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劉曉慶親口講述:「我在秦城監獄的那段日子」

「因為時代的特殊性,從我出生開始起,我人生的每一步,都跟着中國社會歷史的變革,由於我的個性原因,喜歡新生事物,都是處在歷史變革的風口浪尖上。所以我的個人成長史,實際上和中國社會的大背景離不開,我個人成長歷史,就是中國的發展史,就是這樣。」

劉曉慶

劉曉慶的傳奇,也是當代中國傳奇的一部分。

作為一個女性,她在上山下鄉的年代生長,經歷了反物慾的計劃經濟,物慾至上的改革年代帶來的商品社會,在一個頑固、保守的國度,拒絕個性的集體社會裡,從事業到愛情婚姻,她膽大妄為、我行我素,倡導個性解放和個人主義,從下鄉知青到文工團演員,從電影明星到加入中國作協,從億萬富姐到階下囚徒,再次回到演藝圈的中心舞台。

劉曉慶口述張英採訪整理

回首秦城那段歲月

當時《福布斯》雜誌中國百名富豪榜剛剛開始,第一年我第42位,本來我很引以為驕傲的,第二期是排名第43位,第三期我就被抓進去了。

當時,改革開放十年以來的十名首富,全部在秦城,我還看到過其中的一個。所以,我也莫言什麼委屈的,不管我願意不願意,這個劫我趕上了。

這個因果,不知道是不是我個性所致的。因為我也不想去秦城,人家說你這樣一下,人生就完整了。我說「我不想完整,咱倆換一下,行嗎?」

當我在秦城監獄里的時候,當時我覺得很不好,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後來心反而特別寧靜和堅定,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因為我本來就沒有錢沒有名,只不過是到名利場上去逛了一圈,那麼再回到原處,又有什麼關係。

秦城沒有什麼事兒干。結果我就去看書,什麼跑步、看書、學英文,就干這些事情。後來跟我關一個房間的小孩說,太好了,劉曉慶都進來了,我就不算什麼了。當時的場景,特別的好笑。我在秦城監獄裏獃著,所以將來我的野史也好,絕對不能說是叛國主義者絕對不行,我已經交代了我的親人,除了這個以外,別的編就編吧。

原來我就是靠雙手打的天下,然後出來我再打天下。以前打下的江山都失去了,全部變成負數,出來以後,發現自己欠了好多的錢,我也沒慌。現在回想,出來的那段時間,恰恰是我一生當中最幸福的時刻。這段經歷,我覺得確實是不可多得的財富。但是當時在秦城裡面的時候,不會這麼想。

劉曉慶

作為歷史上繞不開的電影人,媒體也都有整版的篇幅報道我,採訪我,當時我真的是好感謝電影,它給了我很多很多,我的一生都是電影給的,它從來沒有忘記過我。

我們這代演員,潘虹、徐松子等這批演員,很容易,順順利利地,拍了幾部電影,就紅了。這裡面,有我們自身的努力,也有改革帶給我們的幸運。

就中國的演員來講,自從有電影史以來,女演員也好,男演員也好,在藝術道路上,基本不能夠善終。電影和文化的歷史一樣,會受到時代變化和歷史的影響。基本上沒有像我們這一代演員,在電影的事業道路上,是很順利走到現在的。

電影《芙蓉鎮》拍攝地

所以我還是感謝時代。這與我的個性有關,性格和命運,社會與時代,密不可分。從我出生開始起,就跟着中國的這個歷史的變革,每一次的歷史變革,可能由於我的個性的原因,都是處在這個風口浪尖上。所以我的個人成長史,實際上大背景就是中國的發展史,是這樣的。

但是我就覺得就像好多人對我的評價,我覺得這個,他們說是,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我遇到很多風浪,這是最著名的一次風浪,大家都知道的。就是能夠華麗的轉身。

電影《芙蓉鎮》拍攝地

過去三十年,被人家說是劉曉慶時代,當時我自己也是很狂,不懂事。因為我們這一代的演員好多都出國了,所以我自己總說:無敵最寂寞,在影壇上佔據了幾十年,好像自己差不多了。作為一個演員,我是比較容易滿足的人,這輩子也差不多了。

我所有吃的苦,包括後來的遭遇,我都很感謝,還有那些所謂的敵人,那些反對過我的人,或者是生活當中遇到的困難,或者不理解的人,或者存心害我的人,現在,我覺得都是我的恩人。

當知青到農村插隊後當了兵

我對我的人生是很滿意的。我沒有依靠過任何人,每一點成就都是我自己奮鬥得來的。一輩子那麼多的起起伏伏,成功和榮耀,坎坷和挫折,從農民到軍人,從城市到農村,那麼多的人生經歷和遭遇,其他人是不能夠複製的。

我當知青就比較小,全靠父母的那點影響和自己在生活中去學習成長。

劉曉慶

在農村幹活的那段時間,我沒有放棄希望。每天晚上,我就會望着星空,覺得一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顆星星。就抱着這個信念,因為我帶着揚琴,我的專業成績太優秀了,我不能丟我的專業,每一天晚上,我就在操場上堅持練習揚琴。我絕對不能,在農村這兒一鋤頭一鋤頭,把自己的生命挖掉。

我父親是中醫,是體育學院保健系的主任,我跟我父親學過針灸,當地人有中暑暈倒的,我有時候就給他治一下。後來聲名傳出去了,經常有人找我看病。人家來找我,我就翻書看,你哪兒疼,應該是扎哪兒,還挺聲名遠揚的。

後來有一次,來了一個14歲的女孩,肚子疼。她媽媽把她帶來的,肚子疼的不行,結果我扎針了以後說更疼了。我說我不行了,就這麼點水平,我又不是專業醫生,結果她回去以後,生了個小孩。從此,我就再也不當醫生了。

我當時走到這一步真不容易。當時我父母還是牛鬼蛇神被批鬥,他們一起是川東地下黨的,江青當時說了一句話,說川東地下黨都是叛徒,一下子他們都倒霉了。結果這樣一個家庭,出了一個女兒當了兵,還把那個什麼五好家庭,什麼光榮軍人家庭什麼的牌子,就給貼在家裡大門上了。

後來我從農村去當兵,當了兵以後,個人的生活技能和工作技能,都得到很大的鍛煉。當兵很辛苦,我第一天當兵,第二天就拉練,就一百多里路這麼走,走到路上後來都睡著了。經常是緊急集合,兩分鐘里,你就要把所有包打上,要到外面去站着。我也是一個好強的人。所以我當了十年兵,這種磨難,使得我真的覺得是無堅不摧,覺得沒有不能克服的困難。所以才想養成現在這種性格。

後來,我成為了部隊宣傳隊隊長,工作弄的也是挺火的,是樣板,然後達縣分軍區調到四川省軍區,從四川省軍區調到成都軍區的戰旗話劇團,前前後後調了七八個單位,最後到了北京,解放軍八一電影片廠,就是這樣,一步步走到現在,過程是非常的困難。

在軍隊里,我後來又被分配到圖書室,管這個圖書,看了好多傳記,比如《第三帝國的興旺》、《巴頓將軍傳》,什麼《拿坡侖戰役》,當時看了很多這些書,對我產生非常非常大的影響。雖然不能說是博覽群書,但我看完了所有我找得到的書,完全是自學成才,就是這樣。

後來,我成為了部隊宣傳隊隊長,工作弄的也是挺火的,是樣板,然後達縣分軍區調到四川省軍區,從四川省軍區調到成都軍區的戰旗話劇團,前前後後調了七八個單位,最後到了北京,解放軍八一電影片廠,就是這樣,一步步走到現在,過程是非常的困難。

每個人的人生里,有很多小的機會。你只要抓住很多小的機會,大的機會就會到來。我當時不知道,我將來能夠變成電影明星。當時根本沒有想這個事兒,就是一步步,工作做得最好,把自己的路走好。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探照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