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內反中共氛圍高漲 政商界要求對中共更強硬 中美戰爭成為討論的焦點

近來美國國內抵制中共的氛圍非常濃厚。美國國會中對中共強硬派人物魯比奧,30日在演講中說,中共給世界帶來巨大威脅,已是美國與自由世界「近乎匹敵的對手」,「中國夢」已成為中國無數被壓迫者的噩夢。同時代表大型科技公司的美國商業組織首席執行官在《華盛頓觀察者》撰文表達要求,「科技界致川普總統:對中共保持強硬」。隨着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似乎不斷加劇,中美之間是否會發生戰爭,成為外界討論的焦點。美國媒體分析,中共將努力避免與美國發生任何戰爭。

中共不等於中國

美國共和党參議員馬可·魯比奧

近來美國國內抵制中共的氛圍非常濃厚。美國國會中對中共強硬派人物魯比奧,30日在演講中說,中共給世界帶來巨大威脅,已是美國與自由世界“近乎匹敵的對手”,“中國夢”已成為中國無數被壓迫者的噩夢。同時代表大型科技公司的美國商業組織首席執行官在《華盛頓觀察者》撰文表達要求,“科技界致川普總統:對中共保持強硬”。隨着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似乎不斷加劇,中美之間是否會發生戰爭,成為外界討論的焦點。美國媒體分析,中共將努力避免與美國發生任何戰爭。

美參議員發檄文:中共是世界公敵中國夢是噩夢

美國國會中對中共強硬派人物魯比奧於4月30日發表了一篇全面抨擊中共的檄文。他說,中共給世界帶來巨大威脅,已是美國與自由世界“近乎匹敵的對手”,“中國夢”已成為中國無數被壓迫者的噩夢。

魯比奧是應羅納德·里根研究所的邀請發表這番講話的。當天的活動是為紀念35年前時任美國總統里根 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在上海復旦大學發表的演說。

美國之音報道,演講中魯比奧表示,在華盛頓和美國的政策制定者中,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形成一個共識——習近平和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已成為美國,並最終將成為世界和平的“近乎匹敵的戰略對手”。

他隨後強調,不是中國,而是中共在將中國置於美國對手的位置。

在演講中,魯比奧列舉了當下中共在軍事、地緣政治、網絡安全、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意識形態等領域給自由世界帶來的一系列挑戰。他說,中共正在“利用西方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反對西方”。

盧比奧還提到,“中國共產黨實現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非法財富轉移,通過強制技術轉移和‘舉國間諜’的方式,盜取美國公司、研究中心和大學的創新和創造力。”

魯比奧還說,中共正利用其龐大的經濟,通過欺凌和收買等方式,將威權主義的長臂伸向他國,“一帶一路”就是例證之一。一些國家已經從債務外交中得到教訓,比如斯里蘭卡已將自己的港口讓給中共,而另一些國家還在天真地無視這些風險。

他說,中共毫無疑問是全世界最惡劣的人權和法治侵害者之一,那些失蹤的人權律師,被監禁的基督教牧師,被侵蝕的香港自治,被迫害的家庭基督教會、藏傳佛教徒、法輪功學員和其它宗教信徒,被投入集中營的百萬新疆少數族裔,都成了受害者。

此外,中共還違背民眾意願建設高科技監控系統,強迫中國人民交出DNA。

盧比奧表示,“中國夢”對幾百萬被迫害的中國人來說,已經成了一個殘酷的、沒有終結的噩夢。

美科技業呼籲川普:對中共保持強硬

Image result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 Jason Oxman

美國商業組織“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ITI)的首席執行官傑森·奧克斯曼(Jason Oxman)周三(5月1日)在《華盛頓觀察者》撰文說,“科技界致川普總統:對中共保持強硬”。

Image result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 Jason Oxman

大紀元編譯報導,該組織代表大型科技公司對國會及政府進行遊說,它們支持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談判,希望川普能繼續保持強硬,直至最後達成一份長期的對華貿易協議、掃清中共長期設置的系統性障礙。

美國政府和公司為解決中共的問題所做的努力一直收效甚微。“總統川普重新定義美中關係、並決定從根本上改變中共的政策和做法,讓中共終於認真對待我們的關切。”他說。

“我們必須簽訂一份有意義的貿易協議,允許美國和其它遵守規則的國家保持競爭力,並在引領世界技術進步方面擁有公平的機會。”奧克斯曼寫道。

“我們敦促川普政府繼續專註於確保一項長期的解決方案,能真正和可持續地解決中共的問題政策,並為商業提供穩定和可預測性。”

2016年台灣軍事演習

中美戰爭成為討論的焦點

隨着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似乎不斷加劇,中美之間是否會發生戰爭,成為外界討論的焦點。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4月25日發表文章解釋說,中共將努力避免與美國發生任何戰爭,否則維護其執政的基石——國內的社會穩定將處於危險之中。

大紀元編譯報導,多年來,中共領導人一直非常“執著於”社會穩定,是因為社會動蕩將會威脅中國共產黨的生存。此前曾發生的大規模社會抗議,曾一度導致中國共產黨面臨崩潰,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給中共敲響了警鐘。

所以,從那時起,歷屆中共領導人都堅持“社會穩定高於一切”的信條。為了確保穩定,中共將中國轉變成為一個被全面監視的國家,甚至建立了大規模拘留營,實施了一套社會信用分數體系,懲罰或獎勵某些擁護黨和反黨的行為……

而在“外交利益和國內穩定”兩者之間,中共被迫首先要考慮外交政策將會如何影響國內的社會穩定,因為他們知道“對外戰爭會引發國內動蕩”。其思維邏輯很簡單:一旦美國和中共之間爆發戰爭,必將會破壞中共的經濟穩定,破壞中共極力維持的國內社會穩定。

多年來,中共一直在追求天文數字般的 GDP增長率,就是因為社會穩定往往取決於“政府實現持續增長的能力”。

文章還說,有人可能認為,民族主義是中共維持國內穩定的另一個驅動力,並可能會最終把中共推向與美國的戰爭。

貌似有道理,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儘管經濟放緩確實刺激了中共產生通過使民眾關注外交政策來“轉移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乏力的注意力”的想法,但與美國開戰,只能夠很短暫地轉移公眾的不滿情緒。

為了取悅民族主義鷹派而與美國發生戰爭將註定使中共最終滅亡。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