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3月70城房價上漲 虛假無就業城市化釀苦果 世界趨勢縮工時 中國反推996

中國房地產是全球最大泡沫

英媒16日報道,中國70城房價同比環比漲幅雙雙擴大,房價上漲城市個數又回到歷史高位。汽車消費驟降之後,點燃房地產這一重要經濟引擎的誘惑力變得更大了。旅美學者何清漣指,2005年開始的快速城市化過程,是一種無就業增長的虛假城市化,造成房地產“泡沫”和農民變遊民。中國的白領不僅要面對高昂的房價,還被逼迫1周6天,12小時待在辦公室。旅美經濟學者夏業良分析,工時縮短已成世界趨勢,而馬雲還鼓吹的996工作制,中共號稱堅持馬克思主義,但中國仍在推行血汗工廠。

中國3月份70城房價指數上行

路透4月16日報道,中共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中國70城房價同環比漲幅雙雙擴大,房價上漲城市個數又回到歷史高位。

報道指,3月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升10.6%,連漲42個月,漲幅為2017年5月以來最高;環比上漲0.6%,連漲47個月,漲幅較前月的0.5%擴大。

統計局數據顯示,重點城市中,北京與上海3月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指數同比分別升3.2%和1.2%,廣州和深圳同比分別升11.9%和升0.3%;京、滬、廣、深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環比分別為升0.4%、降0.1%、升0.8%和降0.3%。

華寶信託宏觀分析師聶文稱,在房貸利率下行、貨幣政策邊際放鬆後,市場前幾年壓抑的需求得到釋放,導致房價整體呈現較明顯的上漲,人口凈流入的一二線上漲幅度更大一些。

他表示,房價的上漲持續性不會太強,因為目前居民槓桿還處於比較高的位置,加槓桿難度大。

不過,英國《金融時報》4月16日報道認為,隨着過去一年中國汽車銷售大幅下滑,點燃房地產這一重要經濟引擎的誘惑力變得更大了。

虛假城市化結果:房地產泡沫與農民變遊民

旅美學者何清漣16日在《大紀元》撰文表示,中國在城市化不到60%的時候,開始了各種“到農村去”的社會動員,無論是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是與發展中國家相比,都可謂特殊。究其原因,實因從2005年開始的快速城市化過程,是一種無就業增長的虛假城市化。

出於地方財政需要將農民強行趕上樓的所謂“城市化”,就是拉美髮展中國家出現的“虛假城市化”。這種“虛假城市化”帶來幾個後果:

 

何清漣指出,首先,穩定的就業和收入本來是世界各國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的先決條件。

中國的虛假城市化並無這個前提條件,大量農村人口進入新建的城鎮或小區居住,卻沒能得到新的就業崗位,成為剩餘勞動力,生活前景晦暗。在房地產高峰時期,農村剩餘勞動力大量進入房地產業特別是建築業(2007年達3133.7萬,2009年3900萬人,占當年度農民工總量的17.3%),這個問題似乎不太嚴重。房地產業一退潮,農民工大量失業。

何清漣表示,其次,是中國房地產高度泡沫化。

2018年12月,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發佈《2017中國城鎮住房空置分析》報告,指出中國二、三線城市住房空置率分別為22.2%和21.8%,遠超一線城市的16.8%。在所有住房類型中,商品房的空置率位居第一,且呈持續上升趨勢,達26.6%。一些省市為了鼓勵農民買房,用補貼形式鼓勵農民進城買房,比如江蘇宿遷宿豫區、貴州遵義市、四川南充蓬安縣、遼寧省、山東菏澤成武縣等地,但農民很少為其所動。

何清漣強調,第三是,現在農村戶籍上附着的重要福利,導致80%的農民不願放棄農村戶籍

這些福利包括:一是耕地承包權;二是宅基地;三是有自建的住房。由於這些福利在城中村和城郊農民征地時可兌換成巨大利益,導致沿海發達地區和大中城市郊區的農村戶籍含金量遠遠超過城市戶籍——這一點,是新上山下鄉運動不可能發生的主要原因,因為就算城市青年願意到農村去,上述福利一樣也沒有。

學者夏業良:工時縮短是世界趨勢,中國仍在血汗工廠

經濟學者夏業良16日在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中介紹,世界上最普遍的工作制度就是朝九晚五,每周五天共40小時。為了獲得這個8小時工作制,1886年美國芝加哥工人進行了罷工,因此產生了國際勞動節,保證工人的8小時工作制。而歐洲很多國家現在已經實施了每周35小時或者30小時工作制。

夏業良說,世界的總趨向是工作時間縮短,勞動者得以獲得更多閑暇休息時間,或者與家人團聚時間。在美國,很多大公司鼓勵員工在家遠程辦公。而中國還處於血汗工廠的模板中,資方老闆尤其馬雲說的讓人感到資方的傲慢。如果想進好公司就必須做牛做馬,不顧身體和與家人共度閑暇。日本7、80年代時也很拼搏,導致大量公司員工過勞死。日本後來進行了反思,很多公司也進行了轉向調整。

夏業良指出,中共一貫是倡導社會主義原則的,稱要保障勞工權益,至少憲法、黨章中都體現它是工人階級的政黨。但是,現實中,它對工人極其不公平,也沒有允許獨立工會保護工人權益。所謂的工會組織都在黨的領導下,跟資方同坐一條板凳、一個鼻孔出氣,並不會代表勞方進行工資福利談判,因此根本不能成為市場上的一股支持工人的力量。

中美貿易談判中,美國在結構性改革方面提出了這個要求,要中國能夠允許成立獨立工會,確保勞工合法權益。這在當下的中國也是極其必要的。我到美國之後發現一個現象,就是道路維修進度緩慢、時間很長,後來才知道,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國工人晚上不加班;實在需要加班,則資方需要支付兩到三倍的工資。

夏業良最後說,中國的情況則是,不但不支付加班工資,有時甚至連正常工資都不支付。這正是馬克思所批判的,對勞工實施惡毒剝削。中共號稱堅持馬克思主義,難道在勞工問題上卻要跟馬克思背道而馳嗎?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