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工廠臨存亡"緊張和絕望" 白宮透露5月談判破局內幕 向松祚分析中國根本問題

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9日透露,美中貿易談判5月破局的內情。全球最大的消費品供應商利豐表示,美國零售商在緊張的貿易局勢下加速移出中國,中國的工廠正變得「緊張和絕望」,面臨存亡危機。對於美國要遏制世界老二的說法,有分析指並不成立中國著名學者向松祚分析:中國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係。

美國政府周二9日表示,將免除110項中國商品的25%關稅,包括醫療設備、關鍵電容器等。

供應商因貿易戰外移,利豐警告中國工廠面臨存亡危機

美國放寬對中國的限制,並未放慢外商撤離中國的速度。彭博社報道,全球最大的消費品供應商表示,由於擔心美國零售商在緊張的貿易局勢下加速從中國外遷,中國的工廠正變得“緊張和絕望”。利豐行政總裁馮裕鈞說,其美國客戶正在敦促該公司將生產轉出中國。這家總部位於香港的供應鏈和物流供應商,很大程度上依賴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來賺錢。2015年,該公司的中國採購量佔比為59%,今年將首次降至不到一半。

香港利豐公司行政總裁馮裕鈞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指出,貿易戰打亂了現有的全球供應鏈,美國客戶對中美貿易戰非常擔心,因為利潤已經非常微薄,而且大部分貨源來自中國,倘若美國對中國貨品加征25%的關稅,他們不得不將供應鏈移離中國。

馮裕鈞續稱,美國零售商目前已經拿下了越南所有的製造產能,由於越南的製造業規模尚不足,暫時無法完全替代中國的製造能力;近期數據顯示,越南今年以來獲得的外資投資以及其對美國出口額都大幅提高,也側面證實了越南正在成為美資的投資重點。

中國很多外貿工廠的訂單也愈來愈少,不得不降低價格,這為歐洲和日本的消費品牌創造機會,利豐建議非美國客戶抓住機會,以較低成本,享受中國較成熟的供應鏈。

圖為中國一製造業工廠的女工

貿易談判重啟美國要遏制中共崛起?

人在香港的原中國大陸《華夏時報》金融部主任、首席記者賀江兵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說美國發動貿易戰是為了“打老二”、遏制中國發展,是一種惰性思維,也是不負責任的、害人的思維:

賀江兵說:“其實美國這個貿易戰,跟以前‘打老二’都不一樣。中國在2009年就超過日本,(經濟上)成為(世界)老二了。為什麼那時候不打?胡溫時代不打?那時候中國韜光養晦做得還蠻好,也不希望去輸出獨裁體制、搞關係、賄賂,不監控全世界。那時候胡溫他沒有這個思路。所以美國可以容忍。”

白宮透露5月貿易談判破局內情

大紀元編譯報道,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周二(7月9日)接受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媒體採訪,透露美中貿易談判5月破局的內情——中共想用行政法規代替修改法律完成協議承諾,而美方不能同意這個方案。

“5月談判破裂,我們認為中共撤回很多之前達成的協議內容。我們以為我們達成了協議,但這些承諾又被中共刪除了。”他說。

中共抗拒修法來完成中美協議承諾

5月初,美方收到的中共電報,中共明確撤回之前已談妥的大部分承諾,這被外界視為中共悔棋的又一例證。

白宮官員首次透露5月談判破裂的內情。

“我們的團隊一次又一次地要求中共改變中國的法律(完成協議承諾),而對方在此問題上卻越來越抗拒。”庫德洛補充說,“他們似乎相信,僅僅國務院安全委員會或政治局頒佈法規就足夠了,而我們不能同意這個。”

庫德洛解釋說,中共確實有法院、有法律,過去美國也被中共告知它們會加強法治,但這事並沒有發生。

“我們認為,我們已就某些問題和監管機制達成了一致意見,結果並非如此。”庫德洛說。“在執法機制上,跟這也同出一轍。”

庫德洛還列舉美中貿易談判幾個棘手問題,美國除了不滿意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國內保護條款,同樣也不滿意中共在強制技術轉讓、網絡入侵、關稅和非關稅壁壘以及執法方面缺乏補救措施。

他總結說,就是所謂的結構性問題加上商品問題。

中共為何不肯修法完成貿易承諾?

在中國,中共的行政令和暗箱程序的權力往往比立法效用還大,且更有效,但在美方要中共以立法方式兌現承諾,為何中共這次卻不肯走立法這條路呢?

專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達成中美貿易協定,一方面是領導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着中共必須按照國際規則,透明公開行事,同時中共也害怕誘發體制性變革。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告訴《華爾街日報》,如果中共的承諾被明確列入貿易協議中,“這將削弱中國(中共)領導人的政治地位”。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則認為:“領導人面子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修法,就變成按照國際規則行事,透明公開,那是中共玩不起的,而且還可能引發體制性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中共不願通過立法來解決貿易爭端有其現實考量。中共立法向來是宜粗不宜細,這樣它就有很多解釋和運用的空間可鑽;但美國要求中共改的都是具體問題,每一條都逐文逐字摳得非常細,連翻譯的差異都考慮進去,這讓中共喪失任意解釋法律的餘地。

“中共立法是限制別人,或者限制中國民眾,但是這次如果按照美國要求這麼細地去立法、去修法,那等於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願意。”橫河說。

“且當法律屬於涉外,如果明目張胆地破壞法律會有後果,尤其是在美國放棄了綏靖政策以後,美國會虎視眈眈地盯着中共對這些法律的執行情況。”他補充說。

若中共遵守規則協議,不構成任何威懾或障礙

庫德洛在周二的採訪中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要點,若中共遵守規則,美中貿易協議根本不會對其構成任何威懾或障礙。

庫德洛說,中共現在在使用其不同的權力機構回應美方。比如上周末,中共還想把他們要的包裝成“公平、公正的協議”。

向松祚:我們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係

中國大陸著名學者,中共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長向松祚,曾撰文分析中國大陸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係。

向松祚認為中國的學界,政界,媒體界人士不應該過分熱心參與中美關係的討論,更不能跟着起鬨,炒作什麼中美分道揚鑣,什麼中國挑戰美國,什麼人民幣挑戰美元霸權,什麼我們要取代美國引領世界,什麼美國已經衰落,什麼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什麼中國已經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向松祚分析,是不是世界領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心,是不是引領世界和人類進步,這需要世界人民來公認,需要人類歷史來檢驗,需要具體真實的國際新秩序為基礎,需要具體務實的各項政策來實施,需要新的國際治理體系和架構來保障,這並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氣勢如虹的語言來渲染能夠起作用的,反而適得其反。

現在中國媒體包括一些學者幾乎一邊倒地說美國衰落,中國已經是世界舞台中心,無異於自找麻煩,自己主動樹敵,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和言論。

我們再看看美國,美國其實在19世紀後期已經是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第一製造科技工業大國,但美國真正引領世界是二戰之後國際秩序的建立,也就是說,從美國經濟總量成為世界第一到她引領和主導世界,等了半個多世紀,當然還有兩次世界大戰給美國提供的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美國的精英們是有戰略思維的。

美國贏得兩次世界大戰,贏得和蘇聯的冷戰,不是靠高大上的語言來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軍事經濟實力,背後則是她的制度,尤其是憲法法治的巨大優勢。

美國文化教育價值觀的優勢更不是吹牛吹出來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國精英仍然忙於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國讀書,這不就說明一切問題了嗎?

離開北上廣幾個特大城市,到廣闊農村看看吧,離開北京市中心,去六環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個小時,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進城務工人員不能上學就醫的孩子們吧,去看看許多農村家徒四壁的貧窮狀況吧。再看看我們的教育和醫療狀況吧。

他最後得出結論說,我們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係,我們的根本目標也不是取代美國引領世界,更不是和美國叫板顛覆美國,我們的根本目標是讓十幾億中國人學有所教,病有所醫,老有所養。因此,真誠奉勸我們的那些學者,媒體,官員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觀客觀再客觀。不要逞一時意氣,給國家添亂,給民族添亂,給子孫後代添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王篤若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