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它們活挖我的眼睛啊!』她的慘叫聲 轟動了整個四大隊!她的叫聲驚天動地。」

2011年10月20日,鄧光英被獄警體罰直到凌晨,突然清醒地聽到勞教所四樓,傳來徐真的慘叫聲。 鄧光英說:「她(徐真)在被挖眼睛的時候是2011年10月20日凌晨2點過7分,我看了鐘的!她的慘叫聲,轟動了整個四大隊,『它們活挖我的眼睛啊!』她的叫聲驚天動地。」

中共使用的部分常見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得記憶就停留在這裡……等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

2016年,從中國遼寧逃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在美國國會大廈里舉行的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曝光了中共監獄對她實施輪姦的犯罪事實。她是千千萬萬慘遭中共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倖存者。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講述她在瀋陽“黑監獄”遭受群體性侵害的恐怖經歷。(李莎/大紀元)

6月26號是“國際反酷刑日”,這一天是聯合國為酷刑倖存者而設。作為聯合國反酷刑公約簽署國之一的中國,執政黨中共卻持續對境內被非法關押的異議人士和信仰團體施以酷刑,特別是針對法輪功學員,持續至今20年的迫害,其實施的各類酷刑折磨觸目驚心。

美國國務院《2017人權國別報告》中,明確提到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他群體都更嚴重。

中共在侵犯人權的問題上“無人可比”,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今年3月13日在美國務院《2018人權國別報告》的發佈會上,點名批評中共。

中共江澤民集團自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以來,實行“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為達到“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對法輪功群體實施了騷擾、綁架,非法拘禁、勞教、批捕、庭審、判刑、酷刑折磨、強制奴役、活摘器官、破壞家庭、開除公職、搶奪錢財、扣發養老金等等各種各樣的迫害。

2019年6月21日,美國國務院發佈2018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時,國務卿蓬佩奧也特別提到,中共敵視一切宗教信仰,法輪功等信仰團體在中國仍遭受着嚴重迫害。

在眾多的迫害手段中,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的酷刑摧殘最為殘酷。

酷刑折磨

明慧網大量案例顯示,中共採用了上百種酷刑手段來折磨法輪功學員,主要的有:電刑、火刑、水刑、凍刑、銬刑、坐刑、餓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藥物迫害、墮胎、活摘器官,使用動物摧殘等等。

中共實施酷刑折磨示意圖。(明慧網)

上述的每一種酷刑中還有多種多樣的實施方式,在不同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洗腦班、黑監獄裏不盡相同、五花八門。如,“火刑”中有:開水澆燙、煙頭燒、打火機燒、烙鐵烙、鐵棍烙、鐵條烙等。

油畫:遭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油畫:中共酷刑——烙燙。(明慧網)

2007年9月,山東壽光市法輪功學員桑春蓮被警察用打火機燒。圖為她被燒傷後的照片。(明慧網)

“銬刑”中有:背銬、手銬、腳銬、雙人銬、死刑鐐、穿心鐐(手腳銬在一起)、吊銬、地環銬、銬“死人床”等。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背銬。(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地環銬。(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穿心鐐。(明慧網)

用動物迫害的方式有:利用蛇、螞蟻、蠍子、蚊子、貓、老鼠、蛤蟆、野兔子、豬、狼狗等摧殘法輪功學員等。

油畫: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放狗撕咬。(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喂蚊子。(明慧網)

中共的酷刑迫害集邪惡之大全,其中,極其慘烈的手段有藥物迫害、性迫害、墮胎迫害。

藥物迫害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發動毀滅性迫害後,早在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在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大量使用藥物,成為中共秘而不宣的重要迫害手段。

油畫:法輪功學員被打毒針。(明慧網)

僅明慧網2015年1月不完全統計,在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766位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70位學員是被藥物毒害致死的。

中共使用藥物的具體方式多種多樣,包括進行人體試驗、讓人中毒死亡、關精神醫院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毒害致殘、致瘋、致死,甚至成植物人。

多次被劫入精神病院

楊寶春被中共迫害前的煉功照。(明慧網)

2002年冬天,河北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楊寶春,被邯鄲勞教所警察迫害致右腿截肢。勞教所為了推卸責任,把他送到永康精神病院進行迫害。

精神病院院長經常把無名藥物偷偷放在給其的飯里,致使楊寶春食用後,口水不斷,說話不清,舌頭髮硬,渾身無力。2004年,他被家人花錢接回家。

2005年6月,楊寶春又被送進永康精神病院,遭受了兩年多的藥物摧殘;2008年2月,他逃出了精神病院。可當晚11點左右,他被永康精神病院院長和五六名醫生從家中暴力綁架到精神病院,他又第三次“被精神病”。

2009年1月20日,當家人把楊寶春從精神病院接回時,發現他已經完全成了一個精神失常的病人。

性迫害

中共為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轉化”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和男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給他們身心帶來極大的摧殘。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於2005年致信給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在信中寫道:

“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性迫害,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主要手段有:輪姦、強姦、變態折磨、摧殘性器官等等。

油畫:中共對女性的性迫害。(明慧網)

中共的性迫害示意圖:輪姦。(明慧網)

七旬老婦遭警察性虐致昏

70歲孤寡老人鄒錦,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2月,被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警察雷震等綁架,同年11月18日,被枉判9年。

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鄒錦老人受盡摧殘。一天晚上,因她不配合“審訊”回答問題,雷震等兩警察將她拖到床上,綁成“大”字型,剝掉她的褲子,輪姦了恐怕比他們母親年齡還大的老人。

姦汙後,獄警又將電棍使勁塞進她的陰道里電擊,逼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聲喊叫,直到昏迷,警察才將電棍從陰道里抽出來。

鄒錦老人下身鮮血直流,之後的一個月里,下身腫脹疼痛,不能坐,不能走。

奄奄一息的鄒錦被監外執行。禽獸般的強姦惡行使老人備受煎熬和屈辱,身體越來越差,下肢癱瘓。2011年3月的一天清晨,77歲的鄒錦在極度痛苦中凄然離世,當時離她九年冤期期滿還差一個月。

墮胎

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發動的延續至今20年之久的打壓中,中共對孕產期和哺乳期的女性法輪功學員犯下摧殘生命的墮胎罪行。

胎兒被肢解後分塊取出

“他們發現我要臨產了,就用車將我強行拉到了30公里外的漢江職工醫院,強行給腹內胎兒打毒針。我跪地求他們放過腹內胎兒,他們根本不理。因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醫生用手塞入肛門助產,而後慘無人道地將胎兒肢解後分塊取出,其殘害生命的手段令在場的人都不忍目睹。肛門疼痛了幾個月,不能正常行走。”

酷刑示意圖:強制流產(刮宮流產)。警察按着孕婦四肢,大夫手中拿着吸取胎兒碎肢的手術器皿。強制刮宮流產的場面殘暴、下流、侮辱人格至極。(明慧網)

陝西省漢中市漢台區工程師張漢贇,於2016年3月14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她控訴了以上血淋淋的非人行徑。

2001年3月,漢中市漢台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政法委、漢台區北關辦事處、張萬營村委人員欲強行將張漢贇送往洗腦班,懷有身孕的她即將臨產,住在親戚家裡。

在此情況下,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帶領北關辦事處和張萬營村委會的人員欲非法抓捕張漢贇。人沒抓到,全部人員從漢台區到略陽縣(約90公里)把她弟弟的建築工地查封,逼着交人,又將她的丈夫銬在略陽縣嘉陵江橋頭示眾侮辱。逼家人交出她,最後將她抓進洗腦班。

他們發現張漢贇即將臨產後,把胎兒活活肢解殺死,正是上面所述那一幕。

活摘器官

自2006年海外媒體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後,大量涉嫌案例、線索浮出水面。海外正義人士和團體經過長期的獨立調查,證實活摘器官罪行真實存在。一些國家政府和機構如歐盟、美國、意大利、以色列、西班牙等相繼做出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決議案和法案。

2019年6月17日在倫敦,調查中共強摘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徑已存在多年,法輪功學員是器官移植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油畫:法輪功學員遭受活摘器官的痛苦及虐殺。(明慧網)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 

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教授李揮戈,作為多年從事研究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罪行的專家學者發表文章,分析中共活摘器官的四個分類:在死刑犯被槍決未完全死亡時摘取器官,從被注射藥物致死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以移植器官的方式處決犯人,以腦死亡為借口摘取器官。

法輪功學員徐真遭活摘器官死亡

來自重慶的訪民鄧光英於2016年6月向海外媒體曝光,2011年她被關押在重慶女子勞教所期間,曾親自見證法輪功學員徐真被強制摘取器官而死亡。

來自重慶的訪民鄧光英曝光法輪功學員徐真被活摘器官的真相。(新唐人)

徐真,46歲,曾是重慶合川電力公司職工,於2011年9月底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綁架並非法關入重慶女子勞教所,連續十幾天遭受酷刑折磨。

鄧光英說她親眼看到,徐真被瘋狂地毆打,全身被打腫,然後被逼寫捐獻器官的自願書,她拒絕;他們就把她全身扒光,給她強行灌下十瓶礦泉水。

鄧光英是於2011年在街頭賣水果,因和城管發生衝突而被勞教,和徐真同被關在勞教所四大隊。

2011年10月20日,鄧光英被獄警體罰直到凌晨,突然清醒地聽到勞教所四樓,傳來徐真的慘叫聲。

鄧光英說:“她(徐真)在被挖眼睛的時候是2011年10月20日凌晨2點過7分,我看了鐘的!她的慘叫聲,轟動了整個四大隊,它們活挖我的眼睛啊!’她的叫聲驚天動地。

大紀元曾在2011年報導,徐真死後,勞教所沒有通知家屬。在她死後一周,該所警察喻曉華告訴其他犯人:“事情已經擺平,不會追究。”

更多酷刑案例

“骷髏死”

中共使用“骷髏死”的酷刑,讓受刑的法輪功學員瘦得像骷髏一樣死去。在明慧網上輸入“骨瘦如柴”、“瘦骨嶙峋”等詞可以搜到五千多條有關法輪功學員遭受這類迫害的信息。

宋艷群,四十多歲,吉林舒蘭市人,原是一名德才兼備的英語教師,在舒蘭市兩次考公務員成績都是第一。

2012年,在宋艷群被酷刑迫害至生命垂危時,又被送進公安醫院繼續迫害。12月中旬,她遭強制灌食。幾個人坐在她身上按着她的頭不讓動彈,一人給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嚨被插破,出血。被強灌的東西中還放入了不明藥物,導致她四肢麻木,思維、記憶幾乎喪失。

宋艷群於2014年1月20日回家時,已生命垂危,體重僅47斤……

左圖:宋艷群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圖:遭迫害後宋艷群剛出院的照片。(明慧網)

“五馬分屍”

中共監獄使用“抻刑”(也叫“抻床”)來折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這種酷刑把人的四肢綁在床上,身體懸空,作用類似古代酷刑“五馬分屍”。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抻刑”(明慧網)

湖北省赤壁市62歲法輪功學員劉曉蓮,一位耿直、善良、與世無爭的農村婦女,先後四次被中共當局非法拘禁,累計長達五年零四個月,慘遭折磨。

劉曉蓮。(明慧網)

2002年12月6日,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長鄧定生等共18人折磨這位62歲的老人,其中5人對她進行酷刑“五馬分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長鄧定生抓住她的頭,另外四人抓住她的四肢,五個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當時老人的小便處就撕開了,同時還連同着全身骨骼一連串響,全部脫節。警察們聽到後哈哈大笑⋯⋯

也不知過了多久,劉曉蓮緩緩蘇醒,鄧定生見她沒死,便陰笑着說劉曉蓮的脖子太長了,不好看(被他們強拉所至),然後就用力抓着劉曉蓮的頭,使勁兒一戳……劉曉蓮再次昏死過去。

2008年10月26日下午,劉曉蓮老人歷經非人折磨後離開人世,終年68歲。

“劈腿”

“劈腿”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眾多酷刑中的一種,也叫劈胯,或大劈胯,通常是把人的兩條腿強行拉開,成一字型,叫“趴一字”。

對警察來說,電棍、打、吊、銬等酷刑容易留下痕迹,而“劈腿”不留痕迹,但肌肉筋骨劇疼難忍,讓受刑者慘叫不絕,以達到“轉化”(逼人放棄修煉)和招供的目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劈腿”。(明慧網)

金順女是遼寧撫順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曾是撫順市國營8231廠退休工人。

金順女。(明慧網)

2000年過年前夕到2001年之間,金順女被非法拘留一次、勞教二次。勞教期間,金順女遭受過種種酷刑折磨,其中之一的就是“劈腿”。

一個人坐在她的一條腿上,另一個人突然將她的另一條腿往上劈過頭頂。

金順女只被劈了一次,就昏死過去了。警察還是繼續對她施刑,劈了這條腿又劈另一條腿。等金順女從昏迷中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2018年9月19日,她又被警察劫持到南溝看守所,期間被迫害致昏迷不醒,10月10日含冤離世,終年66歲。

中共不會贏得對信仰發動的戰爭

由於篇幅所限,本文所列舉案例只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迫害的冰山一角。在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下,人們所能了解的中共活摘器官的案例也少之又少,但已曝光出來的信息已震驚世界。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出席2019年6月21日美國國務院的2018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發佈會時表示,中共政權對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進行器官強摘,“震撼着每一個人的良知”。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表示,中共的活摘器官“震驚着每一個人的良知”。(Samira Bouaou/大紀元)

他正告中共:“別搞錯了,你不會贏得對信仰發動的戰爭。”“這將給你在國內和世界上的地位帶來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