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海峽論談:面臨歷史轉折 習近平能否做出正確抉擇?

香港人的要求是非常地清楚和簡單,其實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林鄭月娥對着香港人清楚的撤回逃犯條例,在技術上可以對立法會提出完全撤回。這個很難嗎?這個需要談判嗎?這個不需要談判,我們也需要林鄭月娥去獨立調查警察,那這個也不需要任何的談判,她必須要做。當然,5大訴求裏面還一個是雙普選,那這個其實也是早就應該有的東西。現在我的想法是,如果北京跟香港政府如果有這個意志,真的希望可以保住香港一國兩制。

美國總統特朗普建議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與香港的示威者會面,香港富商李嘉誠登報反對暴力,並稱“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引起各方解讀,究竟這是不是給習近平的勸戒?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30年後,中共再次面臨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習近平能否做出正確抉擇?海峽論談邀請香港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及八九北京學運領袖吾爾開希深入分析。

圓滿結局?

被問到習近平是否有可能會見香港示威者?雙方如果會面能否為這場歷時兩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畫上圓滿結局?1989年代表六四天安門廣場學生與時任中共總理李鵬會面的吾爾開希,在海峽論談香港危機特別節目中表示:當然會!其實89年的這場學生運動我們當初提出來的口號是“對話”,就是很卑微,就是希望能夠跟政府對話。我們希望通過對話能夠慢慢地讓89年的這個高自聯這個組織成為合法化的組織,然後慢慢地推動中國的民主化。89年的這場運動絕對沒有想要推翻共產黨,而我們看到西藏過去幾十年也是希望跟政府對話,中國的環保維權運動也是希望能夠跟政府對話。5年前的香港雨傘運動當初他們也提出來的是對話這樣一個口號。“對話”聽起來很謙卑,但是共產黨是非常嚴厲的拒絕,可能他們覺得在任何一個話題上對話會說不過別人,可能自己理虧,可能是這個原因。實際上,如果想像習近平真的能夠願意對話,真的就走到群眾之中,說“你們的訴求我們聽到了,作為中央政府領導人,我們有義務傾聽回歸後的香港人的聲音。”如果這樣做的話,說實話不會因此共產黨就會垮台,但是共產黨的思路不是這樣的。共產黨覺得如果我們一旦開始對話,也可能是他們債欠的太多,而且很多血債,他們擔心一旦對話開啟之後,他們自己的沉重的歷史包袱會拖到他們垮台。蔣經國當時是決定做了對話,開啟了這樣的一個對話。也許共產黨覺得是,沒想到蔣經國開啟對話後接受了反對黨的成立,不到10幾年國民黨就下台了,2000年民進黨就執政了,這個情況可能是共產黨所害怕的。但實際上,他們忘記了2008年國民黨還可以再回來。所以對話這件事情會給中國、香港和全世界帶來的利益是要大的多,但是這可能確是損害他們的統治集團私利的結果。我認為特朗普總統的這個建議,習近平大概聽不進去。

北京沒膽?

在紐約訪問的香港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先不要說示威者可以對話,就算是派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到香港去,我也估計北京是沒有這個膽量,更何況在香港林鄭月娥作為特首也沒有嘗試跟示威者對話。我們問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先不要說來自北京的官員,為什麼在香港在地的官員,不管是林鄭月娥也好或是她下面的內閣里的主要官員,為什麼也沒有人有這種計划去跟示威者對話呢?他們沒有想法,如果真的對話了,其實他們都沒有面對群眾的經驗。林鄭月娥有一堆官員幫她準備幫她打點,所以我們可以想像的是,現在掌權的官員,不管在香港還是在北京的,其實他們也是恐懼民眾。就算是在香港的林鄭月娥當年在雨傘運動的時候嘗試跟當年的學生領袖有一個對話,可是之後就沒有再發生過了。我對“對話”這件事不是非常樂觀,先不要說北京的,就算是在香港的也沒有“種”去跟示威者直接對話,而且對話了他們也沒有這種膽量去承諾任何東西。

歷史教訓?

吾爾開希:今天香港的對峙看起來是香港的陳請者跟港警之間的對峙,但我們仔細看一看這個本質,是全世界在面對北京,這才是真正對峙的本質,這才是北京思考的一個出發點。30年前的屠殺,是世界姑息和縱容了當時的屠殺。美國國會的現狀是,即使在美國今天民主共和兩黨高度對立的情況下,在一個問題上他們有高度共識,那就是過去30年對中國的政策是失敗的,而今天面對中國時要站在一個強硬的反對他的專制擴張的立場上。共和民主兩黨實際上現在是有高度的共識的。如果北京做出一些愚蠢的行為,那麼美國不會再重複三十年前的一個錯誤,而且國會不會允許行政部門再走三十年前的老路。

退場機制?

被問香港反送中是否有可能開啟和解的過程,以及可能的“退場機制”?楊岳橋表示:在這邊我也注意到,就算現在的政治狀況是非常的繃緊,可是民主黨和共和黨有一個非常大的共識,就是對於中國是非常強硬的。對於香港,他們也是非常關注,非常資深的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也說了不希望看到有關力量在香港出現,這一點也是給了非常清晰的信息到北京。如果北京真的敢動手的話,85000個美國人現在在香港生活或者工作,也有3000個美國的公司在香港有分佈。對於美國的利益來講,其實香港是非常的大。還有一點就是,國會可以做的是,對於香港關係法的法律提供了一個非常堅實的基礎,讓美國有法律的方法把香港分開中國 大陸。如果美方看到香港的情況出現,一國兩制不存在的話,他們可以去改變法律的。對於香港來講,當然這是非常大的衝擊,也對北京來講有很大的衝擊。所以,我估計美方是非常地關注香港所有的情況,特別是北京的一舉一動。香港人的要求是非常地清楚和簡單,其實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林鄭月娥對着香港人清楚的撤回逃犯條例,在技術上可以對立法會提出完全撤回。這個很難嗎?這個需要談判嗎?這個不需要談判,我們也需要林鄭月娥去獨立調查警察,那這個也不需要任何的談判,她必須要做。當然,5大訴求裏面還一個是雙普選,那這個其實也是早就應該有的東西。現在我的想法是,如果北京跟香港政府如果有這個意志,真的希望可以保住香港一國兩制,他們可以早就應該去做的事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