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戈壁東:分贓衝突 已成殭屍 後極權中共向何處去

在「沉船計劃」實施三十年後,中共早已不再是一個意識形態主導的政黨了,事實上已經是一個利益集團分贓衝突主導的犯罪集團。今日中共已經是一個在利益爭奪之外,失去任何政治目標的政黨了。現在唯一主導中共走向的只有:內部爭奪的勝敗,而這一切僅僅是出於對家族利益的保護。在外界形勢逼迫下,中共為了利益獲取,會採用任何手段,而不考慮任何意識形態以及道義、法制限制。這是十分恐怖的現實。

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按慣例半年前就應該召開了,但是至今毫無音訊。是不是與40年前中共13屆三中全會破例延遲一樣,也意味着中共面臨歷史轉折?

G20會議上,川普突然大讚習近平是“中國200年來最偉大的領袖之一”,同時對兵臨城下的貿易戰給了緩和期。即使習回國以後,中共方面出現反悔,川普也並沒有急於加重製裁。顯然,習給予了川普一些重要承諾,這個承諾是不是與體制改革有關?彭斯副總統在答記者問時提到:“中國必須改變。”一個變字,意味深長。

在G20前,中共內部有“手榴彈向後扔”的批評聲音,中共的宣傳機構製造了“王滬寧管黨、習近平管垃圾”的輿論暗示,習家軍則再次提出“以習總書記為中心”的宣傳。了解中共的人一眼就可以從中看出,中共的內鬥已經到了互相奪權的激戰狀態。將要召開的四中全會,將決定中共的政權最後走向。所有跡象表明,在面臨內外交困、生死存亡的關頭,習近平很可能選擇一條驚天動地的改革方向。在生死存亡之際,中國大陸是可能走向政治改革?還是走向更極權的政治體制?所有一切很可能都將取決於中共即將在北戴河召開的這次會議上內鬥最後結果。

在“沉船計劃”實施三十年後,中共早已不再是一個意識形態主導的政黨了,事實上已經是一個利益集團分贓衝突主導的犯罪集團。今日中共已經是一個在利益爭奪之外,失去任何政治目標的政黨了。現在唯一主導中共走向的只有:內部爭奪的勝敗,而這一切僅僅是出於對家族利益的保護。在外界形勢逼迫下,中共為了利益獲取,會採用任何手段,而不考慮任何意識形態以及道義、法制限制。這是十分恐怖的現實。

“沉船計劃”和中共轉型

中共從紅色政權到利益集團的轉變過程,從三十年前共產主義在世界一夜瓦解就開始了。當時,中共從鎮壓“六四運動”中驚悟到:他們僥倖地避免了一次滅頂之災,而下一次死亡隨時會來。所以他們開始了為準備末日出逃的“沉船計劃”。

1990年中共最後的極左遺老陳雲召集中顧委22老人,從意識形態上,交代了“一家出一個人”佔據政權的安排。而更務實的鄧小平在1992年通過“南巡講話”傳遞了“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的“改革開放”信息,徹底放棄了中共的社會主義傳統意識形態,中共就此轉型為黑心利益集團。利益爭鬥其實從陳雲與鄧小平就開始了,但是他們左右兩個利益集團之間依然存有共識:牢牢霸住政權,不顧一切斂財,為政權末日逃亡做財力和物力上的準備。

現在我們回頭看這三十年,可以清晰地發現,中共在執行“沉船計劃”的所有行為,都表現出瘋狂獲取短期利益的特徵。

他們一反常態毫不猶豫開放所有的國際投資;在WTO談判中一口答應西方一切談判條件;放開一切礦產開採、放開人口移動、放開土地轉讓、不顧任何條件借貸開發基本建設、短期內高速上馬大型建設項目、取消社會福利房,逼迫民眾購房、肆意拉高房價圈錢,不顧基礎條件硬性嫁接西方金融體系等等,只要能斂財,他們幾乎放開一切。但是,他們完全放棄環境保護、社會福利和需要長期投入的基礎工業和農業,他們完全放棄了所謂的工農聯盟,導致大批工人下崗、大量農民工移徙。他們只有一個目標,以最快速度斂到足夠財富,以便龐大紅色利益集團在船沉逃亡時,依然擁有足夠子孫後代揮霍的財富。所以他們表現出的是不顧一切的瘋狂。

他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居然還能支撐到三十年後的今天,還歪打正着,讓中國成為畸形的經濟發達國家。

他們也沒有預料到,他們的逃亡計划下的短期行為,給這個國家帶來了從環境到人文的致命危機,最後還是落到他們自己頭上。更沒有預料到他們從來沒有打算真正履行的國際契約,因為他們的意外長壽,給他們帶來了貿易戰和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的麻煩。

他們本來是準備偷盜到足夠財富以後一走了之的,卻不料還居然能混三十年之久,所以他們面臨了內外交困的新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又因為他們的內部利益爭奪變得更加複雜。

“九龍治水”爭奪激烈

六四之後,轉型為利益集團的中共,已經形成了紅色家族各霸一方的“九龍治水”狀態。當時中共最高機構政治局常委為九個人。中共在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劃定了各巨頭利益勢力範圍,各霸一方互不干涉,“九龍治水”的說法由此而來。中共為了弱化對家族巨頭搶劫財富的干涉,故意安排了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後台和黨內基礎的江澤民出任黨總書記。不過中共的老人沒有料到他們死了以後,江澤民失去了約束,變成了中共歷史上最狠毒和最貪婪的一條惡龍。也為今天中共內部惡鬥留下了隱患。

“九龍治水”最肆無忌憚的要算李鵬家族了。今日威脅幾千萬人眾生命的三峽大壩就是他的分臓地盤。他的女兒和兒子總霸了中國的水電煤。而其他紅色家族霸佔中國大陸的金融、軍工、電訊、房地產等等,早已不是新聞了。

江澤民時代是中共史上貪腐最瘋狂和完全不受任何約束的時代。習近平反貪暴露出來的舉世無雙的鉅貪,幾乎都出在江澤民時代。而江澤民家族幾乎是人類史上最大貪腐犯罪集團。

為了保障獲取利益的權力不受影響,江澤民在下台以後,還堅持擔任中共軍委主席數年。並且通過各種手段控制他的下任胡錦濤,使得胡錦濤在位十年卻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受控於江澤民。所以在習近平就任當天,胡錦濤在中共史上第一次提出不再擔任任何職務的裸退宣言,直接挑戰了江澤民繼續擔任太上皇的意圖,也提示了習近平。

嚴格說來,習近平後來採取中共歷史上最嚴厲的反貪,擺脫江澤民控制應該是主要目的。江澤民在位13年實際控制中共23年,是中國歷史上僅次於毛澤東的長期在位黨首,更因為他在位時期執行“沉船計劃”放手讓全黨搶劫,已經形成了犯罪利益共同體;更因為巨大的財產偷盜已經完成,所以他的勢力空前強大。習近平要擺脫胡錦濤的傀儡命運的唯一辦法,就是要戰勝江澤民。而反腐幾乎是唯一手段了。相信習近平和王岐山不會意識不到,在幾乎全黨鉅貪的中共內部反腐敗,是動搖中共基礎的險招,既能招來黨內反噬,也可能就此喚醒民眾導致中共滅亡,所以更強化威權體製成了他們唯一的依靠。內部惡鬥用上了這樣拚死打法,可見中共確實是沉珂已深、病入膏肓。

江澤民時代的棺材總理朱鎔基為了推行政務,也用過反腐這一招,在遇到暗殺未遂以後,聲稱備了一百口棺材,最後一口留給自己。雖然聽上去豪氣萬丈,到最後卻是不了了之。

習近平反腐沒有朱鎔基喊的響亮但是下了狠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江澤民集團的氣焰,但是卻進入了與江氏集團纏鬥之中無法脫身。類似2015年的股災、2016年的金融詐騙風暴等等,中國比較大的社會事件的背後幾乎都有江氏惡龍的影子。江氏勢力甚至具體到運用國際傳媒發聲和突然出現很多非民運的大量海外“反習”勢力——所謂的“低級紅、高級黑”是江家對付習近平的招數之一。

毛澤東死了以後,中共為了避免出現同類極端人物,實行了內部商議輪流執政制度。這就意味着當習近平在惡鬥中如果不能取勝,下台以後結局十分悲慘。習近平為了自保居然想出了修改憲法保位,讓人看出了他政治智慧的硬傷,導致了今天他的政治地位直接受到威脅。中共制度設計決定了習近平不能單獨組閣,所以江氏人員成了他心腹大患。中共最高層的七人中管黨務、決定習近平言論、位高權重的王滬寧,與分管香港事務的韓正都是江澤民的嫡系親信。所以大陸流傳江家在習近平“前面挖坑,後面埋雷”並非虛言。習近平並不能因為身居總書記高位而輕鬆控制局面。

前不久,江派國師曾慶紅沉寂許久以後突然高調出現,不久就出現了江氏控制的香港當局硬推“送中”惡法,以至引起大規模民意抗爭。第一時間發聲推波助瀾的居然是完全與“一國兩制”的“內政”無關的中共“外交部”,而直接對香港負責的中國中聯辦和港台事務小組居然一聲不吭。最後讓形勢逆轉的居然是中共駐英大使對媒體的發言。而中共的駐港部隊則主動向美國表明不軍事干涉。這詭異的一幕,到處都透出了中共內鬥的身影。

因為中共的全黨腐敗是“沉船計劃”的直接後果,貪腐已經成為中共官員做事的主要動力,所以習近平為內鬥而反腐敗卻不從根本改變的直接後果是,腐官下台,上來蠢官、惡官;他的兩位大員,北京的蔡奇上任以後做的第一件事是“驅逐低端人口”,江西的劉琪上任第一件事是“搶奪和焚燒棺材”,都是引起社會極端反感的惡政,讓習近平在與江家惡鬥中又輸一招。因為反腐直接妨礙了斂財又引起了中共內部的大範圍消極怠工、效率低下、惡政頻出。

最近的一系列國際重大事務上,包括孟晚舟事件、貿易戰談判、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共明顯出現信息遲滯、判斷失誤、政出多門等狀態。G20等幾次外事活動中,陪同人員遲到使得習近平被嘲笑為孤獨戰士的明顯外交禮儀失誤,都在證明一件事:中共內鬥已經直接影響了他的政權行為。習近平已經內外交困,如不變革,命運堪憂。

天意難違、中共末路

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政黨之一,它的出現給中國和世界帶去了無數災難,它罪惡累累。三十年前,隨着共產主義在世界的破產,中共早就該壽終正寢了。可是惡龍翻身,它選擇了轉型為邪惡利益集團,又茍延殘喘危害世界三十年。為了保命,強盜肆意搶劫,居然成了富豪,可它強盜的本質沒有變。內鬥激烈的中共實際是罪惡利益集團的內部分臓衝突,這種衝突既凸顯了中共這個犯罪利益集團的邪惡本質,也在加速中共的滅亡。其實作為共產意識形態的中共早已滅亡,現在的中共只是一個兇惡搶劫的殭屍。

天意難違,內外交困之際,中共末路已現,何去何從?指日可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