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白宮研判中國經濟正在崩潰 專家揭秘中共血脈寸斷 曾燒1兆美元北京惡夢恐重演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周二對美國媒體表示,中國經濟正在崩潰,再也沒有20年前的強勢。人民幣破七貶至11年來最低,彭博報道指,10多年前中國資本外逃的噩夢可能會重演。美國經濟的蓬勃興旺與中共形成鮮明對比,川普表示,“美國正處在絕佳位置”,有數量龐大的資金和企業,正從中國及其他地方湧入美國。美國大學教授謝田分析,中共政權正是利用掠奪來的金錢來維持統治和鎮壓,如今,中共經濟血脈已經寸斷,統治難以為繼。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

庫德洛:中國經濟正在崩潰

據美國媒體CNBC報道,周二(8月6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中國經濟正在崩潰。它不像20年前一樣強勢”,“他們的國內生產總值(可能會被誇大幾個點)正在越來越低”。

此前,美國宣布中共為匯率操縱國,對此,庫德洛評價說,“這是他們的行為。他們自己造成了這個結果。”

庫德洛說,“美國經濟非常強勁。而他們(中共)的不是”,“我認為中共受到的傷害遠遠超過我們。”

中共統計局報告稱其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為6.2%,這是近27年以來的最低值。中國股市近期下跌顯著,上證綜指已從年內高點下跌超過15%。相比之下,標準普爾500指數在2019年攀升近15%。

庫德洛告訴美國之音,川普的做法是為了保護美國經濟。

對此,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川普並沒有要推翻中共的意圖,但他對中共加征關稅的做法,客觀上削弱了中共的經濟,在財政收入日益窘迫的趨勢下,中共作惡的能力也就被削弱。因此,川普對中共的貿易戰不僅令美國經濟受益,從長期效果上說,還惠及中國人和世界所有站在正義一邊的國家。

中國資本外逃惡夢恐重演,投資者一夜看清中共無能

彭博5日報道,人民幣在周一貶值至2008年以來的逾10年最低水準後,可能重燃2015年中國資本外逃的擔憂。

2015年的情形是,人民幣貶值引發大量看空人民幣的押注,中共花費數月時間並消耗一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才讓事態得到控制。當時,全球投資者一夜之間徹底看清了中共領導層應對金融危機的無能,因為這是一群無知的共產主義者。

報道認為,中共當時通過收緊監管、加強資金出境審查,看似成功控制了資本外流,但那個時期留下的創傷為當下避免人民幣繼續貶值提供了前車之鑒。

《紅色資本主義》共同作者霍伊(Fraser Howie)表示,資本外逃仍是中共一個主要的擔憂。

報道說,中國經濟仍與美元緊密交織在一起。任何無限制的人民幣貶值都可能加大中國企業再融資的難度,並激勵企業和個人將資金秘密存放在境外。

瑞銀集團駐香港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周一在一份報告中說,“我們仍然預計中國央行會嚴格控制匯率預期,防止人民幣大幅貶值。”報告還說,“我們並不認為大幅貶值可以完全抵消貿易戰的影響,而且更重要的是,當局也擔心大幅貶值可能會破壞穩定。”

報道指出,中國龐大的美元債務成為不得不考量的財務因素。彭博彙總的數據顯示,自從2015年底以來,中國的美元債務已經成長一倍多,達到7298億美元。今年到目前為止,美元債發行額已達到創紀錄的1380億美元。

中國已經在對付境內債券市場(全球第二大債市)創紀錄的債務違約問題。Nordea Investment Funds SA高級宏觀策略師Sebastien Galy認為,鑒於工業產能過剩,人民幣貶值可能迫使當局出手幫助一些離岸借款人,“並關停一些”。

花旗集團駐香港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等人相信中國會實施更加嚴格的監管。儘管如此,他認為依然會有部分資本外流,因為“無法控制的錯誤與遺漏項下的資本外流將繼續。”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George A Magnus則說,幾乎可以肯定,人民幣貶值會促使居民試圖逃脫資本管制、將資金轉移出境。

侯偉表示,以目前人民幣貶值的幅度而言,中共“正在旁觀,”但如果人民幣匯率跌至7.5,他們將難得“淡定”。

法國興業銀行駐新加坡的新興市場策略主管Jason Daw周一在報告中說,人民幣跌至7.50至7.70的可能性在增大。

美國正處“絕佳位置”川普:資金大舉從中國湧入美國

與中共資本外流、經濟持續衰退的慘狀形成鮮明對照是蓬勃向上、資金不斷流入的美國經濟。

6日,川普在推特上表示,有為數龐大的資金,因為避險、投資及利率等原因,正從中國及世界其他地方湧入美國。川普強調,美國正處在絕佳的位置,也有數量龐大的企業將搬來美國,“這是非常亮眼的表現!”

謝田:經濟血脈寸斷紅朝難以為繼

7月20日,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在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大廳召開的、“二十周年法輪功反迫害中國問題研討會”上,以“經濟血脈寸斷、紅朝難以為繼”為題,揭示中共掠奪性的經濟已走到盡頭,中共血脈寸斷、政權難以為繼、瀕臨垮台的內幕。

謝田表示,中共政權是利用了中國社會、中國共產黨內部道德極其敗壞的一群人,利用國家機器、利用金錢和利益的驅使,來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

謝田認為,20年後的今天,中共的經濟血脈已經斷掉,中共本身,這個政權已經失去任何合法性的基礎,唯一支撐它的就是中共自詡的經濟增長和來自外部的輸血。

中國經濟發展本身,並非中共的功勞,中國經濟過去幾十年的發展,是靠外部的支持,包括西方和港台的貿易、投資和輸血,靠中國百姓的辛勤勞作實現的。但現在,這個中共政權最後一個可依賴的籌碼,也不存在了。

謝田指出,中共經濟是掠奪性的經濟,是從共產主義的血腥和暴力中取得的。現在有一個很精闢的說法,就是中共是以革命的名義殺人,以改革的名義分贓,以維穩的名義封口。

中共掠奪式的經濟造成貧富差距懸殊。中國的貧富差距是多少?多年前中共就不再公布其真實的基尼指數了。基尼指數達到0.4,就說明社會嚴重貧富不均,超過這個數字,社會穩定就會有問題。外界認為中國基尼指數至少在0.6或0.7這個範圍,這在全世界都是罕見的。

謝田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也是靠金錢維繫的。當年在中國,法輪功學員有7千萬到一億人,這是中共公安部自己的數字。一億人即使經過了殘酷迫害,仍有數千萬在繼續修煉法輪功。中共要把這些人壓下去,不管是監視居住,或強行送勞教或監獄,都需要大量資源,需要資金來維持。中國目前所謂的維穩,其維護政權的花費,已經超過軍費,這在世界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沒有一個國家把自己的百姓當成敵人,為防範自己的人民花的錢,比防範外敵還要多!

謝田表示,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出口、內需和投資,都已經失靈。

中共建機場、高鐵,已過度投資,建了機場沒有航班,建了高鐵只有兩條線能賺錢。中共基建對外擴張,搞一帶一路,想把過剩的產品和產能轉移海外,讓其他國家背負高額負債。中共希望用人民幣投入海外建設,但很多國家希望僱用當地勞工,不願意欠錢、讓中共輸出勞工和材料,中共因此必須支付外匯,這對中共的外儲構成壓力。隨着美中貿易戰的繼續,中國貿易順差正在縮減,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出口創匯”,加上人民幣貶值加劇,產業鏈外移,中共手中的外匯正在枯竭,一帶一路也面臨夭折。

由於中共對中國民眾的掠奪無所不用其極,不僅濫發鈔票,還通過房地產、教育、醫療等遠遠超出國際平均水平的收費,吸取百姓財富,中國無數家庭為了房子、為了孩子的教育、為了看病花光了幾代人的積蓄。百姓的錢壓在房地產泡沫上,中國建了三、四億人可居住的房屋,但大多是空屋,鬼城鬼屋連片。

中共經濟的最後支柱出口,現在也垮了。中共這麼多年一直在鼓勵出口創匯,在囤積外匯、美元和硬通貨。這是“赤龍的錢囊”,是中共賴以生存、維持暴政的經濟基礎。中國過去三十年的發展,依靠西方、美國的訂單和投資,和它盜取和強制獲取的技術,以扶持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現在,貿易戰正在削減中共出口創匯,中共的錢囊正在萎縮,這成為讓中共經濟垮台的突破口。

謝田總結說,中共掠奪性的經濟,已走到盡頭;中共嗜血經濟的動脈,已節節寸斷;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已失去金錢支持;而中共的統治,也奄奄一息、難以為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