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文淵:郭董會不會像李敖那樣被共產黨攥住睾丸?

——郭台銘真是中共的卧底嗎?

文騙武嚇的套路都不能奏效,打破台灣問題的僵局就只能等待時機,尋找能俯首聽命的代理人,利用民主社會的便利,並將其扶上大位則應是首選。已拉開大幕的2020年大選無疑便是這樣的好時機,若說中共會置身事外,不屑於插手,即便是傻子也不會相信的。

鴻海集團董事長、台灣首富郭台銘進入了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跑道。他雖曾是國民黨黨員,但近二十年卻沒有進行過黨員登記,亦未參加過任何政治活動。為能合黨規順利出選,國民黨專門做了特別安排,以使其名正而言順,重視程度可見一斑,亦有寄希望於斯人志在必得之意。

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和明星級的人物,他在台灣有一定的號召力,與美國以及大陸也都有良好關係和人脈,這是其他候選人無法與他比擬的巨大優勢。因而他的橫空出世,極大地攪動了台灣的政壇,不論藍綠、朝野都看好他的前景,於是各路覬覦總統大位的人馬,也不得不重新調整籌劃謀略,以應對這突如其來的震蕩。在島內指責大陸干預的聲音十分普遍之時,作為商人和非傳統政客,他的參選也攪亂了由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政客們長期以來佔主導地位的政局。

對於他在台灣的號召力和與美國有良好關係、人脈這些優勢,一般來說對其競選的影響可視為一個正常數,只能為其助勢和加分。而與大陸的良好關係和人脈,則是一把雙刃劍,是一個變數,甚至是極大的變數,直接會關乎到他的成敗。這個變數可正可負,全憑不可預測的運籌,運作得當,或許會有錦上添花之功效,操作失誤一步走錯,則可一劍封喉,當場休克。其難點在於這種關係人脈最終將起的作用,並非其一人可掌控,是雙向的,須由對方予以密切配合,方可有效。

眾所周知,郭氏經濟帝國在大陸雇有近百萬的員工,有龐大的產業和豐厚的經濟利益,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他就進軍大陸,是最早進入大陸的台資之一,幾十年來賺得盆滿缽滿。他能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固然與其精明的商業頭腦和把握機遇的能力有關,但其與大陸官方良好的密切關係則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一個極權社會裡,任何商人要獲得事業上的成功,尤其是巨大的成功,沒有官方的大力支持和背書,簡直是痴人說夢話。面對兩岸錯綜複雜、積怨深重甚至是嚴重的政治、軍事對立,作為一個商人,他可以左右逢圓都不得罪,一心發財不問政治。倘若介入了政治,特別要竟總統大位,那麼有關兩岸的政治和其他所有議題就無法迴避了。也許他是身不由己,在大陸得了如此巨大的好處,有得必有付出,哪能只進不出,不能夠只拿好處,不付代價。於是只能聽命於對岸,竟得大位就是報答的最好方式,人們似乎看到了對岸推郭氏出山竟大位的那隻手。

郭台銘的經濟利益與大陸有着千絲萬縷的密切關聯,他的出選將無法迴避如何面對強大的大陸這個問題,因此郭出山參選,不可能不考慮北京因素。北京自始始終地高調宣稱,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並不斷威脅如果台灣堅持保持事實上的獨立,將不排除使用武力。作為藍營人物出戰的郭氏,自不會與綠營為伍而反對“九二共識”,但即便是承認同“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兩岸卻有不同的解釋和偏向。大陸的版本是“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實際上要台灣方面承認“一國兩制”。而藍營以馬英九為代表的則強調“一中各表”,即兩岸都認同“一個中國”,但對“一中”的內涵“雙方可以有各自不同的表述方式”,明確反對以大凌小,將台灣併到大陸的“一中”里去。

中國的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作為海峽兩岸的炎黃子孫,絕大多數人是願意看到一個統一、強大的中國屹立在世界之林。俗語說,人往高處走,水向低處流,因而問題的關鍵就是統一成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形態,是從專制獨裁統一成自由、民主,還是正好相反。這也是郭台銘必須明確表態的問題,他將如何在鴻海的利益和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利益面前取捨,如何在維繫台灣現有生活方式與民主價值的前提下,找出台灣與中國互動最適當的相對位置。與大陸有深厚的關係,這是郭的優勢,同時也就成了政治對手們攻擊的軟肋,他可輕易地被戴上“紅色商人”的桂冠,稍加裝扮就又成了對岸的內應和卧底。

曾在民進黨兩屆政府中任閣員的邱太三就公開質疑,“郭台銘是大陸更青睞的候選人,儘管他的企業營收已增長至逾5萬億新台幣(合1620億美元),但仍然依賴大陸,所以他能被大陸所控制。”言下之意就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為了自己的利益,郭台銘必會配合大陸的政治需求而賣台。在全島都無比反感、極力反對大陸以“武統”威脅來霸陵台灣的時刻,這種攻擊其殺傷力是顯而易見的。

郭氏將如何動作,沒人能預料,但在利益面前一般人如何取捨,則還是有跡可循的。已故台灣文化名人李敖,“一生嫉惡如仇,猶如鬥士,特立獨行鋒芒畢露,玩世不恭。罵人無數,什麼人都敢罵,而且該罵不該罵之人都被罵,該罵不該罵之事都被罵。生活在台灣的李敖一生狂狷羈傲,藐視極權獨裁,抨擊社會的腐敗和不公,雖陷牢獄之災多年並不能奪其心志,終其一生都在與其抗爭,成就了其風骨亮節,實為一條好漢,值得世人敬重。”

李敖曾有名言,台灣是攥在美國人手中的“中國的睾丸”,而因當他無法捨棄的經濟利益這個“睾丸”,生生地被攥在了中共的手中後,就只有乖乖就範,豈會再有剛正的底氣,其人格怎能不嚴重分裂。李敖區區一介書生,其在大陸的利益不過是賣幾本書的蠅頭小利,實在是微不足道。可就是這一點微薄小利,竟然可以成為捏在他人手中的“睾丸”,使得“他一反往日錚錚鐵漢的形象,一個從來都對極權說不的鬥士,卻令人作嘔地一下子匍匐在世界上最邪惡、最無恥的極權面前。他把毛澤東捧為最偉大的全球戰略家,甚至高喊毛主席萬歲;他自稱最佩服三起三落的鄧小平,甚至為鄧一手製造的六四大屠殺辯護;他說胡錦濤的對台新策略很高明,硬的更硬,軟的更軟,我支持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真正使中國富國強兵。一個昨日還慷慨激昂、視極權獨裁如仇,不顧身家性命欲與之拚命的錚錚鐵漢,瞬間成了被去勢的太監,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與郭氏的商業帝國相比,李敖被人攥住的“睾丸”比芝麻還小,簡直不值一提。既然像李敖這等幾次坐牢,藐視極權的好漢,在這些幾乎可以忽略的利益面前都能低下高貴的頭,我們不妨以小人之心來度郭董之腹。他在大陸的產業完全可以成為攥在他人手中的“睾丸”,而且是個碩大無比的傢伙。輕輕一捏即會痛徹心扉,略施力度便可取其性命,那可比唐僧的緊箍咒厲害百倍,郭董真的不擔心嗎?郭董真能脫“商人惟利是圖”之俗,視其家業為芥草,隨時可為台灣人民的根本利益豁出去了嗎?會像對岸那位“定於一尊”的聖上滿口標榜的“我將無我”嗎?

記得2014年就有人請郭台銘出山,卻被忙於發財、志不在權謀的他斷然拒絕,“不要害我”,“台灣最不值得做的一個工作就是‘總統’,‘總統’絕對是個害人的位置”。世界在變,人也會變並不奇怪,尤其像能在商界大展宏圖、攻城略地如烹小鮮的郭氏,在“商而優則仕”風行的當今世界,又裝神弄鬼地聲稱被媽祖託夢,“我把你當做養子,我看着你長大,所以你要為台灣做更多的事情。”,而一反清高不可測的初心,甘願去趟台灣政壇這灘渾水,毅然以“政治素人”的身份競選大位,要在政界大顯身手,雖令人疑惑,但也並無不妥,按說,這種情節還是值得讚許的。

問題是一旦斂得大位,其經濟帝國這個“睾丸”被人緊緊攥在手裡的郭台銘將會把台灣引向何方,不能不由台灣民眾擔心。毫無疑問,虎視眈眈的大陸共產獨裁極權不會放棄吞併台灣的狼子野心,“一國兩制”就是為台灣挖好的坑。

鄧小平當年在香港設立“一國兩制”,信誓旦旦地保證“港人治港”,除外交和軍事由中央統籌管理外,中央政府完全尊重、不干涉特區政府包括選舉、立法、司法、行政等所有施政權,五十年不變。據說其目的除化解香港民眾的抵觸、疑慮和恐慌,收攏安撫人心,使香港能穩定,另一個深遠的策略就是要做給台灣看,顯示大陸的誠意和胸懷,為兩岸的和平統一創造條件。

不料才不過二十多年,“當年的承諾就像用過的擦鞋布一樣,被迫不及待地拋棄,香港的一國兩制幾乎破產了。尤其是2012年以後,中央政府做出‘加強對港全面管制權決策’,頻頻出手,視《香港特區基本法》為棄履,強姦民意,粗暴野蠻地插手、操縱、干涉以致開始包攬特區選舉、立法、司法、教育等所有行政權,‘港人治港’只剩了一個空殼。甚至越境將香港居民和外籍香港人士捉到大陸,強迫在電視上認罪。自以為得計,自以為孔武有力,以為此舉就可震懾、鎮壓住不同的聲音。結果,激起民變和激烈的對抗,將香港推向了混亂和暴力衝突,他們又倒打一耙,嫁禍並將罪責推給民主派和對他們暴行不滿的民眾,也將他們極權獨裁的面目暴露無遺,信譽盡失,民心盡失。這就是最好的鏡子,台灣還敢再信‘一國兩制’的承諾嗎?還敢相信這樣出爾反爾的中央政府嗎?還會相信什麼多少年不變嗎?”

“一國兩制”的真面目已被識破,在台灣完全沒有了市場,而當政的蔡英文又軟硬不吃,針鋒相對處處掣肘,大陸的對台策略陷入進退失據的尷尬局面。除用銀彈去挖台灣的外交牆角,擠壓國際生存空間外,就只有“武統”威嚇。而這些恃強凌弱的卑鄙手法,只能使台灣民眾徒生厭惡,兩岸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由於美國的意志和存在不可忽視,從去年以來又內外交困,中共的“武統”目前就只能是暫時嚇唬人的把戲,對此兩岸都是心知肚明的。

文騙武嚇的套路都不能奏效,打破台灣問題的僵局就只能等待時機,尋找能俯首聽命的代理人,利用民主社會的便利,並將其扶上大位則應是首選。已拉開大幕的2020年大選無疑便是這樣的好時機,若說中共會置身事外,不屑於插手,即便是傻子也不會相信的。已被中共統戰、從原國民黨分化出來的宋楚瑜、郁慕明還難成氣候。至於由中共豢養、公開宣稱擁護“一國兩制”的傀儡,所謂的“和平統一促進會”和“台灣共產黨”也只是個笑話,更無人理睬。於是盯上身段柔軟、處處裂縫、內訌不斷的國民黨,從中尋找突破口就是順理成章的了,也只能是唯一的選擇。

前一段時期,在國民黨內呼聲較高的韓國瑜,明確反對台獨,稱“台獨”比梅毒還可怕,作為草根出身,在台灣颳了一陣“韓流”,又成功造訪了大陸,向對方拋出了橄欖枝。韓氏雖至今暫時還“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沒有公開明志,但按島上的“潛規則”,已完成了在美國東西兩岸的暖身和拜廟,只等在適當的時機和合適的角度切入。然而在4月11日的哈佛講演中他竟高調聲稱“台灣唯一軍事威脅來自北京”,重申“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不要懷疑北京收復台灣的決心。”。明確將“九二共識”詮釋為“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各表’,絕不是像港澳地區的‘一國兩制’”,並在問答環節提出“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要靠自己”的口號。

這對於正在對韓氏“聽其言觀其行”的對岸當局,無疑被重重地打了臉,自然不悅。隔日《央視網》便以《韓國瑜“國防”靠美市場靠陸?央媒:不養“台獨”》為題揶揄道,“兩岸一家,家事家人商量辦。認家人,豈能賺大陸錢、上美國貢,吃裡扒外窩裡反?若不認家人、開門揖盜做家賊?家法,不是擺設——家人的善意提醒。”,露出了“家法,不是擺設”的獠牙。韓市長還能否繼續受大陸待見,還是否有機會讓高雄的“貨出得去”到大陸,可能都已變成未知數。也許在對岸的眼裡,韓市長已被划到“不統不獨,實則還是獨”的序列,早與馬英九同一起列入另冊了。

郭台銘的適時出山恰逢其時,儘管人們還不完全了解其政見,尤其是如何發展兩岸關係的韜略,但近日來的一些表態則多少露出了一些端倪。在參選初時,郭台銘即明確其核心價值為“和平、安定、經濟、未來”,只是沒見提到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也許這與其“民主不能當飯吃”的觀念相一致。此話如此耳熟,竟與對岸關於兩岸統一的大宣如出一轍。

針對韓國瑜的口號,他軟軟地予以回擊,在臉書上表示,應該改為“國防靠和平,市場靠競爭,技術靠研發,命運靠自己”。不用說其見識和境界的高下立馬可見。同時又表示,“美國人就是拿舊的武器騙我們,台灣不該跟美國買武器,應該拿錢去美國投資,換成高科技回來。”,“國防”靠美國是靠不住的,“這麼多年來,有哪個國家和地區是國防靠美國,最後是安全脫身的?”不卑不亢,呈現了其謀大位的格局和擔當,也給了對岸一劑清涼的順心湯。

接着在和蔡英文關於“民主不能當飯吃”的口水中,針對蔡氏“郭董事長也許精明於成本利潤的價格,但是你真的不懂民主的價值。如果你至今仍堅持‘民主不能當飯吃’,我想請問:中國式的民主,讓新疆再教育營裡的民眾有飯吃,長期被監禁的劉曉波也有飯吃,中國無數被監控、隨時被失蹤的異議人士也有飯吃,但是你真的認為,這是台灣人民吃得下去的飯嗎?”的反詰,他認為,民主有兩種,“一種,是創造和平和促進富強的民主,一種,是摧毀和平和走向貧窮的民主。一種,是和平富強的台灣,一種,是戰爭貧窮的台灣。”明確表示,“台灣參加區域經濟合作的鑰匙就是在北京”。

雖然郭氏沒有詳細解釋他將如何施行“創造和平和促進富強的民主”,如何從北京拿到那把“台灣參加區域經濟合作的鑰匙”,也沒有說明他如何能做到“國防靠和平”,也許不在其位,還不便貿然就謀其政,還沒有公開他的施政綱領,是“天機不可泄露”。但我們已經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和韓市長質的差別,在營造與對岸和諧氣氛的這一局,已將韓遠遠地甩到後面,可謂出手不凡,開門即得滿堂彩。不言而喻,在已出山和還扭捏觀望的所有覬覦大寶者,大概最合對岸口味的非郭董莫屬。

營造兩岸和平和諧的氛圍,說到底不光是一場鬥智斗勇的較量,更是一場刀刀見骨的賭局和交易,必有大批“真金白銀”的進出。有得必有舍,不僅要看得到了什麼,更要看付出了什麼。如果不越過“繼續保持台灣自由民主社會制度”這一底線,即能得到和平,那自然是台灣民眾的福分,如果要用自由民主去換,用“一國兩制”來換,那隻能呵呵了。

郭董的“睾丸”已被人攥在手應該是不爭的事實,只是被如何攥的,攥得有多緊,是否還有迴旋餘地尚不清楚,但坊間卻已有不少流言蜚語。郭文貴去年9月份就預測下一屆台灣總統非郭台銘莫屬,並拋出猛料曰,郭台銘早就是中共布局的培養對象,郭台銘已被中共“藍金黃”了云云。郭台銘真是中共的卧底嗎?雖郭文貴的爆料真假難辨,不能以此為據,但亦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性。歷史的經驗表明,中共極善伏卧底於對手中,當年連蔣某人身旁都不或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國民黨之所以在絕對優勢下三年就輸掉了江山,就是敗在中共的卧底手裡。

古人云,兵者詭道也,素有兵不厭詐之說,而間者勝於兵,其更是精於詐。也許郭某人只是捏在中共手裡的玩物,並非真正的卧底。一般來說,如像他一樣,看起來越像卧底的,往往卻不是,而那些真正的卧底者,是人們根本想不到的,即便站在面前也認不出來。因而他也有可能僅是對岸用來施障眼法的,由郭“明修棧道”,掩護他人“暗度陳倉”。

也許郭某人確是卧底,就是中共堂而皇之所布的棋子,而且早已是“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當初中共蟄伏於地下,只能偷偷摸摸派出卧底,而且唯恐隱藏不深。而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財大氣粗,又有數十倍的軍力做後盾,店大欺客,就是要眼中活插柴,且看你等奈我何。人們注意到,對岸官媒在報道郭氏宣布參選總統時,將其所戴國旗帽上的中華民國國旗刻意打上厚厚的馬塞克,或將其帽上有國旗的上半截生生地切去。顯而易見,這不是隨意而為,而是在傳達不容台灣民主自由社會存在、將不惜任何手段而滅之的霸道信息。

如果郭董真是卧底,那中共真是布了一局高棋,一局大棋,試想一旦其大位在手,台灣的前途還再有第二個選擇嗎。

目前郭董畢竟還沒有大位到手,也沒有明確發佈其競選和施政綱領,所有這些評論、推測都是捕風捉影、不堪登大雅之堂的小道傳聞,遠不足為憑。如以此為據,妄加猜測定論,難免有誅心之嫌疑,也頗失公允。對於郭董我們也只能聽其言,觀其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