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民生 > 正文

在北京 有房有車的中年男女最好欺負

在中國一線城市,房貸支出佔據了大部分人收入的50%甚至以上,工資收入佔據了絕大多數人收入的80%。對於貸款過多而收入唯一的人來說,一旦失業就是失信人。 

“國有六大行2018年公司類貸款的增速,均落後於個人貸款。而個人貸款的主要去向為房貸。”

根據國有六大銀行(工商、農業、中行、建行、交行和郵儲)2018年年報統計發現,在合計新增的51305.59億元貸款中,公司類貸款增加14876.08億元,佔比不足三成,投向了個人貸款的是31180.04億元,佔比六成,其中個人住房貸款增加了25338.96億元,佔據全部新增貸款的半壁江山。

問題來了:個人房貸借款增多,公司經營借貸減少。個人收入依賴於公司的發展,公司發展受阻會想法設法的壓縮成本和減少人力。飄搖的大盤之上,到底有多少個體是真正安安穩穩的呢。

一直以來,在大家眼中高收入的大公司員工,他們買起房子來,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輕鬆。

DD2E3EFE954DDE5E4DFB8844293B37A09AE65641_size44_w638_h638.jpeg

F63C2D9FDD72C029BB2362D7387D882E98DC37E2_size32_w635_h162.jpeg

1

“非常後悔”

10多年前,我在北京聯想集團工作的表姐,以不足萬元的單價定了天通苑的2套房子,每套都是接近200米的大戶型。付了首付以後覺得還貸壓力太大又反悔了,找人托關係的把首付款要了回來。

70後趕上了北京房價的好時候。但不是每個人都搭上了那列車。比如我表姐。

kZig-fxksqiu1532521.jpg

10年後的2016年,表姐在北京後廠村路附近的馬連窪買房,一套中等戶型兩居室,所花的價錢比之前的天通苑,貴了快10倍,面積可能只有當年的五分之一。很難定義當年的買房退房對不對。因為後來表姐把資產投給了自己手頭做的事情。後來她有了一家自己的小型公司,這幾年運營良好,一直在上升。

出於商務需要,表姐貸款買了一輛某牌5系的車,80多萬,每個月要還上萬貸款。當然,對於企業家這或許不算大額開銷。但是還有房貸每月數萬,辦公室租金每年一百多萬,給幾十號員工發工資,各種稅費,項目投入,甚至是有人找茬之後的罰款。每天焦頭爛額的接工商局電話。

有個前幾年一起創業的早期員工回老家生娃帶娃了,遠程兼職幫公司做了一些事情,雖然時間和精力投入不如全職員工。但是她的工資,表姐給全額發了。“她在我最難的時候,曾經和我一起並肩戰鬥。” 。老家親戚以為表姐在北京開公司,賺大錢。他們會經常找表姐借錢且並不歸還。(這幾年累積起來金額很大)。     

表姐睡眠很輕。每天早上三四點鐘就醒了。

2

“不買怕漲”

同樣把房子買在馬連窪的,還有90後大廠程序員小L。因為公司即將從中關村搬去後廠村自建大廈。馬連窪距離公司未來新址比較近,一眼就相中了地段。2018年馬連窪已經6~8萬。一套房子400多萬,幾乎掏空了家裡的6個錢包。

90後一畢業房價就已經很高了。有個幹了6年的房產中介說:90後買房?從業6年從沒見過。都是他們的父母在買房。

除了雙方父母支持,夫妻二人的公積金外,還從公司借了50萬無息貸款。房子買了2年還沒住。因為綜合地段和當下上班距離,把那套房子租出去,回報大於自住。結婚一年後有了娃。家庭支出因為新成員的到來而急速增長。夫妻二人都是戶外運動愛好者。沒買車。出行除了打車,就是靠單車了。

90後在職場成為越來越中堅的力量。眼下是不擔心工作,但是也很怕公司業務架構性調整。因為離開這家公司,也意味着當初借公司的50萬無期貸款,需要一次性償還完畢。

3

“買完想換”

小L的80後同事小樹,剛從隔壁大廠跳到小L所在的這家公司做產品經理。除了至少比小L早畢業5年,有薪資優勢之外,更主要的是,他2010年初在父母的支持下,先在北京東邊北三縣的大廠,買了一套90米左右的戶型。當年5800買的房子到了2016漲到了一萬多。整套賣掉後套現100W+,置換到天通苑,剛好夠首付。

貸款180W分期30年每個月還款9000,對於產品經理小樹來說,沒有很大壓力。置業之後的小樹最大的困惑是安家,每天早上上班零點以後下班,唯一能認識的姑娘都是同事。“找個同行,倆人都是頭天上班第二天下班,日子還怎麼過?”

服務於中國最好的互聯網公司,乾的是這一家公司最核心的產品崗。每天,無數的公司和新機會向他拋出橄欖枝。但是,技術發展的這麼快,5年後呢? “5年後再看當下的這些經驗,可能就是古典互聯網從業者。”

4

“想留北京”

小N2018年在北京買房,已經屬於擠着上船型,加了很大的槓桿。她作為運營專家,服務於國內最大的O2O公司。去年組合貸款300多萬在北七家買了一套面積90多米的房子。每月除了過萬的房貸,還有近萬元的組合貸利息,以及車貸2千多,加起來每月兩三萬,房車支出遠遠超過了收支安全線。

此前她對買房沒有執念。工作後首先幫父母在老家買了套很大的房子,重金裝修。錯過了北京房價上漲前的時間窗口。她想過未來結婚兩個人有一套房就可以了,又或者未必一直漂在北京,回老家發展也是不錯的選擇。隨着時間推移,發現票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不僅結婚挺難,老家也回不去了。想到“安全感只能自己給自己”。毅然決然的買了房子。

雖然去年她所在的獨角獸公司上市了。但分到的股票cover不住當下的房價。財務將持續緊張相當長一段時間。手頭的這份大廠工作,會有一些個人發展的天花板,道理都明白。但是現在,她不能沒有工作。

每天很早起,在7點鐘早高峰到來之前,開車1小時抵達辦公室。

5

“為娃拼爹”

X先生是大廠里神級技術專家,收入不菲。2019年他賣掉了北京六環外的兩居室,準備去海淀看一看學區房,那些他們口中開玩笑的“老破小”,恰恰意味着北京最好的教育資源。

“聽說你們程序員買房之前,用爬蟲做大數據,然後再分析選樓盤,是真的嗎? ”

“是啊,我就這麼干呀。""不過選盤就算了。我是選城市。”

在中國,所謂教育,就是家長們用錢武裝自己的娃。在北京,以好學校多而著稱的海淀區,是家長們爭先恐後搶房子的地方。

先賣房再買房,給自己留足時間,可以規避買房中的一些被動可能。他吐槽自己“沒機會,沒膽量加槓桿”。在同事們眼中,他是一個聰明沉穩靠譜的人。

在上一波的大廠減員計劃中,他也按照公司的要求,優化掉了自己的一兩個下屬。他感到於心不忍。雖然要走的這個人,是團隊里業務能力最不好的。“但是過去一年裡,他真的進步了很多。“

但凡有一點點的話語權,他都想保住這個下屬。但是公司的規定就是規定,工作和人情也應分開。生活在北京這樣的城市,壓力顯而易見。同樣是外地人在北京,作為家裡收入的頂樑柱,老人年邁,妻子在家帶娃。他不敢想像自己如果沒有了工作,會怎樣。“一家老小都要吃飯呢,沒有收入肯定會崩潰。“

工作忙。系統和事務性的工作佔據了大部分的時間,個人學習和成長的時間被無限壓縮了。要保持優秀,其實也意味着停不下來。

6

“離婚分房”

小Q畢業就嫁給了現在的先生,一個垂直行業大廠技術主管。七年之癢,他們準備離婚了。

想不到比感情更麻煩的,竟然是房子。倆人的房子買在北京望京一帶的繁華地段,市場價已經800-900萬了。還有一點貸款尾款。倆人分手,他們中的任意一方,都沒有能力全款留下這套房子。不得不分別從家裡搬出來,等候房子出售。

當初買這套房子,是夫妻二人共同奮鬥的結果。從銀行出來的全職太太小Q,頗有投資頭腦。先生工作穩定,負責還貸。他們的第一套房子買在三元西橋附近,80萬買,310萬賣;現在的房子是380萬買,稅27萬,當下市場價值800W+。賺了。

小Q雖然不上班,但是她花在房子上的精力,遠超朝九晚五。“就一套房子,買和賣同時發生,差一點都不行,壓力很大。”幾年下來,白髮都多了几絲。她最厲害的一點,就是通過分析城市政策和樓盤周邊建設,準確的預測了學區房。他們的第二套房子,買的時候還不是學區,但是幾年之後,這個樓盤被劃為學區房了,旁邊的學校非常有名。跟小Q買房時候的預判斷一模一樣。

學區房可以預測,但感情不能。

分手後小Q可以有400萬現金,她準備重新看看房子。她的先生有穩定的收入,但投資買房方面過去7年沒操過心,不夠懂。作為某大型化工公司埋頭科研的技術主管,他的職業生涯已經遇到了天花板。上升空間有限,無力跳出當下改行,因為以往的所有經驗,並不適配當下的新興行業。

小Q還在全城看房。她是伴隨着北京房價飆升,吃到過糖的人。以她的風格和專業技能,考慮投資回報,可能購房計劃還不止一套。但是,恢復單身的她有了一個致命BUG:沒有收入。

7

“全款買房”

H先生是上班族裡的有錢人,早年畢業於國內最好的財經大學。幾個月前的股市裡,他賠完500W以後,賬上還有160W閑錢。

房子在2014年全款買好了。一買就是兩套。挨着北京朝陽外國語,那是朝陽區最好的學區房。因為在學區,家裡倆娃就可以上旁邊的公立幼兒園,每月學費750;如果沒有學區房,隔壁私立幼兒園的學費要4000-5000。“光是倆娃幼兒園,幾年就省了30萬。”

H先生的兩次財富升值,都跟工作選擇有關。第一次,他雙薪從一家知名門戶換到了另一家。工作期間,勤勤懇懇,工作量團隊第一。當然,出錯率也是團隊第一(工作量太大)。有次重大失誤直接給公司惹了官司,領導說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立刻走人,要麼留下降薪20%。他選了後者。降薪和全員通報動靜很大,很傷面子。一個月之後適逢加薪季,領導又找了個理由,悄悄給他加薪了60%。(他說乾的越多錯的越多,領導是個好人)。

作為團隊最資深且幹活最多的人,年年把晉陞和加薪的機會讓給新同事,收穫了不錯的人緣。下班後,他有一個小秘密:他在運營自己的個人公眾號。從晚上8點到家,一直到夜裡12點,持續埋頭寫作,堅持了整整一年。後來成了行業知名大賬號,一度,一年365天,天天都有商業投放。

爆紅之後小秘密就守不住了。新來的領導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刻給排了兩個月的大夜班。H先生立刻就明白這份工作干不下去了。作為一家商業公司的簽約在職員工,“荒了責任田,肥了自留地”的嫌疑,怎樣都摘不清。適逢那幾年公眾號熱,有企業詢價,他就順勢賣了賬號。套現500W。

他接了另一家的offer,但行業很窄,剛巧兩家公司的leader彼此認識。針對H先生的跳槽,他們之間有一場熟人之間的對話:“對不起挖了你的人,他在你們那邊怎麼樣啊?”  “很不錯啊,人專業做事也多。但是他自己的賬號每個月收入20多萬,去你那你打算給發多少工資啊?”

offer飛了。

意識到在北京混不下去之後,他把老婆孩子留在北京,遠走深圳。在深圳打工的日子有空就到處看房子。後來又買了一個小戶型,如今已經翻了七八倍。有人說他賬號賣早了。H說不能那樣想,因為後來用那500萬,很快賺到了另外的600萬。

眼下,在北京數房本的H先生,回京求職遇到了一點挫折:一個很想去的大廠,全部面試都通過之後,最後被HR拒絕了。理由是:你超過35歲了。我們覺得年齡有點大了。

8

 “停不下來”

一個在上市公司任產品總監的女性朋友說,“如果我有500萬,我就不上班了,天天打遊戲。”事實上她也就那麼說說。因為她的老闆,一個年輕有為的億萬富豪,依然天天加班搬磚忙到腳打後腦勺。

事實上,城市裡的每個人都停不下來。不管你是誰,有多大能力。本質上人和人在面對艱難、壓力和選擇的時候,所承受的痛苦閥值是一樣的。財富自由的人能力更強,擁有的選擇會多,但責任也更大。而普通人在選擇面前預期低,也會過得相對平和。

在北京,最好欺負的就是有房有車的中年男女,他們擁有的多,需要守護的也多,他們被稱為這個城市的中產階級,談吐高雅,工作體面,沒有人會一言不合就辭職。

他們是這個社會和家庭的中堅力量,上有老下有小,經不起一絲的折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幾何小姐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