的意願置若罔聞,聽任內陸城市在“犯罪、幫派和毒品”中潰爛。)

但是川普這個演講所做的是非常系統地講述了我們所謂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並且說,自由和治理的基本單位是民族國家,以及能夠讓政治家在民族國家內負起責任的公民。在那三天里,你同時看到了中共宣揚的全球化項目和達沃斯為之的歡呼,你也看到了以民族國家為基石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而這裡就顯示出來了悲劇和犯罪⋯⋯

你記得吧,在達沃斯的那些人,那些男男女女,他們都在忙着處理一件事,信息,對吧。不管是投資銀行還是市場營銷、會計、法律等行業的人士,他們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學校里最聰明的學生,他們都知道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切,這就是他們在那裡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是房間里最聰明的人。達沃斯的派對上什麼都知道,對吧?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是達沃斯人。他們知道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他們知道維吾爾人,他們知道法輪功。他們知道地下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他們知道活摘器官的存在,他們什麼都知道,但他們卻不在乎。當他們看到習近平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英雄。為什麼?這意味着他們能賺更多的錢,這意味着會有更高的股價,這意味着會有更便宜的奴隸勞動力,對吧?

他們已經沒有了道德標準,他們完全接受了一個徹底腐敗的政權系統,他們知道(所發生的)這一切,但他們卻從另一個角度去嘲笑唐納德‧川普,說,哦,他是個野蠻人,他是個狂野的人,他是個系統的破壞者。當他們這麼做的時候,他們的雙手就沾滿了鮮血和罪惡。他們每個人誇讚習的人,每個宴請王岐山的人,他們都將被追究歷史責任,為在這個時間和地點所發生的事情,在為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們明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決定對此視而不見。

記者:所以你是覺得,你是在暗示將會有一次清算。

班農:清算已經在發生中了,現在就有清算正在發生,因為人們⋯⋯這也是關於這個華為電影的作用之一。隨着普通民眾開始了解,當他們知道有些事情不太對勁兒的時候,他們會開始獲得更多的信息,因為,比如大紀元會繼續報導,不屈不撓,不會放棄,繼續報導真相。其它主流媒體也一樣,大家都在報導中共。這是個大新聞,對吧?對。兩年前,當唐納德‧川普上台時,中共的話題還不是個什麼大新聞。這就是唐納德‧川普的行動,使它成為了一個大新聞。

當我們一層一層地剝開看,你會看到越來越多。看看香港正在發生什麼。就在12周前,還沒人報導。這個周末是關於強迫做苦工的大新聞,對吧?現在大家都在關注香港。現在每個人都在關注這些孩子。他們說,嘿,看,我們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孩子,我們是一直在做作業的書獃子,但我們決定不去學校了,我們可能會在中學和大學進行罷課。人們都正在關注,而他們每天所看到的都是達沃斯早就知道的,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個黑幫組織。它奴役着中國人民,它殘酷地奴役着人民並獲得心理上的滿足。

這在現代社會是不可接受的。但現代世界的精英們早已經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世界的工人階級都在說,嘿,我們已經受夠了,我們要為它划上句號。而這就是唐納德‧川普正在為之奮鬥的目標。#

(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報導/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