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時事大家談:中國誠信全球墊底 您同意嗎?

國際著名學術期刊,美國《科學》雜誌最近公布一份調查結果,在全球40個國家的實地研究發現,中國公民的誠信排名倒數第一。

報告激發了中國網民的論戰,有人質疑報告“不嚴謹”,指控“美帝厚顏無恥”;但也有人說,中國政府帶頭不講誠信,假劣商品橫行,法律被當兒戲。

講信用能有什麼保障?到底這份調查結論是如何得出的?中國是否存在誠信問題?如果有,是在哪些方面?如何改善中國人的誠信問題?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師周孝正;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

我們先來審視《科學》期刊6月20日公布的這份報告,他們是如何得出中國公民的誠信度最差這樣的結論?

小民說這份研究是通過專業人員把錢包送給官方和私人機構,然後調查錢包的返還程度,錢包里有email地址。這個研究調查了40個國家的300多個城市,這個數據的可信度應該比較高。

根據報告中的圖表顯示,撿到錢包的人把錢包送還的比例,在中國是最低的。《科學》期刊可以以此結論中國人的誠信度最差嗎?

小民說這份報告是嚴肅認真的研究結果,是可信的。但是誠信不是簡單的個人品性,是反映整個社會情況的,是多變量的。相對誠信度這個複雜概念,這個研究有些單薄。但是反過來說,一滴水可以看見太陽,所以小民對於這個結論是有保留的同意。

這個研究大體上反映了這40個國家的整體文明程度。相對來說,當今的中國社會已經遭到了嚴重的破壞,人們普遍缺乏最基本的安全感,人們變得更加自私,完全不顧及他人的存在,也就不存在誠信的基礎。

這種情況下,小民是接受這份數據的。但是小民也注意到這個研究的缺陷,就是缺乏對錢包的下落的調查,如果是把錢包佔為己有,可能就是誠信缺失、自私,但如果是沒有接受也沒有歸還錢包,還有可能是冷漠。這個研究對於中國來說,有更特別的意義。

周孝正說這份報告大體上是正確的。首先這份報告對中國政府的概念存在模糊。比如中共總理李克強許久沒有露面,這讓人疑問什麼叫中國政府?中國人民的誠信度低,這樣說中國人民是否確切?但也不是從上到下的不誠信,而是從政府到民間。中國的官兒不講誠信,但是民不一定就也必須要不講誠信。

根源就在於《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1964年的宣言單行本是這樣說的:用暴力推翻現存的所有制度……無產者失去的只是鎖鏈,獲得的是整個世界。“用暴力”是什麼意思?就是不擇手段。《共產黨宣言》已經離開歐洲了,但是只有中國還在學習。

把中國人不講誠信的責任推給政府是公允的嗎,如何要求人民講誠信?

小民說政府不講誠信是中國的最根本的問題,中國政府有相當大的主導權,民眾是跟從。小民不太相信政府和民眾公平看到,因為兩者在權力方面是絕對不公平的。統治集團壟斷一切資源,這時候中國的社會風氣是政府來主導的。

中國政府本身缺乏誠信,公然撒謊,這種情況下,誠實的人遭受各種磨難,欺詐的人官運亨通。回顧過去幾十年歷史,57年大批的知識分子聽信了“百花齊放”,就被打成右派分子,降職降薪,家破人亡;大躍進到處是浮誇風,結果老百姓被活活餓死。

中國政府本身是自利型政府,它是斂財自肥的,和人民是對立的,人民也不會相信這個政府。“過去人們不相信政府會幹壞事,現在人們不相信政府會幹好事”,這就是現在中國政府和人民的關係。

有人說不講誠信的人比講誠信的人過得好。在中國,說實話,講誠信可能得到什麼結果?周孝正說這個看法是錯誤的,不講誠信的人光看着別人不講誠信,但為什麼不看看自己呢?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你覺得不講誠信虧了,你也開始不講誠信了?問題還是沒有信仰。基督教就要懺悔,中國人也有啊,“吾日三省吾身”,怎麼就不能自我批評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小民說作為個人來說,應該堅持自己的信仰和立場,可是小人之風如草。這個國家的制度是會影響絕大多數人的,道德的制高點只能在個人身上實現,但不能針對群體來做要求。在目前的制度下,這個制度對人的影響和人對制度的影響是不成比例的。

現在說實話,很可能要住監獄或者失去生命。再也沒有真正的調查記者了。對很多人來講,確實承擔不起這個代價。制度的因素是最根本的因素。在制度沒有改變之前,確實還不能要求誠信。

這個墊底的排名讓很多中國民眾憤怒。他們認為報告不夠嚴謹,“這篇報告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連它都能發在頂級期刊上,那麼整個學術領域又有多少這種偏頗的‘科學’研究大行其道?又會被多少別有用心的人拿來攻擊我們呢?”也有人說《科學》是個雜種雜誌,不給中國抹黑就不舒服。

周孝正說人們還是要反思自己。小民說這個報告單單從是否歸還錢包就做出結論,的確有些把複雜問題簡單化了,但是這個報告的走向是正確的,並不是有意抹黑中國。

中國民眾對這個報告感到憤怒,有兩個值得關注的要點。一方面中國現在的確存在民族主義情緒,只能自己說自己不好,不能別人說自己不好,這和制度和教育有很大關係,這些人的信息來源也很單一。但是另一方面,他們這樣的說法也是替當前的政治制度辯護,而不是為中國人辯護。而這個制度是逼良為娼的制度。

這份報告的結論是否可以和中國的信仰現狀結合思考?

周孝正說指責中國的制度導致中國誠信缺失的觀點是錯誤的,制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制度也是可以改的。清教徒不能改變制度,就乘坐五月花來建設了一個美國,到現在也還在完善美國的制度。不喜歡中國的制度可以跑啊。

小民說誠信實際上自己給自己立約,是自己對自己的尊重,同時也可以得到社會和國家的尊重。當這個國家的民眾得不到起碼的尊重的時候,自己也不把自己當人看的時候,怎麼會有誠信這個概念呢?小民說他很看重這個制度對人的約束,對絕大多數百姓來說,不具備和制度抗爭的能力和資源。為了建立一個誠信社會,每一個人都應該首先需要感受到自己被社會和國家尊重。如果對生命和尊要沒有尊重,那麼談誠信也沒有意義。

昨天在社交媒體上,中共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的一段視頻引人注目。他說,中國不會允許G20峰會上談香港問題。官員掩蓋問題,或者把問題歸罪其他國家,中國政府在國際間的表現符合誠信嗎?

周孝正說他還是那句話,制度決定論是錯誤的。他在美國看到到處都是教堂,周末都去聽福音、唱聖歌、反省,精神文明的建設非常健全。中國人就是什麼都怪罪別人,譴責政府和制度。毛澤東變成神,中國人也有責任。

小民說中共外交部長的表現給人感覺既愚蠢又霸道,也很荒唐。在國際舞台上,中共當局確實是最沒有誠信的。中國有句話叫“盜亦有道”,強盜也講道理,中國就連強盜也不如。中共到現在也在為六四找理由;香港遊行,中共掩耳盜鈴,表現愚蠢荒唐。

香港是國際都市,既然要吸引外國人的就業機會和錢,這時候不說主權問題;結果這時候跳出來說維護國家主權,可這個時候已經不是主權問題了。

如何解決誠信缺失的問題?

小民說目前為止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人沒有尊嚴的問題,如果人的尊嚴得到保證,人性才可以發光。中國絕大多數人其實不能算作過着人的生活。人最基本的自由,中國人都沒有。

中共政府一直把中國人當作動物看待的,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有誠信。有位學者把中共立國之前的說法編了本書,好像叫《歷史的回聲》,結果被中共當作禁書。今天中共的這套已經公開背棄當年對中國人民的承諾。所以中國人首先要能夠獲得最基本的人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