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大戰 北京難解三道劫 重啟談判前 中共突變臉 百位美國名人要川普善待中共

儘管川習會達成美中貿易戰暫停的局面,但美中雙方對抗的趨勢仍難阻擋,一場全面新冷戰正在來臨。據港媒分析,面臨全面冷戰的來臨,中共將遭遇三大難題,由於西方國家與美國在各方面休戚與共的關係,其聯美棄共將是必然選擇。川習會剛剛結束,中共商務部即宣稱若要達成協議,美國必須取消全部加征關稅。與此同時,百位美國政經外交名人在華郵發表公開信向川普喊話,指中國不是敵人。對此,旅美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點評說,擁抱熊貓派試圖捲土重來,可能是因為民主黨總統大選打不過川普。

港媒:新冷戰中共遭遇三難題,西方國家聯美棄共是必然選擇

幾天前剛剛結束的G20峰會上,美中兩國首腦會談為中美貿易戰贏得了暫時停火的機會,但雙方開打的趨勢仍難以阻擋。事實上,美中科技戰早已低調開戰,金融戰和意識形態對抗也越來越明顯,一場全面新冷戰正在來臨。

《香港經濟日報》日前發文分析稱,如果全面“冷戰”真的來臨,中共將不可避免面臨三大難題:

首先,中共的價值觀與西方絕大多數國家存在巨大差異。美國主張的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與西方國家相似,而西方民眾在考慮問題時的視角和評判標準也與美國相似,他們對國際事務的看法和得出的結論也都貼近美國。

相反,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濟制度、人權狀況以及法治不彰等問題,正不斷受到西方國家的批評,因此從“本質上”來看,西方國家很難與中共站到同一陣線。例如,歐洲現在對美國的認同就遠高於中國。

其次,西方國家大多在安全防務方面與美國休戚相關,不僅北約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美國的軍事力量在保衛歐洲領土,而且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西蘭組成的情報共享機構“五眼聯盟”也把這些國家緊密聯繫在一起;同時美國還長期與日本、韓國、澳洲等亞太地區有軍事防衛交流。在這種安全防務休戚相關的前提下,這些國家很難選擇與美國對立的立場。

第三,美國政府對眾多在美國開辦分公司的跨國公司擁有長臂管轄的權力,這些因素決定了這些國家在新冷戰中必然會取美舍共。而且,當冷戰升級到一定程度後,美國還可以石油禁運、金融戰、截斷美元交易等手段封鎖他國經濟活動,在美有大量投資的西方國家是很難與美國保持距離的。

一個突出的例子是:在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後,雖然歐洲表示將全力支持伊朗核協議,並宣稱要保障歐洲企業參與伊朗石油、金融等活動,但那些石油企業仍然幾乎全部撤出了伊朗。

英國《金融時報》的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克曼3月11日撰文指出,美中緊張關係日益加劇,正在創造一個新的地緣政治分界線。

文章指,在柏林牆倒塌將近30年之際,世界各國越來越清楚的表明,“究竟是與華盛頓站在一邊,還是站在北京一邊”。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表示,中共接過了共產主義的旗幟以後,成為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而自由世界的反應滯後了幾十年,到現在才開始認識到。

有觀點認為,中共力推的“一帶一路”和華為公司在全球推廣其5G產品,恰恰給世界各國提供了一道選擇題,現在看來多數國家選擇站在美國一邊。

北京稱若達成協議;美國必須取消全部加征關稅

上周川習會達成美中談判重回正軌後,周四,中共官方即出現反悔的跡象。

周四(7月4日),中共商務部在新聞發佈會上稱,如果美中雙方貿易談判能夠達成協議,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征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同時,中國商務部對美國不再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表態表示歡迎。不過,中共官方目前沒有對美中後續磋商計劃以及進口農產品的具體問題明確回應。

中國獨立金融學者賀江兵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在貿易談判過程中態度不斷變化,處於搖擺不定的狀態。

賀江兵說,中共美方都有變化,美國是越變越強硬,中共是左右搖擺,它忽左忽右,它是左右搖擺狀態,美國是一直強硬,但中共目前在這場貿易戰中並沒有佔到便宜。

賀江兵認為,雙方的貿易談判仍將繼續,美國將以談判形勢維持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使其不至於惡化。

百位擁抱熊貓派投書華郵,向川普喊話指中國不是敵人

7月4日,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與前AIT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等100位,美國的亞洲專家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公開信,警告美國“視中國為敵”政策有害美國與全球利益。信中呼籲應當更多聯合盟國,並澄清在美國沒有支持全面敵對中國的美國一致共識。

這封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公開信以“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為題,呼籲“親愛的川普總統和國會成員”重新思考中國政策。

信件由麻省理工學院政治系教授傅泰林、美國前駐北京大使芮效儉、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研究員史文、哈佛榮譽教授傅高義、前美國國務院代理亞太助卿董雲裳等5人執筆,由卜睿哲、包道格等95名連署人,聯名發出公開信的共100人,他們“是學界、外交政策、軍方和企業界成員,絕大多數來自美國,其中許多人專業生涯重心都放在亞洲”。

據台灣中央社報道,這封信開宗明義寫道:“我們非常擔心美中關係日益惡化,這樣並不符合美國或全球利益。儘管北京近日的行為讓我們憂心忡忡,也需要強而有力地回應,但我們也認為,美國的多番作為,才是雙方關係急轉直下的直接原因。”

公開信還說,“我們認為,這麼多人連署公開信已明確顯示,不像有些人所想的那樣,並不存在一致支持全面敵對中國的華盛頓共識。”

何清漣點評:擁抱熊貓派嘗試捲土重來

7月4日,知名旅美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就百名美國政經外交名人以公開信方式向川普喊話的事情,發表推文點評說,“擁抱熊貓派嘗試捲土重來。其實他們不必要如此着急,去年才出了胡佛報告,承認誤判,至少等明年選情塵埃落定再說。難道他們看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第一輪辯論後深感失望?”

阿波羅網報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第一輪辯論,讓眾多民主黨支持者大失所望。中共老朋友拜登遙遙領先,但拜登沒有撼動川普再次當選的實力。

何清漣介紹,所謂“擁抱熊貓派”,是指一直主張通過“接觸、影響”來構造美中關係,以促成中國向民主化邁進的部分美國社會名流,是主張中美戰略同盟的主要支持者。

阿波羅網報道,“擁抱熊貓派”過去幾十年一直主導美國的對華政策,導致中共做大。川普上台後,和“擁抱熊貓派”對立的“屠龍派”佔據了川普內閣。“擁抱熊貓派”影響力大跌。

網友“原上草”說,“這些專家太幼稚。川普沒有把中國視為敵人。相反,他一直說,習近平和他是好朋友。”但是,中共卻確實是把美國當作“敵人”,頭號“敵人”,永遠的“敵人”。即使有時候韜光養晦,也是為了將來翻身消滅美國這個頭號“敵人”,以實現世界江山一片紅。我小的時候唱的兒歌:“盼望快長大,長大把敵殺。打死美國鬼,拔掉大狗牙。不讓它再生根,不讓它再發芽。援朝得勝利,保國也衛家”。我們這一代人,包括習近平,就是唱着這樣的反美歌曲長大的。

網友還寫道,中國人民熱愛自由,追求民主,是美國人民的朋友。但中共不是,絕對不是。中共天生就是民主的敵人,自由的敵人,美國的敵人。

也有網友以“美國的政客學者不要再誤導白宮了!”為題評論說,“美國智庫和學界的親中勢力始終在誤導白宮!坑了奧巴馬又來害川普。類似布魯金斯學會、卡托研究所、蘭德公司、皮尤中心、和平基金會、外交關係協會數不勝數的所謂‘美國智庫’與中國政府有不少私交,甚至成了北京的代言。類似黎安友和葛萊儀那些對中共缺乏了解、短視搖擺不定的政客學者並非少數。

曾現身美國之音的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李成先生出生並成長於文革時期的上海,與中國政府莫逆於心;被戲稱為‘中國洋女婿’、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的戴博經常為中國政府辯護。他們長期影響美國社會,遊說於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甚至左右美中關係。一些美國智庫有影響力的國際知名學者的確能對美國政府的內政外交走向施加影響。

奧巴馬執政八年內政外交的失敗與美國智庫學者們的誤導諫言不無關係。美國民主黨與台灣國民黨在做同樣的事情,為了一黨之私出賣國家利益。中國政府對美國社會的滲透相當嚴重,無怪乎美國白宮總是被北京牽着鼻子亦步亦趨、須看中共的臉色行事。雖說奧巴馬先生平庸無能、不務正業但不應否認其被美國智庫學者們誤導的事實。

若繼續下去美國社會想不衰敗也難!中國腐敗的行為運作早已侵蝕美國社會。歷屆白宮的主人深受其害,教訓慘痛啊!”

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