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中森明菜:被渣男毀掉的日本天后

2003年11月,梅艷芳身着一襲純白婚紗,唱完最後一首歌《夕陽之歌》後,在歌迷的注視下緩緩退場。

同年12月30日,梅姑悄然離世,揮別了世間的愛恨情仇。

她是《胭脂扣》里的如花,是《緣分》里的Anita,是《鍾無艷》里的齊宣王……

2004年初,日本天王男星近藤真彥受邀參加梅姑葬禮,這個男人在現場失聲痛哭,一段隱秘的戀情這才浮出水面。

梅姑生前有那麼多段情,最深刻的那個男人,是哥哥?或是華仔?還是趙文卓?

劉培基(梅艷芳的摯友)卻說,“異地戀那位”是梅艷芳的“一生摯愛”,答案不言而喻。

近藤真彥。

2003年7月,也就是梅姑去世前幾個月,在她全力準備演唱會前,曾飛赴日本為近藤真彥慶生,梅姑形容那短暫的日子“恍如隔世,很痴纏”。

最後一場演唱會上,梅姑披着婚紗唱的那首《夕陽之歌》,原唱正是近藤真彥,這對梅姑來說或許有着不一樣的意義吧。

近藤在梅姑的葬禮上直言:“我至今還挂念Anita(梅艷芳)。”世人以為近藤痴情,直到近藤和中森明菜的戀情被踢爆,才知道這個是日本天王巨星的男人,也是天王級的渣男浪子。

梅艷芳和中森明菜(Akina),原本不相干的兩個女人因為近藤,陷入了一段漩渦般的三角戀。

近藤和明菜因拍攝電影《愛之旅》結緣,近藤毫不掩飾地追求明菜,甚至會當著媒體的面說“想馬上為明菜去買結婚戒指”,這對年輕稚嫩的明菜來說,是完全無法抵抗的。

1986年,兩人的正處於熱戀期,近藤來香港開演唱會,梅姑也去了,近藤隱瞞有女友的事實瘋狂追求梅姑。

後來,梅姑聽說了近藤和明菜的戀情,才知道自己無意間當了小三,這才黯然斬斷和近藤的聯繫,只在生命的最後時光里,才敢與近藤再見。

號稱“昭和三大歌姬之一”的中森明菜,詮釋了什麼叫“一遇渣男誤終生”。

有時會忍不住感慨,如果明菜當年沒有遇到近藤,她的人生完全會是另一番明媚光景吧,就算她現在已經年過五十,或許還能保留那份少女般無憂無慮的笑容。

近藤聲稱想和她成婚,她毫不猶豫地拿出8000萬日幣購置一套別墅,最後,它卻成了近藤和某富婆的婚房;

近藤誘騙她跳槽到他剛開的公司,明菜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交給近藤,卻遭到惡意雪藏,歌手事業一落千丈;

近藤出軌三大歌姬之一的松田聖子,明菜在絕望中割腕自殺,經過六個小時的緊急手術之後才保住性命;

1965年7月13日(昭和40年7月13日),明菜出生於一個多子的家庭,在家裡的六個孩子中她排行老五。

明菜從小的夢想就是當明星,因為媽媽說那可以儘快改善家裡的經濟狀況。

1981年7月,她第三度登上選秀節目《スター誕生!》(明星誕生!),憑藉一首山口百惠的《夢的嚮導》,拿下了節目開播以來最高記錄的——392分。

次年5月,明菜從高中退學,正式出道,開始了她傳奇的歌手生涯。

出道之始,日本媒體稱她為“小胖妹”,肉肉的她卻有着昭和時代獨有的美,溫柔舒服的五官里藏着一絲無法抗拒的魅惑。

看似懵懂順從的她,其實有別人看不到的纖細敏感,她不要偶像歌手煙花般一瞬的絢爛,在她眼裡,她的嗓音比美人外表更有殺傷力。

1982年7月,明菜第二張專輯《少女A》發行,憑藉低沉渾厚的嗓音徹底征服了日本樂壇,被贊為山口百惠接班人,名氣迅速拔高。

之後發行的幾張專輯都得到了很好的反響,那首《禁區》成為她連續六年參加“紅白歌會戰”的開端,此時明菜的地位已經比肩松田聖子了。

昭和時期的美人,真的驚艷了一個時代,而明菜集清純與魅惑於一身,更是讓她在不自覺中成為了香港影壇的寵兒。

包括邵氏兄弟在內的多家電影公司邀請她來港拍戲,甚至徐克都曾邀請過她出演《倩女幽魂》中“聶小倩”一角。

徐克畫的《小倩洗髮圖》里的小倩有着明菜獨有的空靈和勾人。

當時明菜在日本的事業正值上升期,對她來說,遠赴語言不通的異國拍戲有些過於冒險,於是拒絕了徐克的邀約,這才有了後來驚艷世人的“王祖賢版聶小倩”

“哥哥”張國榮在接受採訪時坦言,最讓自己“想入非非”的女星就是明菜。

「中森明菜,我喜歡倔強的女孩子,我對她有幻想,有一次聽聞中森明菜來香港,可惜沒有人給我『通水』,要不然我去的士高撞她。」

李健曾在《我是歌手》節目里深情演唱過《車站》一歌,原曲是竹內瑪莉亞為中森明菜創作的歌曲《駅》。

這首風靡日本近30年的歌,終於有了中文版翻唱。

原版的歌詞講的是一個多年後見到舊愛,愛恨一瞬間浮現的故事。

李健的版本,表達的卻是人生就像一列飛奔的列車,在站台短暫地停留,終究還是會離別的情緒。

現在再聽這首歌,滿滿的都是對明菜坎坷人生的唏噓。

她原本是一隻選擇遠山棲息的小精靈,心甘情願為近藤從雲端跌落。

她以為能帶給她幸福的男人,最後只給她留下滿身無法癒合的傷口。

(一次活動中松田聖子裙擺被勾住,是明菜幫她解的圍)

當時日媒都知道,中森明菜和松田聖子不光是事業上的對手,私下更是不合,所以,當時近藤出軌聖子的消息像一枚炸彈,整個日本都震動了。

聖子是出了名的“做作女”,傳言,聖子和近藤幽會後,主動打電話告訴明菜這個消息,這讓明菜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1989年7月11日下午4時49分,119熱線接報,中森明菜於報案人家中用剃刀割傷了左手手腕,傷口在左肘內側,傷口長度達8cm、深2cm。

除了大量出血,筋肉和神經亦被切斷,傷口深至見骨。

在接受了六個小時的緊急手術之後,明菜脫離了生命危險,手腕上的傷口遲早也會癒合,可近藤割在明菜心裏的那一刀,是一生都無法治癒的吧?

“自殺事件”之後中森明菜的星途開始走下坡路,之前拿了日本歌壇所有的大賞,經此一事,3億日元演唱會酬勞、2億日元的廣告收益、30億日元的唱片收入通通泡湯。

經歷了妹妹下海拍裸照,父母向公司索錢等醜事後,明菜傷痕纍纍,但是,她沒想到,致命的最後一擊,是她最深愛的這個男人給予的。

近藤用“他和明菜婚禮發佈會”的名頭把各大媒體聚集起來,也把剛剛經歷“自殺事件”的明菜騙到現場,在日本只有明星們訂婚或者公布婚訊的時候才會用到金屏風,近藤的意圖很明顯了。

那應該是明菜離幸福最近的一次吧,她終於可以做這個男人的新娘了,以為這麼長久的愛戀總算有了可以安放的位置。

(Daigo和北川景子公布婚訊就用到了金屏風)

誰也想不到,大家以為的“訂婚會”被近藤變成了“謝罪會”,把之前“自殺事件”的責任全部推到明菜身上,這個傻姑娘為了保護近藤一併攬下(莫須有的罪名),不停在媒體面前道歉。

卿本佳人,奈何情深,願賭服輸吧。

這個明菜“最信任的男人”竟然話鋒一轉,開始為自己的新活動和專輯做起了宣傳,這擺明了就是在利用明菜!

記者問近藤:“之後是否會一直陪着明菜?”

近藤的回答是:“這是當然的,需要我的時候會給她各種幫助和忠告。”

有心的日本媒體一聽就知道,近藤這是在和明菜劃清界限,證明自己和明菜只是“好同事”,世人皆知的天王天后戀,現在已經只剩下同事的名分了。

最後記者問近藤:“是否有和明菜結婚的打算?”

近藤直截了當地回答:“完全沒有”

一旁的明菜眼神徹底黯淡了,原本以為抓住了的一絲希望也被眼前這個最愛的男人掐滅了,這顆昭和時代最耀眼的星,閃耀了日本這麼多年,終於熄滅了火焰。

明菜隱退了。

多年後再聽《難破船》,我仍會想起那個五官精緻的少女,穿着和服,在舞台上低吟淺唱的樣子,眼睛裏滿是哀愁思緒。情至深處,眼角那一滴眼淚換換(緩緩)滑落。

我想問明菜,你是不是也曾後悔過?

世人惋惜憐憫,卻不及明菜心裏傷口深度的萬分之一。

愛本是並沒有錯,只是愛錯了人,什麼都錯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桃花島浪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