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被圍獵的獵手劉士余「投案」背後三個關鍵點

如果此次劉士余案情坐實,他將成為證監會自1992年成立歷任8位主席以來,首個沒有平安落地的一把手。同時也將成為繼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之後,「一委一行三會」歷史上首個接受審查的正職主席。

「在金融市場上,我的體會,金錢的誘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那麼一念之差。」在2017年2月時任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所說的這句話,如今聽起來似乎有些諷刺。

5月19日晚上11時,中紀委國監委官網發佈通告:「劉士余同志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簡短的通告中,有3個值得注意之處。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網站截圖)

中紀委國監委的通告寥寥數語,看點頗足。例如,在劉士余名後加以「同志」一詞,在「違紀違法」前未加經常會出現的「嚴重」二字,稱他是「主動投案」,「配合」而非「接受」審查調查。

觀察以往中紀委國監委官網所通報的涉嫌違紀違法者,後來都會被證實有違紀或違法行為。換言之,中紀委都是在掌握一定的實據之後,才予公開。據此推測,劉士余應該確實發生過違紀違法行為。

不過,中紀委通報中的諸多細節卻又隱隱暗示,劉士余的案情不僅有待進一步調查和確認,而且可能比較輕微,不排除他是被「圍獵」,配合調查是為說明情況,最終被高舉輕放的可能。

無論如何,就這一案例來說,暫且擱置對中紀委簡短通告的咬文嚼字,至少還能夠發現有3個值得注意之處。

劉士余曾任的中證監主席一職,是中國最受關注的官場職位之一

首先,金融反腐暗潮洶湧。劉士餘30多年的仕途一直在經濟金融領域。早年從上海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進京入職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之後分別在中國建設銀行、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仕職升遷。2016年2月,在中國證券試水「熔斷機制」意外引發股市跳水不久後,劉士余由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獲任接棒肖鋼中證監主席之職,頗有「救火隊長」臨危受命的意味。

然而如今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而其相關行為很有可能正與其所從事的金融方面工作有關。如果最終因此落馬,也將是中共金融反腐的又一案例。

目前已有分析認為,劉士余是江蘇連雲港灌雲人。在他擔任中證監主席期間,江蘇省IPO(首次公開募股)數量從第4名躍居第1名,5隻江蘇省銀行股獲批上市,銀行股里江蘇省佔比亦居首位。這是劉士余案情嫌疑最大的地方。

一度猛批劉士余的經濟學家韓志國當時就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在2017年5月發表微博稱,「我不認為這與證監會的主要領導出生在江蘇有絕對的必然聯繫,但也絕不可能排除這其間耐人尋味的千絲萬縷的關係。即使不是領導授意,那也是屬下會拍馬屁!」

另外亦有消息稱,劉士余涉案,源於早前被稱為「債市一姐」的南京銀行資產管理業務中心總經理戴娟失聯一案。時間上的巧合之處在於,戴娟在2019年2月15日被南京市經委帶走協助調查。大約3周前的1月26日,任職不到4年的劉士余卸任中證監主席。

此前曾有統計發現,中共十九大後,在黨政系統相對邊緣的區域,特別是中央一級組織機構、國企和金融系統,落馬者的數量卻十分可觀。中紀委國監委網站顯示,2017年10月十九大後至2019年5月已有29人落馬,而十九大之前時間裏卻僅有52人。可見,在十九大後一年半時間裏,已經比之前5年人數的一半還多。

內媒俠客島在微博發文評論劉士余被查。(微博截圖)

其次,中國證監會的工作的確是「火山口上的交椅」。或許並不只是證監會,掌管「錢袋子」的曾經的「一行三會」,也就是如今的「一委一行兩會」(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監會),都是非常容易出現權力尋租,也非常容易被盯梢反腐的地方。

其中,能夠讓企業獲得官方認可加持,同時得到市場集資暴富,但是監管不夠規範的證監會或許尤其如此。早前落馬的證監會發行部三處處長劉書帆在接受調查時供述,他幫助上市公司通過定增審核、獲取內幕消息進行股市交易,獲得賄款和股市收益上千萬元(人民幣,下同)。而比劉書帆級別更高的證監會副主席姚剛更是曾有「發審皇帝」之稱。

2017年5月曾有統計顯示,中共十八大後「一行三會」涉案人員共有10人,其中證監會系統所佔最多,為5人,分別是: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投資者保護局局長李量、發行監管部處長李志玲、山西監管局原副巡視員賈岷岫。

如果此次劉士余案情坐實,他將成為證監會自1992年成立歷任8位主席以來,首個沒有平安落地的一把手。同時也將成為繼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之後,「一委一行三會」歷史上首個接受審查的正職主席。

再次,劉士余任期內在證監會的工作不能一概抹殺。2016年2月劉士余上任之時,可謂是「奉旨救火」、整頓證券金融亂象、背負改革重任與期待的英雄般的人物。儘管一系列雷厲風行、豪言壯語招致不少批評,仍然獲得外界較多認可。此番突然涉案,令坊間輿論驚愕不已。

不得不說,在其任內1000天里,IPO常態化確實製造了權力尋租的巨大空間,埋下了許多金融隱患,客觀上仍然符合激發市場活力的邏輯。這也是需要認可的方面。

同樣爭議較大的則是密集出手清理險資、打擊遊資、喊話或發函敲打違規行為,諸多舉措確實是行政力量對市場的強制性干預,但確也有助於證券市場的穩定。

更值得肯定的,則是改革與監管並進的一系列制度性建設。例如,再融資制度大修、出台減持新規、修訂併購重組資料披露規則、修訂退市制度等等。

當然,證監會的新政並非劉士餘一人之功,中央層面其實早有方向性決策。然而無論如何,劉士余都是中國證監會發展史上一位無法忽視的角色。中紀委在通報劉士余案情時的謹慎操作,或許也說明該案與以往其他案件有很大不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