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終極之戰

馬丁路德金說:當一件事發生時,怯懦的人問,安全嗎?考慮得失權宜者問,這是否明智?虛榮者問,它受歡迎嗎?但良心會問,這是對的嗎?總有一天,一個人必須採取既不安全,也不明智,也不受歡迎的立場,只因為良心告訴他這是對的。

當7.1衝擊發生時,許多人包括我在內,都問安全嗎?明智嗎?受歡迎嗎?而衝擊者想到的只是對與錯。是不是當局有意設的陷阱?是不是有混進示威群中的“鬼”帶頭衝來誘導群眾?從最終看到的情境判斷,這些疑問都沒有意義了。把這場反送中運動視為正義與邪惡的終極之戰的年輕抗爭者,大都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只問對錯,沒有計算。這恐怕是仍然生活在舒適圈的人士不易理解的。

幾天內就可以在世界各大報刊出政治廣告的年輕人,以他們的智與能,豈會識別不出“混進來的鬼”而聽從擺布?以他們的勇與仁,又何須理會是否當局的陷阱?

他們是一群沒有領袖的互不相識的人,但聯結配合的默契,哪怕組織力再強大的團體也無法做到;互相關切如同兄弟姐妹之情,再親密的朋友也難達致。前天,幾個在群中宣稱要以死明志的人,牽動了無數網友的心,大動員去到處找尋這幾個不知姓名也不知樣貌的兄弟。

像衝擊立法會的這類行動,西方社會早有名稱,叫Black Blocs,“黑塊”,或譯作“黑群”。那是在社會受壓者面對政治正當性蕩然無存而警察又趨軍事化的情勢下,用身穿全黑衣服,戴上口罩、眼罩、頭盔蒙面保護自己,採取佔領路面、包圍或進佔政府建築物,甚至掟石、掟樽、放煙火、汽油彈。黑群不搶掠,不傷害無辜者。勇武行動針對的是建制,警察自然首當其衝。黑群行動旨在表達對政府和建制的對抗,暴力邊緣的行為多不獲主流媒體支持,但受惠於社交媒體,使政府不能不關注。魁北克大學教授Francis Dupuis-Déri認為黑群示威與傷害無辜者的暴力沒有直接關係。他認為大眾要反思的是黑群帶出的訊息,而不是他們的行動。

有網民就香港的黑群行動指出:推翻暴政是一場立體戰。百萬人上街圍城只是步兵,學生們是“海豹突擊隊”。他們承擔最大的風險,身懷無比的勇氣。不要用和理非當成自己膽怯的遮羞布。沒有上前線的勇氣,請到後勤部報到。不要指摘海豹突擊隊!

網上有一段被授權發佈的影片,7.1在立法會最後留守者之一脫掉口罩講話,他說:“依家我哋呢個運動,系冇得割席,要贏,我哋就一齊贏落去,要輸,我哋就要輸十年,我哋成個公民社會,會有十年永不翻身……我除低口罩,系想畀大家知道,其實我哋香港人真系冇得再輸㗎啦……再輸,系十年,你諗嚇系十年,我哋嘅公民社會就會一沉百踩。”

冇得割席,所以既包容勇武也號召參與和理非的和平遊行。最新消息是原屬本土派的年輕人也不再排斥大陸人,他們發起周日(7月7日)在九龍遊行,從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行至西九龍高鐵站,途中向自由行旅客宣傳反送中的信息。

中共在大陸網站封鎖有關香港的訊息,比所有對專權政治的批判訊息更嚴密。但我偶然看到一段漏網之魚:“對於邪惡暴政,反抗不一定有用,不反抗一定沒用;有言論自由不一定就有民主,無自由即暴政;必須有明確的目標,並且必須達到;這是‘終局之戰’,也是‘關鍵一役’。晚安吾港!”

大陸人並非都愚昧。在正義與邪惡的終極之戰中,他們是要爭取的對象。7.7值得上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