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獨立日爭議:民主黨恨川普超過愛自己的國家 極左太過份

整個的慶祝活動會因為川普總統的演講和盛大的煙火表演而被許多媒體掐掉。針對民主黨和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總統在獨立日慶典上展示新式武器和閱兵是「政治不正確」的做法,一些傳統派人士也反擊認為,只有敵人才畏懼我們強大的武力,這些民主黨人極左得太過份了,他們對川普總統的痛恨超過對這個偉大國家的熱愛,他們甚至因為是川普總統主持獨立日慶典而拒絕慶祝美國的獨立日。

7月4日華盛頓DC,美國海軍“藍色天使”特技飛行隊飛過獨立日慶典禮上空。(白宮圖片)

針對民主黨和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總統在獨立日慶典上展示新式武器和閱兵是“政治不正確”的做法,一些傳統派人物也反擊認為,這些民主黨人極左得太過份了,他們對川普總統的恨超過對這個偉大國家的愛,他們甚至因為是川普總統主持獨立日慶典,而拒絕慶祝美國的獨立日。

川普總統在彰顯美國最好的武裝力量——並呼籲人們去敬重那些勇敢的男人和女人們,他們自願將自己的生命置於捍衛我們國家的道路上。

但是,在電視上觀看節目,您可能不會看到這一切。整個的慶祝活動會因為川普總統的演講和盛大的煙火表演而被許多媒體掐掉,因為民主黨人說川普的演講,是黨派的宣傳方式,是用納稅人的錢來宣傳自己。

白宮首席副新聞秘書霍根·吉德利(Hogan Gidley)星期三(7月3日)在福克斯著名品牌節目“漢尼提”(Hannity)中也說,民主黨人對川普總統的仇恨勝過愛自己的國家了。

吉德利告訴客座主持人格雷格·賈瑞特(Gregg Jarrett)說:“現在很明顯,這個國家的民主黨人與他們愛美國來比,他們更恨這位總統,而且這種仇恨在唐納德·川普進入白宮的短暫時期內有多種表現形式。”

吉德利說:“首先民主黨人對‘通俄門’事件撒謊,然後他們對(前政府官員)腐敗撒謊,然後他們對南部邊境(非法移民危機)撒謊。現在,他們對唐納德·川普的動機撒謊,而總統只是想慶祝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實踐——那就是美國。”

吉德利說:“民主黨人拒絕慶祝這種偉大,甚至拒絕慶祝我們國家的獨立,只因為是唐納德·川普總統在主持慶祝這個國家的獨立日。”

他說:“今天下午我和總統在一起談論演講,並聽取他談論他想要演講的主題,並且在整個演講中都沒有政黨主題。我的意思是,整個事情都是關於美國的偉大。”

“這就是演講的主題,是關於所有美國人的,它不是關於政治,也不是關於唐納德·川普個人的。它是關於我們每個人的。這就是他想要傳達的內容。”

然而這樣的慶祝活動,不論民主黨執政或共和黨執政,不都是每年美國人民應該做的嗎?

沒有任何美國人應該害怕自己國家力量的象徵。全國各地都有無數的飛行表演、全國警衛隊活動以及公開的軍事基地活動,這些都是美國的驕傲啊。而許多國家的國慶閱兵,都是慶典中很重要的一環,而在美國過去的歷史上也有許多次慶典是展示軍力和武器的。

在福克斯電視台的《看見的與看不見的》(Seen and Unseen)節目中,嘉賓雷蒙·艾若友(Raymond Arroyo),《紐約時報》最暢銷書《權利護身符》(WILL WILDER)一書的作者兼著名主持人,他說帶武器的遊行並不是川普首創,在美國歷史上有很多總統都曾經採用過。他還給了許多例子:

1941年,羅斯福總統(FDR)的遊行中,兩大長排的坦克在華盛頓的賓夕法尼亞大道上遊行。

1957年,艾森豪總統,他有載着導彈的車在首都遊行。

1963年,甘乃迪總統時代的遊行也是載着導彈在首都遊行。

1986年,當自由女神被修復後重新開放時,雷根總統在位,他也讓戰機飛上藍天來慶祝了。

卡茲亞尼斯評論道:“事實上,唯一應該害怕我們那些令人敬畏的武器的人是我們的外國對手。”

卡茲亞尼斯還說:“我願意打賭,大多數美國人——像我一樣——會很自豪能夠看到我們這個國家的實力。事實上,川普總統將其作為總統競選活動的核心,確保我們的武裝部隊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入主白宮即減少或扣押國防預算後,我們能夠從新獲得所需的軍事裝備。”

他說,現任川普總統每天給予美國軍隊的支持和他不斷的愛國主義表現應該是一股統一的力量。這些應該是美國人民都應該支持的普遍原則——無論黨派、政治傾向或其他什麼理由。

卡茲亞尼斯更建議美國國會應該花更多時間討論一些有意義的議題,比如移民改革、如何處理伊朗或朝鮮問題、如何為美國人的權利計劃提供資金、如何履行對老年人的承諾,或者討論討論美國現在搖搖欲墜的基礎設施,而不是浪費納稅人的錢和時間爭論7月4日的慶祝活動怎麼辦吧。

祝美國7月4日獨立日快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