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她的一個舉動震驚了中共監獄! 這樣的訴求還是頭一回碰到

——被奪走20年 見證一對中國人跨越生死的愛

「我們真正在外面只有過三面之緣,手都沒牽過。對丈夫的了解完全是通過他的家人、朋友和探監通信得知的。因為感動,我選擇了他​​,也開始了我不平凡的人生。」在一篇發表在法輪大法明慧網的公開信中,李珊珊這麼說。

李珊珊與周向陽。(明慧網)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已有二十個年頭。這場迫害使成千上萬原本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多少老人因失去孝順的子女而晚景凄涼,多少孩子因失去慈愛的父母而無家可歸,多少夫妻被生生拆開而連理分枝。

因為不放棄信仰,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多次被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在周向陽遭受迫害前,李珊珊對周向陽知之甚少。但後來,她卻毫不猶豫地嫁給了他。

“我們真正在外面只有過三面之緣,手都沒牽過。對丈夫的了解完全是通過他的家人、朋友和探監通信得知的。因為感動,我選擇了他​​,也開始了我不平凡的人生。”在一篇發表在法輪大法明慧網的公開信中,李珊珊這麼說。

很快,李珊珊得知周向陽的家人都是法輪功修煉者,也因此都被嚴重迫害關押。只有一位不修煉的姐夫,支撐着整個家庭探監的重任。

李珊珊被這一家人堅信真理的無畏精神感動了,她決定承擔起到監獄看望李向陽的責任。可是到了監獄,她被告知只有親屬才有權接見。她被擋在了外面。

然而,李珊珊沒有放棄。大雪紛飛,孤零零的她站在監獄的高牆外,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她要向監獄提出要求,和周向陽結婚,這樣就能以親屬身份見到向陽。

李珊珊的舉動震驚了監獄自法輪功被迫害以來,監獄接到的從來都是離婚訴求,這結婚訴求還是頭一回碰到。

然而,這個勇敢的嘗試並沒有很快獲得成功。李珊珊仍然見不到周向陽。但是她不放棄,不斷地和獄方溝通。5個月後,她終於以未婚妻的身份見到了。

這是2004年12月,距離周向陽獲釋還有7年,距離他們可以正式結婚的日子,也是7年。在這漫長的7年里,他們不得不承受的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瘋狂的迫害。

替未婚夫申冤反遭陷害被監禁

1999年“七二零”後,周向陽為爭取合法煉功的權益,為了堅持“真、善、忍”信仰,去北京和平請願。可是,他竟因此被勞教一年半,受盡折磨。

2003年,周向陽再次被抓,後被冤判9年刑期。李珊珊不顧巨大的壓力和自身的安危,想方設法為他申訴。她寫了兩封控告信,曝光監獄對周向陽施以酷刑;經常給監獄長打電話;並不顧獄方的百般刁難一直嘗試與周向陽見面。

2006年1月,中共將迫害的魔爪伸向了李珊珊。她被國保警察跟蹤,騷擾恐嚇不斷。三個月後,天津南開區國保大隊長帶人無故抄家,並將她刑事拘留三十天、轉監視居住十五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

在公開信里,李珊珊說:“被勞教那一年我只有二十五歲,經歷了勞工奴役和暗無天日的寂寞難熬的日子,但想到是為向陽這樣的好人討還公道,心裏無悔。”

“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勞教到期的前一天,天津國保領導到勞教所找我談話,讓我放棄對周向陽的幫助。我鄭重的表明態度:從人道講作為普通朋友有難還要去幫助,更何況我現在是他的未婚妻。

被勞教期間,李珊珊被折磨得幾乎精神崩潰。被釋放的時候,家人差點沒認出眼前這個瘦骨嶙峋、憔悴不堪的人就是她。

李珊珊被非法勞教期間,周向陽在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改名為濱海監獄)也受盡酷刑折磨。

據明慧網報道,他一直被毒打、禁止洗漱、長時間関小號、高壓電棍電擊。有一次,他被電擊了整整一晚上,全身都是深深淺淺的燙傷。還有一次,他被連續剝奪睡眠長達30天。為了逼周向陽放棄信仰,監獄逼他看誹謗法輪功的視頻,且不顧他因酷刑渾身帶傷,強迫他參加高強度奴工勞動。

在所有酷刑中,周向陽經歷過最殘忍的一種被稱作“地錨”。為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監獄“研究”出不同的“地錨”姿勢。有些時候,周向陽的手腳都被銬在貼地的鐵環上,雙腿被分開達130度。他的兩隻手被銬在一隻腳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被緊緊銬在另一個地環上,撕裂般的疼痛難以忍受。還有些時候,他被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腕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着鎖在地上的腳鐐。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余度。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着力點的腳後跟都硌爛了。“地錨”酷刑將人的手腳以各種姿勢拉緊後,二十四小時、數星期、甚至數月,持續長時間不放。據明慧網報道,有些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被折磨致死。

“地錨”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周向陽經歷過好幾次“地錨”折磨。在一次絕食反迫害後,他被關小號、一天24小時施以“地錨”酷刑,折磨近一個月。

“向陽從港北監獄剛回來的時候,身體虛弱,”李珊珊說,“一米七五的個頭體重只剩下七十八斤,勉強能自己走路,胃萎縮了,只能吃流食。從“地錨”上下來的時候,腰一直沒有直起來,彎了好幾個月。”

法輪大法是超常的,在周向陽恢復看書學法、煉功後,他的身體逐漸地好起來。2009年10月26日,這對磨難中的有情人終成眷屬。

“11年的迫害,向陽家生活非常困難,我們本來不打算舉辦婚禮了。向陽的為人在親友的口碑中一直很好,所以很多親戚朋友主動給我們提供幫助,熱熱鬧鬧的辦了酒席。”李珊珊說,“我終於穿上了嚮往已久的雪白婚紗,像做夢一樣。”

再陷冤獄

然而,周向陽和李珊珊的婚後生活並沒能維持太久。2011年3月5日,倆人再次雙雙被抓。

20天後,被釋放的李珊珊開始了又一輪艱難的申訴。她奔走於唐山國保、天津港北監獄和天津檢察院之間營救丈夫,並寫下公開信——《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九年冤獄》,投遞到天津司法部門、唐山公安系統。文章樸實純善,感人至深,引發秦皇島昌黎縣2300名民眾的聯名救助。

因堅持申訴,李珊珊再次被陷害。2011年10月29日,她被非法抓捕,關進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1年半(後被延期關押,直至2013年11月8日才釋放)。由於不放棄信仰,她被長期單獨監禁、強迫做奴工產品、整整一年不許任何人接見。

然而,李珊珊為營救丈夫所作的努力沒有白費。2012年4月,在眾多正義力量的幫助下,周向陽走出冤獄。這次,輪到他為妻子奔走申冤。

他寫下妻子《七年等待九年冤獄》公開信的續篇——《純真純善蒙難蒙冤》,呼籲更多人關注李珊珊。為救珊珊,向陽和母親一次次站在勞教所鐵門前,向人講述珊珊救夫的故事,講述珊珊一封公開信喚醒家鄉兩千多民眾的善念和聯署義行,講述珊珊遭到唐山國保非法勞教的冤案。最後,河北唐山及周邊地區共5291名善良的民眾簽名聲援。

周向陽在公開信里寫道:“在我們的社會中,是不是為了這一點基本的信仰和維護信仰的權利,我們將在這條申冤之路上窮盡我們的整個青春呢?!”

2013年11月,李珊珊走出勞教所。但是苦難遠沒有結束,2015年3月,他們短暫的團聚再次被打斷。這次,周向陽被誣判7年,被関入天津濱海監獄;李珊珊被誣判6年,被関入天津女子監獄。

據明慧網報道,這次被抓後,周向陽一直絕食抵制迫害長達三年半時間。每天,包夾(全天貼身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罪犯)用擔架抬着周向陽去監獄的醫院灌食。據包夾說,有一次給周向陽灌食,包夾按着他的胳膊和雙腿,監獄醫院的人強行把胃管從周向陽的嘴裏插進去,灌完食之後,周向陽自己把胃管拔出來,管子上面沾滿了鮮血。長期的絕食和強制灌食,使年僅45歲的周向陽看上去蒼老、虛弱。

李珊珊母親多次去監獄探望女兒,卻因她也是法輪功學員而被獄方刁難,不許見面。有一次,不修煉的李父被允許和女兒見一面。李珊珊出來時,身邊有兩個包夾跟着。

父親問珊珊裏面的情況,包夾指着她說,讓她罰站三個月。李珊珊告訴父親,監獄一天只給她一個饅頭一碗粥,配點鹹菜,不給水喝。一個包夾聽了立馬把通話的電話搶過去,不再讓她說話。

根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收集的資料,自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上百萬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經歷了周向陽和李珊珊這樣駭人聽聞的磨難。

“數百萬人遭到了非法監禁,洗腦和酷刑。在監禁中被迫害致死人數確認有數千。”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網站寫道,“今天,對於在中國的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每天都面臨有可能被中共當局帶走的危險——被監禁,折磨或者更難以想像的可怕處境。”

責任編輯:李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Joan Delaney報導/張北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