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窮的人越來越窮 忙的人越來越忙 如何衝破困住你的死局?

窮的人越來越窮,忙的人越來越忙,如何衝破困住你的死局?

人生中我們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瓶頸。面對瓶頸,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決策,而這些決策註定了你的段位。什麼是高手思維?如何衝破困住你的死局?如何不讓你的努力白費?希望今天的文章能帶給你一些啟發。

一、人生有些無解的事,再努力也解不開

什麼事可被稱為無解的事?

就是那些讓你陷入死循環的怪圈,怎麼走也走不出來的事。

你想找時間學習,提升自己的能力,擺脫忙碌的狀態,但你卻發現你已經忙到了根本沒有時間學習。

你想通過創業賺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但沒有第一桶金你根本創不了業。

你想進到一個房間,但鑰匙就在房間里,想要拿鑰匙就得先進去……等等等等。

相信你已經有所體會了,其實提到死循環這個詞,大多數人就有所感覺,因為這樣的事在我們身邊大量的發生着。

而這其中有兩個例子最為典型——窮的人會越來越窮,忙的人會越來越忙。

你可能會反駁,因為有很多人就實現了從貧窮到富有的升級,這一點我不否認,確實是大有人在,但我所指的,不是從個例來看,而是從一個國家或者全球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

《稀缺》的兩位作者是專門研究貧窮和忙碌的,他們做過這樣的研究,給貧窮的人發放補貼,會發生什麼事?

研究結果是貧窮的人並不會考慮保險、投資、學習之類的事,只會買更多的柴米油鹽。

這是為什麼?因為缺啊。

你缺什麼,你就會越關注什麼,進而陷入“稀缺”模式,看不到其他更重要的事。

越窮,就越會做關於生存的決策,就越不會考慮長遠賺錢的事,就會越窮。

越忙,就越沒時間想,越沒時間想,就會越忙。

這就是死循環,是一個又一個的局,這些局把你死死的困住,讓你動彈不得。

那該怎麼破?答案就是:破局思維。

你只有打破了現有的局,才能看到更廣的世界。

所謂局,就是系統。破局,就是打破現有系統,進入更大的系統。

沒聽懂?舉幾個例子就懂了。

鑰匙落在了房間,但你要進去,你可以打電話讓開鎖公司來開門。

沒有第一桶金創不了業?現在風投這麼多,可以去找投資啊。

忙到沒有時間學習?如果生活壓力不算大,完全可以辭職後花時間來提升自己,如果生活壓力大,也可以多留意工作中那些比自己厲害的人,向他們學習,工作本身就是學習。

原來只有鑰匙和房間,現在多了開鎖公司。

原來只有創業和第一桶金,現在多了投資。

你發現沒,原來的局擴大了。把局擴大,這就是破局。

很多人其實很清楚自己所處的局,但往往卻選擇了視而不見,把問題放在那裡不管。

所以你得問自己,你的目標是什麼。

有時候身在局中,並不一定能看到,人這輩子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局的,所以要做好終身破局的準備。

那該怎麼破局呢?有兩種辦法,用古典老師的話說,一種叫改革,一種叫革命。

什麼叫改革?改革就是接入新的鏈條,循序漸進的改變。

當你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局,陷入負循環,你要想辦法讓自己養成一個可以破了此局的好習慣,比如學習,比如鍛煉等等。

從這個局撕出一個口子,接上一個好習慣,漸漸形成正循環。

改革的做法相對溫和,因為變化並沒有那麼大,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但真要做到也是件極其難的事,因為改革的初始階段往往是反直覺的,這裡面有一個大的陷阱。

為什麼會反直覺呢?

因為剛開始時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你本來就忙,還要花時間學習,那就會更加忙。

而學習又是長期才能看到效果的事,所以改革的初始階段就變得越來越糟,所以很多人就乾脆放棄了,因為看不到效果,結果就是再次陷入到死循環中。

跑步瘦身就是這樣的邏輯,想瘦身,制定了跑步計劃,但是跑了幾天後發現完全沒有效果,然後就不跑了。

這就是改革最大的陷阱——把時間周期看得太短。

你要明白一個長周期的概念,很多事短期感受和長期收益往往是相悖的,但你對短期感受又如此敏感,所以就會堅持不下去。

關於長周期,我很喜歡貝索斯的經營觀:

所有隻能產生短期利潤的項目都不重要,無論現在賺多少錢;

能夠產生長期現金流的項目才是重要的,無論現在虧多少錢!

說完了改革,再說說革命。

革命是什麼?革命就是踩剎車,就是直接對着死循環喊停。

比如你忙到了沒時間成長,那就乾脆辭職,花時間集中學習,提升自己的能力。

但是很多人是不敢這麼做的,因為現在的社會壓力這麼大,而這種做法的不確定性又太多,萬一沒有效果呢?所以做這種選擇需要極大的勇氣。

我們每個人都像一台高速運行的電腦,從小被要求運行各種各樣的程序,上小學,上高中,上大學,工作,等等,停不下來。

所以你如果哪天停下來了,想自己編寫程序,但你周圍所有的電腦依然在高速運行着,甚至嘲笑你怎麼不動了,然後把你遠遠地甩在後面。

所以有時候做某些選擇,即使你內心非常篤定,也依然會很痛苦。

但好消息是,你還年輕。所以趁着現在還有熱情和勇氣,去撞一撞那些牆吧,用最少的代價。

很多人每天日復一日的重複,卻幻想有一個與眾不同的未來,這就是荒謬。

二、學會升維思考,別讓努力白費

有的局你能看到,比如“死循環”局。但有的局你根本看不到,我把這種局稱為“地震”局。

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取這麼一個怪異的名字?原因很簡單,因為地震了,樓修得再好也沒用。

《三體》里有句話:毀滅你,與你何干。

這句話說的就是“地震”局,因為這種局,往往是最核心的部位遭到了打擊。

一棵樹的樹根毀了,上面的所有樹榦、樹枝、樹葉生長得再好也是沒用的。

舉個例子,兩個同班同學,在2010年大學畢業,一個加入騰訊,一個加入報社。他們的結局會怎樣?

8年後,去騰訊的同學已年薪百萬,並且滿街獵頭都在挖他。投資人也在挖他,只要出來創業就給錢。

而去報社的同學,因為報社沒落了,他曾經寄託理想的整個產業都沒了,一切都需要重來。

你應該聽說過這句話——升維思考,降維打擊。

去報社的那位就被降維打擊了,而他在2010年選擇的時候,是看不到他所在的局的。

這裡並不是說兩個人的能力有多大差異,也不是說他們跟隨的領導有問題。

核心問題是這兩個單位所附着的經濟體,一個在快速崛起,一個在快速崩潰。

阿里巴巴集團學術委員會主席、原長江商學院戰略學教授曾鳴提過一個概念——點線面體。

我大概解釋一下這個概念,這說的是一個系統層級的依附關係:你想像一個長方體,看看是不是這種情況,點必須依附在線上,線必須依附在面上,面必須依附在體上。

那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你在一個公司做的再好,結果公司倒閉了,比如諾基亞。

一個公司做的再好,結果整個行業被顛覆了,比如功能手機。

一個行業做得再好,結果行業依附的經濟體沒落了,比如歐洲的某些國家。

這就叫,毀滅你,與你何干。這個世界正在加速變化,如果方向錯了,再努力也是沒用的。

所以我們在做選擇時,不要僅僅只盯在點這個層面,更要看到這個點背後的線面體,當然這不是讓大家去投機啊,而是要告訴你,你要經常審視自己的環境。

什麼叫悲慘的人生?

悲慘的人生,就是在一個常態的面上,做一個勤奮的點。

更悲慘的人生,就是你每天都在想着未來,但其實這個面正在下沉。

最悲慘的人生,就是這個面依附的經濟體也正在下沉。

其實很多人在職場上混不好,並不是因為你的專業能力不強,或者說你不夠努力,而是——你的選擇錯了。

破這種局的根本,就是要看到點線面體的層級結構,你要經常審視自己所處的環境。

但僅僅審視環境就可以了嗎?

還遠遠不夠,你起碼得行動起來啊,但這又有一個巨大的陷阱。

其實很多人是能看到這個局的,比如說,網紅經濟、人工智能、產業互聯網化等等正在崛起的新事物你是能看到的,但你依然無所作為,這是為什麼?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有的人在一個沒啥前途的公司崗位上待着不辭職不轉行,在一段沒有愛的關係里獃著受折磨,而不離開。

是對方對TA好,有承諾嗎?並不是。

而是對方抓住了TA的恐懼,把TA捆的死死的,動彈不得。

TA恐懼辭職後找不到好的工作,恐懼生活突然沒了保障,恐懼不被人愛,恐懼被別人說……

人越恐懼時,就越渴望確定性的穩定。

這就是這種局最大的陷阱,恐懼會困住一個人的手腳,進而失去很多的機會。

其實恐懼這種情緒,每個人都會有,而且經常會有,那該怎麼處理恐懼的情緒呢?我有一個不太成熟的小建議,權當參考。

在我自己做選擇時,我會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這個事的最壞結果是什麼?這個最壞的結果我能接受嗎?

每次當我問完這個問題後,我就發現,內心的恐懼和最壞的結果,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

恐懼,有時候往往只是恐懼本身,唯有直面恐懼,才能掌控人生。

三、你的認知,決定你的人生

前段時間看了本書,叫《有限與無限的遊戲》,書的開篇指出:

世上至少有兩種遊戲。一種可稱為有限遊戲,另一種稱為無限遊戲。

有限遊戲以取勝為目的,在邊界內玩,無限遊戲以延續遊戲為目的,在和邊界玩。

整本書讀完,我最大的感受,是有限遊戲和無限遊戲其實是可以相互轉換的,而這個轉換的關鍵點,在於你的認知,在於你對邊界的看法。

邊界至少可以分為兩種邊界,一種叫時間邊界,一種叫空間邊界。

所以再回過頭來看,一個局的邊界決定着這個局的大小。

“死循環”局對應的是時間邊界,“地震”局對應的是空間邊界。而這兩種邊界的本質都是認知邊界。

兩種局,本質都是認知局。

所以你去看高手和普通人的區別,就在於高手看問題,能看到事物發展的脈絡,找到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關係,以及能夠理解事情背後的真正規律,看到事情背後的系統層級。

所以高手能看到更大的局。

美國有部電影叫《楚門的世界》,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

有一個導演叫克里斯托弗,他製造了一檔紀實性肥皂劇,在全國範圍內大受歡迎,這檔劇24小時不間斷直播一個叫做楚門的年輕人的一舉一動,而最關鍵的是,楚門並不知情。

事實上,楚門從小就被送到了一個叫做桃源島的小城,這座小城就是導演的“攝影棚”,裏面的一切都是布置好的。

楚門在這座小城裡慢慢長大,而這座小城裡的其他所有人,注意是所有人,包括楚門的父母、妻子、同事等,都是這檔劇的演員,也就是說,他們在和楚門演一出真人劇,但只有楚門自己不知道。

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之中,這座小城布滿了無數的攝像頭。

後來楚門漸漸察覺到了不對勁,想要走出桃源島,歷經種種困難,最後衝破了被導演一手控制的局,逃出了那個虛擬的世界。

桃源島是導演給楚門設的局,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捫心自問,在我們自己的認知里,你是不是,既是那個導演,也是楚門本身呢?

所有的限制都是自我限制。

什麼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隨時隨地都擁有選擇的權利。

美國總統羅斯福有一次不幸家裡被偷,朋友寫信安慰他,他卻這樣回信:

我應該感謝那位小偷。

第一,賊偷去的只是我的東西,而沒有傷害我。

第二,賊只偷去我部分的東西,而不是全部。

第三,最值得慶幸的是,做賊的是他,而不是我。

還記得《肖申克的救贖》里那句經典台詞么:

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pight.

有些鳥兒是永遠關不住的,因為它們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滿了自由的光輝。

安迪被困在監獄,在極限環境下,他破這個局用了整整20年。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限制你,除非你自己同意。

總有些人,一輩子註定要活到極限,一輩子都想觸碰自己能力的邊界。

對於他們,生命的每一天,都忙碌着為自己活,不斷突破人生中一個又一個的局。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coco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