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大壩出現變形?水利專家揭示秘密

日前有網民在推特上發出三峽大壩變形的照片,不少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大片地區將生靈塗炭。大紀元採訪到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的王維洛博士,他透露了一個鮮為外界所知的秘密。

日前有網民在推特上發出三峽大壩變形的照片,該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照片引髮網民廣泛關注。大紀元採訪到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的王維洛博士,他講出了一個鮮為外界所知的秘密。()

日前有網民在推特上發出三峽大壩變形的照片,不少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大片地區將生靈塗炭。大紀元採訪到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的王維洛博士,他透露了一個鮮為外界所知的秘密。

華裔獨立經濟學者冷山7月1日在他的推特上發出一張三峽大壩壩體照片。照片是一張對比照,左邊一張顯示三峽大壩壩體成一直線狀態,右邊一張可見,三峽壩體出現明顯變形。

這張對比照片很快引來網民的關注,但眾說紛紜。

如,“YHC4698(兲朝韭菜)”很快通過谷歌地圖核查,認為好像沒有變形;而“mountsunlit”發出圖片說,“這是我剛剛在Google earth上的截圖,確實有肉眼可見的變形”;“LJA”則說,剛上谷歌地圖看了,2012年拍攝的圖片就開始變形了,越來越嚴重。

有網民認為變形圖片是PS的,也有認為是衛星地圖拼接算法造成的照片變形,也有認為是拍攝時間、角度、氣流、光線等因素造成變形的顯現結果。還有人說,剛去那裡旅遊,沒有發現變形。

針對網民各種爭論和猜測,7月4日,水利專家王維洛對大紀元表示,從結構來看,三峽大壩並非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銅牆鐵壁,所有人不知道一個秘密,“三峽大壩是在走動的,而這種設計決定了三峽大壩的脆弱性。”

“大壩結構脆弱藏潰壩災難”

王維洛說,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但並不像大家看到的三峽大壩模型那樣是整體一塊,而是由幾十個獨立的混凝土壩塊組成(因為混凝土不可能那麼長那麼大塊澆築),每一個壩塊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穩定。

“也就是說,是擺在岩石上的,壩塊和壩基的結合處不是像造房子時它的鋼柱是打到地下去的,它和基岩是分離的,受水的壓力和溫度影響,它會發生不同的形變和位移。也就是說大壩在走。”

為什麼要這樣設計?王維洛說,當初設計時,他們想像壩塊之間是一個可控的、均勻的移動,“設計的時候是考慮要移動的,每年向前移動零點幾個毫米(以前有公布這個數據,現在是不公布了),然後壩塊相互擠在一起,靠擠的力量。就像木頭,打個楔子打進去之後一擠壓就會很牢固,當時設計的時候是這個思路。但現實情況位移是不均勻的,就是不在一條直線上運動,扭曲很容易在接縫的地方產生裂隙,使得這個不均勻的運動更加厲害,最後這個大壩就會廢掉。”

王維洛說,從對比的那張照片中可以看出,右邊那張照片壩段是彎曲的,“就是在某一個小段是直線,因為壩塊是一塊一塊的,而一塊一塊鏈接的部位就是發生了不均勻的移動。”

如果排除光線的作用,整個看過去不是一條直線的話,王維洛說,顯示大壩不均勻走動就是很厲害的,這樣將來會有潰壩的嚴重後果,“如果哪一次洪水大一點,如果水的流量並不像他設計的那樣時,它一擠,有的壩塊受的力量比較大、有的壩塊部分受的力比較小,就會發生一個大的扭曲。這樣就在壩段間會發生泄漏,水就會從那裡流出來,那這個壩段的一個側面就擋不住洪水的壓力,這個壩段就會裂開,就是會從整個壩段脫開。如果整個泄漏比較大,如果水還是滿的,因為水的力量,就會發生潰壩。”

“如果說大壩剛性混凝土結構是不會彎曲的,那他只是指一個壩塊,它是不彎曲的。現在是許多壩塊相銜接,那這些大塊發生位移,不在一條直線上就可能產生這種扭曲。”

王維洛推斷,現在可能已經出現變形的問題,“因為出現這種問題的時候,他們首先會把水放掉,右邊那張照片兩邊就是在放水,而且放水放的很厲害。我在那邊工作時間比較長,我可以說,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三峽大壩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磐石:7月1日,這是剛剛又查看的,扭曲的嚴重。(推特)

資料顯示,三峽大壩全長一千九百八十三米,壩頂高程一百八十五米,最大壩高一百七十五米。自左到右由船閘壩段、升船機壩段、左發電廠壩段、泄洪壩段、右發電廠壩段和地下電廠壩段組成,共使用混凝土二千七百萬噸。而組成大壩的幾十個混凝土壩塊長度不等,窄的不到十三米,寬的有四十五米。

大壩存在更多隱患非銅牆鐵壁

大壩不安全性還不僅僅於此。王維洛說,三峽大壩還設有通航設施,兩個五級船閘和一個升船機,這與世界上許多著名大壩都不同,他們都沒有通航設施;而三峽兩個船閘各有一條深45.2米、寬34米的深槽橫切大壩,船閘兩端各有一道鋼門,如一道門開着,只有一道門關着,這道門控制着三峽水庫221億立方米的水,一旦船閘出問題,庫水將一瀉千里,這是大壩不安全的關鍵。

靠近大壩中間部分的升船機比船閘更危險,它有一條深45.2米、寬18米的深槽橫切大壩,升船機只有幾條鋼樑控制着三峽水庫221億立方米的水。一旦升船機出問題,首先是船將摔到110米的壩下,然後是221億立方米水失去控制。“升船機的槽就是讓船從大壩中間開過去的地方,2016年,升船機投入試運行後,三峽的安全是基本沒有保證的。”

王維洛說,三峽大壩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是很差的,包括右岸部分,壩基下面的空穴是比較多的。“空穴是混凝土澆下去的時候,由於當時沒有進行很好的攪拌和溫度處理,熱脹冷縮會在壩體裏面形成空穴,空的部分會導致後面裂隙的形成,這樣會漏水,再之後問題嚴重就會使大壩報廢。”

王維洛說,大壩表面看上去很結實,但形態如乳酪一般,裏面都是空的,“如三峽大壩最中間的泄洪壩段共有六十七個橫貫大壩的大孔,裏面還有深水排查管、有輸水管,再加上前面提到的三個槽,三溝百孔的結構決定了三峽大壩不是銅牆鐵壁。”

三峽大壩的脆弱中共最清楚

1992年3月,李鵬向第7屆人大第5次會議提出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議案。“當時在做人防安全的時候,如果是美國,或者是台灣來(對大壩)進行轟炸的話,他們認為是難炸開的,但是,是在三峽水庫處於幾乎沒有水的時候,所以中共(根據這個情況)說,不會發生災難性的後果。”王維洛說。

1999年9月,三峽工程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參加國際大壩會議並發言,被問及三峽大壩安全問題時,陸佑楣說,三峽大壩是用2700萬噸混凝土澆鑄起來的,是銅牆鐵壁,即使是北約此次轟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毀大壩,除非使用核武器。

(提出議案)21年後的2013年9月,中共頒佈國務院《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第六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危害三峽樞紐的安全,包括行人、車輛(第九條)、船隻(第十七條)甚至風箏、孔明燈、熱氣球、飛艇、動力傘、滑翔傘、三角翼、無人機、輕型直升機、航模(第二十三條),都可能對三峽大壩造成威脅。

“如果真是那麼牢固為什麼要怕風箏和航空模型,不讓人放風箏和無人機?那個升船機的地方是最薄弱的地方,兩個火箭筒就能炸掉它,這個地方沒有壩體,是一個40多米深的深槽。這些都是非常清楚的。”王維洛說。

三峽大壩早拆早好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到現在16年都還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現在大家在網上討論這件事情非常有意義,中共必須對老百姓有個交代。

“關鍵問題是大家都很關心,它可能存在着相當嚴重的工程質量問題和大壩安全問題,這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這些問題不是哪個網友來解釋這只是光線問題,而且應該由獨立的第三方介入工程檢驗和驗收,沒有第三方那基本上整個就是一個黑箱操作。”

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王維洛表示,現在世界的潮流不是建大壩去搞水利,而是順應自然去搞水利,這是去年世界上所有的水利工程師得到的共識。

“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讓水自己進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願這樣做,主要是和它政績、名聲連在一起,如果現在廢掉,那前面的功績就沒了。”王維洛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