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推特臉書突轉向是對中共大外宣海外爭奪話語權的一記重擊

毫無疑問,推特和臉書「不約而同」地在同一時間對外公開轉向,公開拒絕中共的宣傳,是對中共大外宣在海外爭奪話語權的努力的又一記重擊,而此前,中共幾大海外媒體已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採訪受到限制。這意味着北京在國際上胡言亂語的重要通道基本被封殺,滅共在西方世界正贏得越來越多的同盟者。

美國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周一(8月19日)表示,暫停近千個中國大陸的水軍賬號,相信它們跟“(中共)國家支持的信息活動”有關

8月19日,世界知名的兩大社交媒體公司推特(Twitter)和臉書(Facebook)同時採取了類似的行動,即取消散布香港假新聞的賬號,而這些賬號的背後正是中共。該行動釋放的信號對北京而言可以說是大大的不妙。

據報,推特公司停用了936個賬號,因為它們“散布虛假信息”,其目的是“損害香港政治運動的合理性”。這900多個被該公司“主動凍結”的賬戶是這場運動“最為活躍的一部分”,屬於“擁有約20萬賬戶的更大的灌水式網絡”。推特還表示,上述賬號是中共官方支持的資訊戰的一部分,“我們有可靠證據證明,這是一個官方組織的行動。”

而臉書公司則移除了7個頁面、3個群組和5個賬號。這些賬號同樣被指涉及散播關於香港的假新聞。其中有頁面有近15,000名粉絲,另有一個群組有2200個成員。臉書公司在聲明中寫道,儘管涉及的人試圖藏匿身份,但“我們的調查發現其與中國政府相關個人之間的關聯”。

臉書公司網絡安全政策主管格雷徹(Nathaniel Gleicher)特意點出,臉書移除上述頁面與賬號等,並非是由於它們發佈的內容,而是由於它們背後的運作行為。“在背後運作它們的人們互相溝通,並且使用了假賬號來偽裝身份,這是我們採取行動的依據。”

除了凍結賬戶外,推特亦首次明確禁止在財政和編輯原則上由國家控制的媒體在其平台上購買廣告,但允許這些媒體擁有賬號,而這一限制毫無疑問地指向了中共控制的官方媒體。據悉,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CGTN、《中國日報》等多家中國(中共)官媒,都在推特和臉書上開通了頁面,並時有購買廣告以推廣中共說辭。

比如8月18日,中共新華社至少在臉書上投放了五條抹黑香港抗議的廣告。其在推特上購買的一條廣告則寫道:“兩個月來,香港不斷升級的暴力使社會秩序受到嚴重危害。香港各界呼籲停止公然的暴力,恢復社會秩序。”其詆毀香港民眾抗議用意明顯。對此,有香港市民稱:“每天我到外面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回來後在推特上報告我的見聞,但推特推廣的推文和我所見的正相反。”

不難發現,推特和臉書封殺的賬號、頁面和群組以及推特禁止投放廣告的對象,都具備共同的特徵:一、散布假新聞,尤其在此次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中;二、與中共官方密切相關,是中共資訊戰和大外宣的重要組成部分。

要知道,為了改善中共糟糕的國際形象,向世界發出中共的聲音,中共曾在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推出了一項“大外宣”計劃,除了收購、收買當地媒體外,還推動中共官方媒體機構向國際擴張。美國之音報導指,中共在這項計划上投入了450億人民幣。

不僅如此,在社交媒體影響巨大的當下,中共亦投入資金、人力,借他人平台,如推特、臉書,宣傳中共的歪理邪說,混淆視聽。此次誣衊香港民眾抗議,中共做的尤為露骨。更為可笑的是,中共利用的推特和臉書卻都在中國大陸被封鎖,無法直接訪問。至於原因,中共當然是一清二楚。

那麼,為何近年來做出許多努力,力圖打入中國市場,甚至為此迎合北京的推特和臉書,突然在此時轉向呢?而且轉向不說,還通過公開假信息賬號發佈的部分信息以及點明背後主使者,將矛頭指向了中共。

無疑,這一方面與當下美國川普政府、國會以及整個美國主流社會對中共的強硬態度有關,另一方面也與美國國會對社交媒體擬加強監管有關。

自川普總統2017年就職以來,美國意識到了中共乃是美國和世界最大的威脅,中共的醜行、惡行除了在被越來越多地曝光外,美國政府還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網絡、人權等全方位調整了對中共的政策。美國主流社會最大的共識就是強硬對待中共。所有人都看到,一年多來,川普政府通過極限貿易施壓,已經沉重打擊了中共,而中共所呈現出的狂妄自大、無恥、不守信用、顛倒黑白等,也讓追逐利益的美國大公司,不管是出於正義,還是迫於主流社會和市場壓力,都必須做出某種選擇。推特和臉書如今的選擇也部分基於此。

此外,2018年9月,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曾就社交網站的政治影響力召開聽證會,這是自當年4月針對臉書的聽證會後,美國國會的又一次行動。此次聽證會,參加的是臉書COO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推特聯合創始人兼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而谷歌沒有派任何高管參加,這被參議員們認為是“傲慢”的表現。

整場聽證會的關鍵詞就是監管與責任。參議員們一次次提醒多西和桑德伯格,推特和臉書需要為自己平台的內容負責任。而主持此次聽證會的參議員馬克·沃爾納強調,美國國會計劃對社交平台頒佈相關監管政策,“社交媒體的狂野西部時代即將結束。”

聽證會上,參議員們還非常關注言論自由問題。由於推特和臉書員工的自由派立場佔主導,兩大社交媒體都出現過壓制保守派的政治言論現象。對此,參議員們不斷提出質疑,多西和桑德伯格則表示會加強這方面的透明度。

應該說,聽證會已經讓推特和臉書意識到了,如果無法做到客觀中立,允許極端思想出現在平台上,美國國會出台進一步更加嚴格的監管政策並非是說說而已。

毫無疑問,推特和臉書“不約而同”地在同一時間對外公開轉向,公開拒絕中共的宣傳,是對中共大外宣在海外爭奪話語權的努力的又一記重擊,而此前,中共幾大海外媒體已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採訪受到限制。這意味着北京在國際上胡言亂語的重要通道基本被封殺,滅共在西方世界正贏得越來越多的同盟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