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臨沂監獄這麼害怕一位女士! 上百便衣 眾目睽睽之下記者被毆打

——王全璋經歷了什麼?!見李文足時恐懼焦慮 判若兩人

李文足中午帶著兒子和王全璋的姐姐到監獄大門時,場面一度混亂,有一群人聲稱都是來探監的,用雨傘遮擋鏡頭並將李文足等人團團圍住。現場有日本記者被多人推倒在地,東西也差點遭搶奪。

6月28日下午,李文足經歷近四年的艱苦抗爭,終於和兒子以及王全璋的姐姐會見到了丈夫。(視頻截圖)

6月28日下午,歷經近四年的抗爭,李文足終於見到了丈夫王全璋。李文足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王全璋表現出極度恐懼,極度焦慮,記憶力出問題,這讓她心裏很難過。

李文足27日上午收到山東臨沂監獄通知稱,28日下午可以和王全璋會面。王全璋是中共對維權律師的“709大抓捕”中,最後一名開庭審理的人。有將近4年時間未能與家人和律師見面。

李文足中午帶著兒子和王全璋的姐姐到監獄大門時,場面一度混亂,有一群人聲稱都是來探監的,用雨傘遮擋鏡頭並將李文足等人團團圍住。現場有日本記者被多人推倒在地,東西也差點遭搶奪。

極度恐懼焦慮 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此次見到他後,心裏非常難過,很難受。”李文足對大紀元說,王全璋走路正常,聲音沒變,皮膚很黑,就是蒼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認不得他了。

李文足說:“全璋的狀態不好,表現出極度的焦慮,極度的恐懼,沒有辦法交談溝通。”“他一直非常擔心我的安全,擔心被抓,擔心孩子有沒有在上學。”

李文足說,開始他看到6歲的兒子泉泉時是很高興、很開心,但接下來就很擔心、很憂愁。“他讓我什麼都不要做了,怕我被抓,讓我帶好孩子,還讓我近兩個月不要再去看他了,讓她姐姐去就可以了。”

李文足說,“我想他在裏面是不是一直受到威脅和恐嚇,拿我們的安全在威脅他。”

李文足安撫王全璋不要着急,慢慢說。“我跟他說:‘我很好,我跟孩子的狀況也很好,你看嘛,我們都很好。’他就是不相信,很擔心。”

李文足還問了些王全璋在裏面的情況(大意):

問:在裏面怎麼樣?

答:一直很好。

問:怎麼好?

答:監獄裏一直很照顧。

問:吃得好不好?中午吃的什麼?

答:啊……(急躁,一下子就想不起來了,不停地摸頭。)

李文足表示,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全璋是一個比較溫和的人,我們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會發脾氣,不會很急躁,跟我說話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李文足還透露,在會見的過程當中,王全璋身旁始終坐着一個警察拿着本子,全程記錄王全璋都說了什麼,還有一個警察全程拍攝,家屬的身後站了五六個警察,會見時間有半個小時。

受訪最後李文足表示,感謝一直以來大家給予的關注。“現在我覺得王全璋的狀態極度不好,還有很長時間,他才能獲得自由,所以盼望這段時間,大家持續關注。”

(網頁截圖)

當局如臨大敵隨行記者被毆

官方通知李文足28日下午2點會見,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中午剛過,許多支持者網絡留言,在線等待現場的消息。

直到15時許,陪同李文足的709家屬王峭嶺通過朋友轉發出來消息說:監獄附近信號不好,微信上不去,視頻發不出來,有跟隨記者被毆打。而臨沂當局派出上百名便衣及他們僱用的人,在監獄四周布控,並拉上警戒線。

消息說,文足在監獄會見大門口跟着許多人排隊,隊伍里有很多大漢手裡舉着傘故意遮擋住文足和峭嶺,不讓她們拍照,還把文足擠到了一邊,文足很生氣,當場就把王全璋的事情說了。這時,門口的警察衝著文足威脅她說:你再說,我就取消你會見。文足憤而轉身,面對着會見的民眾,說起了王全璋!

人權律師王全璋曾代理過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過1,400天,生死不明,當局禁止家屬及律師與他會見,外界質疑王全璋因拒絕認罪而遭受了嚴重酷刑和虐待。李文足始終不放棄,頂着當局的巨大壓力,為營救丈夫四處奔走呼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