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濠仲:中共配合美國?陸客陸生入美越來越少越來越難

——至少美國不會被陸客綁架

美國全年光觀光客人數達7千餘萬人次,「陸客」雖然號稱赴美旅遊的第五大群體,但比例還不到4%,這也是為什麼走在紐約街頭,儘管可以很輕易聽見抑揚頓挫北京腔的對談(多為華裔美籍或留學生、自由行中國觀光客),卻又少見成團中國觀光客的原因。

中美貿易戰持續未休,不久前,中國祭出的反制之道之一,就是向自己人民發佈“中國遊客赴美旅遊安全提醒”,指出當今美國槍擊、搶劫、盜竊案件頻傳,中國遊客應充分評估赴美旅遊風險,切實提高安全防範意識,安全提醒有效期至2019年12月31日。這是繼今年1月,中國發出“留學美國預警”後,近期第二波針對美國的官方警示。重點當然和真正旅遊或留學預警無關,主要仍是貿易戰的延燒。

雖然前後兩者意欲略有不同,“留學美國預警”,是指責美國刻意阻饒中國公派留學,在簽證上多所刁難,批評的是美國不讓中國留學生平順入境;“中國遊客赴美旅遊安全提醒”則是彰顯美國並不安全,要中國觀光客審慎評估前往美國旅遊的必要。前者是出於留學生想去卻去不了的不滿,後者是奉勸大家最好不要去觀光,兩相交錯,形成了一種方式心態不一卻又目標一致的特有中式反美。

此外,中共外交部也特別在這段時間,提醒自家人,近期美國執法機構屢屢對中國公民採取入境盤查,或者於美國境內借故上門約談,已有對在美中資造成騷擾之嫌,因而要大家“提高安全意識”。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一則社評,解釋了其何以動作頻頻,文章標題即為“美國竟與人氣過不去,中國遂其所願”。

關於在美中資,許多企業多年來早已根深盤結美方境地,現階段未必會因為中美貿易戰產生明顯牽動。至於中國留學生赴美,則始終是供需問題,根據國際教育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統計,2017至2018年間,在美的中國留學生總數為36萬3341人,佔美國整體國際學生總數的33.2%(台灣佔2.1%),近年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增幅為1.5%到6.8%不等,是美國最大比例國際學生生源國,而且遠勝過排名第二的印度(佔17.9%)。

美國仍是中國學生最嚮往的留學國家。儘管貿易戰期間,中國教育部曾強調自2010年以來,因為中國本身經濟實力增加,大舉留住學生,才讓赴美學生人數減緩,但實際上,近來中國留美學生人數減少,主要是因為川普上台,對中國留學生簽證發放緊縮,而這一緊縮,讓中國在科技領域的專業博士生和研究生大受影響,損及的反而是中國留學生的“主觀意願”,而非美國大學國際學生的“員額”。

“在美中資”,因為忌憚美方針對“外國政府代理人”的刑事罪名,成不了貿易戰的助攻側翼,“中國製造2025”的嚮往則有賴赴美留學生繼續深厚基礎,因而中共官方向美國祭出的柔性“反制”,其實很難發揮什麼作用。

再者,就是“陸客訪美”了。但看中共外交部、文化旅遊部對國人赴美旅遊的警示,卻未如當初因為劉曉波事件(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頒贈和平獎予劉曉波觸怒中共),大舉阻卻國內旅行社出團挪威那般霸氣。主因在於,根據美國國家旅遊局統計,儘管2018年中國赴美旅遊人數下降了5.7%(總數為290萬人次),為15年來首次下降(在中國提出旅遊警訊後,赴美旅遊人數被預估也將再度衰退),唯就美國美國國家旅遊辦公室(NTTO)的數據,外國人赴美旅遊最大宗主要來自加拿大,包括墨西哥、英國和日本觀光客,人數皆勝過中國。

美國全年光觀光客人數達7千餘萬人次,“陸客”雖然號稱赴美旅遊的第五大群體,但比例還不到4%,這也是為什麼走在紐約街頭,儘管可以很輕易聽見抑揚頓挫北京腔的對談(多為華裔美籍或留學生、自由行中國觀光客),卻又少見成團中國觀光客的原因。

中美貿易戰交鋒不斷,美國不斷以其特有“給予最後期限”的美式談判文化,和東方巨龍糾纏,對自身國家政經現勢當然也不可能毫無負面影響,但對比曾因為得罪中國而遭到禁銷鮭魚的挪威,因為南海糾紛,被中國限制進口香蕉的菲律賓,乃至為了加拿大逮捕華為首席財務長孟晚舟,遭中國報復停止進口油菜籽的加拿大,從人吃的到豬吃的,多少都產生了“制裁”作用,更別說為了一中原則九二共識承認與否,進而斷絕陸客來台對台灣觀光業的衝擊,都是平白讓馴民如馴羊的中國政府抓到痛處而增添其政治操作空間。

反照美國從在美中資到陸生再到陸客的發展現況,對向來只求短效機會卻不識長期風險者,應該是有些參考意義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