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控訴上海衛計委血腥殘害 徐佩玲發公告自焚

一場小病引發的醫療糾紛,卻拖了二十年得不到解決,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之際,上海公民徐佩玲絕望發出自焚公告,打算以血肉之軀控訴上海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簡稱衛計委)的血腥殘害。

上海市衛計委信訪處不敢公開掛牌,保安森嚴壁壘,比市政府信訪處還嚴,一個救死扶傷的機關,需要這麼多保安嗎?(受訪者提供)

一場小病引發的醫療糾紛,卻拖了二十年得不到解決,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之際,上海公民徐佩玲絕望發出自焚公告,打算以血肉之軀控訴上海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簡稱衛計委)的血腥殘害。

1999年徐佩玲因膽結石住進上海中醫大學附屬曙光醫院手術,可是醫生卻剪斷了她的膽總管,肝臟受到了嚴重損壞。幸得上海瑞金醫院做了補救手術,但醫生說最多只能再活20年。

上海醫療事故受害者徐佩玲在衛生局抗議官員失信於民。(知情者提供)

計劃三個月內擇日自焚

今年3月,徐佩玲給衛計委和上海市長應勇發了公開信,如果問題再得不到合理的解決,將讓生命的最後火花在衛計委或者人民廣場綻放。

徐佩玲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為了這場醫療事故,我抗爭了近20年生命即將倒計時還沒有得到應該的解決。我準備三個月內選擇一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在市衛計委門口自焚。”

徐佩玲的好友任迺俊表示,“現在的醫院早就不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是對人民抽筋扒皮的地方。衛計委喪心病狂,令人忍無可忍,怪不得民間流傳一句順口溜:‘最黑是醫院’。它們的存在就是人民的災難。”

烏龍醫師操刀險送命

1999年4月30日,徐佩玲在曙光醫院做膽結石手術,本來是個摘除膽囊的小手術,卻被醫生剪斷膽總管,令她在醫院肚子上整整插了八個月的引流管。她說,這肉體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肝臟也受到了嚴重損壞。

2000年經上海瑞金醫院做了補救手術,把她左右肝管各一剪二,並成一根管子接在大腸上,人是活下來了,但肝損壞了,人也殘疾了。醫生說:“最多還有20年生存機會。”

為此,丈夫與她離婚,自己帶着一個幼子,還要面對醫療事故,心想拿到應得的經濟賠償,能活一天算一天。然而,面對醫療事故,醫院竟然篡改病歷,不承認手術過錯。

官員扣押證據司法鑒定不公

2004年盧灣法院委託上海市醫學會鑒定,鑒定結果認定了曙光醫院操作不當損傷了她的膽總管。目前存在的膽道損傷伴肝功能損害與醫療行為存在直接因果關係,以及膽道逆行感染目前無法徹底解決等事實。

上海醫學會周群是徐佩玲案的承辦人,在這次鑒定中卻把她提交給鑒定專家的上海瑞金醫院21張重要病歷和5張攝片扣住不拿出來給專家鑒定,致使原來的三級傷殘降為七級傷殘,醫院應該負完全責任降為醫院負主要責任,徐佩玲負次要責任。

徐佩玲說,“我不服我抗爭,在漫長的近20年的上訪討公道中,我被拘留多次。無奈之下一次舉牌要求某領導人關注人權,結果被法院判‘尋釁滋事罪’8個月。”

鑒定三級傷殘衛計委不認賬

2009年,徐佩玲把周群隱瞞的病歷提交給司法機構──北京華夏司法鑒定機構做了司法鑒定,鑒定結果是三級傷殘,醫院負完全責任。可是市衛計委信訪辦主任王家軍依然耍賴不認賬。

華夏鑒定所之鑒定意見書。

目前,王家軍因犯錯誤退休了,可是新上任的信訪主任張帆,今年3月在接待徐佩玲時口出狂言:“我們醫院從來在醫療事故中沒有全責,哪怕被搞成了植物人也頂多承擔70%的責任。”

徐佩玲說,“全世界的網友們,難道我就應該忍聲吞氣,把這委屈帶到火葬場?我準備最晚三個月內選擇一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在市衛計委門口自焚,具體到時間我會通知中外記者。”

任迺俊表示,“我們從徐佩玲的悲慘遭遇可以看到中國醫院與衛計委殘民害民禍國殃民的冰山一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