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光誠:中共酷刑迫害王全璋近四年的黑幕即將揭開

——沒有氣餒 李文足的漫漫尋夫路

人們對王全璋近況的看法,多趨向於不樂觀,只是不知道酷刑導致的問題是在他身體上還是精神上,今天的視頻也沒解開這個疑問。不管怎樣,只要文足堅持抗爭不斷維權,只要大家持續的給予關注支持,根據目前的跡象來看,中共能夠繼續掩蓋的日子不多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文足一定能會見到王全璋,長達三年十個多月的黑幕必將被揭開。

2019年2月4日,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一)等709案家屬前往天津第一看守所陪王全璋“過年”。(視頻截圖)

王全璋律師被中共綁架失蹤1410多天了,雖然中共通過臨沂監獄發通知說,他於4月29日被送到了臨沂監獄,卻以“會見室裝修”為由,違法拒絕家屬探視。在李文足與監獄多次電話交涉無果之後,5月20日李文足、王全秀、王鞘嶺、劉二敏和袁姍姍帶着孩子趕往臨沂,走上了探監之路。

他們在臨沂一下火車便被中共安排的影子——四名男子盯上,呈包圍狀一路跟隨,並隨時向中共黨委彙報。

到達臨沂監獄後,大約上午十點李文足和全璋的姐姐王全秀被獄警驗明正身後帶進辦公樓大廳,被要求登記、搜身和檢查背包後,又被兩男兩女帶到了一樓107室,據文足描述:後來進來的四名獄警自稱是監獄派來回答問題的,但拒絕透露自己的姓名。他們盛氣凌人不可一世,很明顯是有備而來,一副背完台詞就走的架勢。結果自然是在預料之中的,獄方仍然以“會見室裝修”為由,拒絕他們會見王全璋。至於剝奪王全璋和家屬的會見權是違法的,他們毫無概念,因為他們違法慣了。不僅如此,他們還給文足扣上了一頂“不是為了會見,是有目的來的”大帽子。最後他們甩袖而去,把文足他們晾在那裡。

根據臨沂監獄的一貫做法,自稱代替監獄出面回答問題的這四名無名小輩應該是監獄獄政科、偵查科和教育科的三個科長加監獄長助理或新收監區的區長。根據表現出來的特點,坐在李文足正對面與她對話的那位很像當年的偵查科科長王恩祥,此人老家在山東沂水縣。不過事隔快10年了,也許他們的人員早已更換過,但無論換誰,在這樣的地方工作的人都是為中共暴政效犬馬之勞,毫無法制觀念。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也就到此為止放棄而離開了,而李文足沒有氣餒,她就在107室等着。接下來監獄方無奈之下又和她談了幾次(大概是請示黨委,黨委也沒給出好的應對方案吧)。下午三點,獄方竟然拿出了事先錄好的長約3分鐘的全璋的視頻給文足看,試圖以此打發李文足離開。

據文足描述,視頻中王全璋律師容顏蒼老、神情獃滯、反應遲鈍、眼神飄忽不定。說完上句要想一會兒,才能說下一句.....這是在背稿子,還是已經被折磨到了高智晟律師從沙雅監獄被釋放時的程度,或者是李春富被取保時的精神失常狀態?

李文足第一天的探監雖未能直接會見到全璋,但毋庸置疑是取得了巨大的進展,一千四百多天,沒有一張王全璋的相片傳出來,今天終於看到視頻了。中共,你想由此告訴外界全璋還活着嗎?為什麼他在視頻中表達出放棄自己會見權的意思?王全璋律師究竟遭遇了什麼樣的酷刑折磨?

欠的債終究是要還的,中共,你別再遮遮掩掩了。

下午,709家屬們在回賓館的路上依然被中共派來的“影子”尾隨跟蹤。看來,20日晚上賓館大廳里也少不了中共的爪牙在一直守候着了。

人們對王全璋近況的看法,多趨向於不樂觀,只是不知道酷刑導致的問題是在他身體上還是精神上,今天的視頻也沒解開這個疑問。不管怎樣,只要文足堅持抗爭不斷維權,只要大家持續的給予關注支持,根據目前的跡象來看,中共能夠繼續掩蓋的日子不多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文足一定能會見到王全璋,長達三年十個多月的黑幕必將被揭開。

最後,請朋友們設法給這些勇敢的709家屬們提供儘可能的幫助與支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