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去印度遊學 才知道華裔為什麼干不過印度裔…

——在北美,為什麼印度裔比華裔更容易成功?

中國大陸的崛起,對華人在北美的發展是弊多利少。換句話說,這是海外華人的負資產,因為這直接帶來華人群體的躁動不安和採取各種方式回國效力,因此帶來很多問題並影響華人群體在海外的可持續發展。 如果大陸是和你(或世界)相向而行(從制度上或價值上而言),那麼中國強大對海外華人發展有利;否則很大可能是不利的,一旦出現國家間大的衝突則華人就成了犧牲品。這種風險很大,也是華裔長遠發展的最大瓶頸。

在北美,為什麼印度裔比華裔更容易成功?

在美國(也包括在加拿大等),印度裔相比華裔,無論是在實業界、科技界、經濟界、大學還是政府等等,都全方位超越華裔,這是不爭的事實,相關報道很多。為此,我想我和很多人都會有共同的問題:

印度裔為什麼在北美比我們混得好?我們海外華人有句口頭禪:祖國強大華人才能更好,這是事實嗎?如果是這樣,那大家都公認中國比印度發展得好,為何華人卻遠遠落後於印度人呢?

▲微軟印度裔CEO薩提亞·納德拉

在我去印度遊學前,碰巧看到一篇文章,是硅谷知名華裔創業家王維嘉先生所寫的。他去年12月份去印度遊歷2周,感悟良多,在他的長文中他專門探討了“老印在美國為什麼比老中混得好?”。我相信他也一直在尋求這個答案。

當我看完王先生的文章,我知道他的答案正是我所探究的,我相信他的判斷。所以,後來的遊學之旅,在某種意義上就是去驗證他的觀點,其後從我這裡也完全得到證實和認同。下面引用兩段他在文章中的看法:

“這次印度之旅,我想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印度的法律和政治制度和美國太相似了。這套體系是一整套精細的自下而上的利益分配的博弈體系,其中的規則和玩法沒有多年的浸淫很難掌握。而中國自秦朝以來就是自上而下的行政體系,一切聽皇上的,老百姓對於利益分配根本沒有任何發言權。

久而久之大家對公共事務很淡漠,甚至就沒有‘公共事務’這個概念,所謂‘自掃門前雪’、‘一盤散沙’的根源正是在此。難怪印度人抱團,自下而上的博弈就是要靠抱團啊。所以印度人到了美國就和在自己國家一樣,像谷歌CEO劈柴去國會作證一點不怵啊。”

“這套法律和政治體系從1952年到現在一直在運行,可以想像來美國的印度移民從小就耳濡目染,浸淫其中,所以到了美國簡直輕車熟路,又是講英語,和在母國沒什麼區別。而中國人對這一切都很生疏,許多人甚至待了很多年都搞不清楚這個系統是如何運轉的。當然印度人要混得好了。”

王先生的觀點,或者說我們最終找到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印度的制度環境和西方基本一樣,而中國則根本不同;由此導致了印度裔和華裔(無論是新移民還是其後幾代),在西方社會的生存和發展狀態迥異不同,也導致了華裔整體上全面落後於印度裔。

▲谷歌印度裔CEO桑達爾·皮查伊

王先生在文章中提到的一些具體例證,像民眾對選舉的積极參与,像大家對公共事務的關心,等等,我們這次遊學中都有同樣的觀察和感受。比如我們在尼赫魯大學和幾位女博士生交流時,她們都坦誠表達過,她們畢業後第一想去政府工作,其次就是去NGO組織,她們希望能積极參与政府或公共事務,改變印度社會,實現人生價值。

在印度旅行,剛開始或表面上,會感到印度與中國或亞洲文化很相像,所以我們都會有一種很自然的親切感,但隨着深入了解和體驗,就會感到印度在很多方面更接近西方社會,包括從思維方式、人際交往、規矩禮儀,甚至是飲食習慣等等;與中國則是漸行漸遠,“形似而神不似”,這個“神”更多體現在制度層面,而制度的影響太重要太深遠了。

▲在尼赫魯大學,我們和在校的幾位博士生座談交流

我們遊學行程中,還組織大家進行討論分享,其中來自多倫多的一對朋友,就專題談到了“華裔與印度裔在北美髮展的問題”。他們旅居多倫多多年,在大公司工作過,後來自己創業,不但事業有成,還把三個孩子都培養得非常好,也算是完全融入了當地社會。對這個話題,他們主要分享了兩點看法:

其一,中國大陸的崛起,對華人在北美的發展是弊多利少。換句話說,這是海外華人的負資產,因為這直接帶來華人群體的躁動不安和採取各種方式回國效力,因此帶來很多問題並影響華人群體在海外的可持續發展。這方面的案例很多,負面效應也越來越大。

其二,雙方的文化背景不同,華裔與印裔的個性差別較大。華裔偏保守內斂,喜歡單打獨鬥;而印裔更為開放,擅長抱團作戰,積極融入主流社會。大陸文化與北美差別很大,想真正了解和適應北美的文化和規則,不是一兩代人能做到的;而印度社會文化與北美的差異較小,印度人去北美髮展並不感到陌生,甚至更有競爭力。

上面中的第二個看法,本質上還是因為中印兩國社會制度的不同;第一個看法很有意思,咋聽起來難以接受,但仔細想來頗有道理,只不過很少有人願意直面這個問題而已。

對於今後華裔在北美的發展,他們倆不太看好,一是企業上層很難有華人再來提攜華人,二是今後華人的發展會大大受限,職場天花板將進一步拉低和加厚。

我想,他們的第一個看法也和社會制度的不同有很大的關聯,也就是說,中國強大到底對海外華人是有利還是有弊,這個也是制度決定的。如果中國是和你(或世界)相向而行(從制度上或價值上而言),那麼中國強大對海外華人發展有利;否則很大可能是不利的,一旦出現國家間大的衝突則華人就成了犧牲品。這種風險很大,也是華裔長遠發展的最大瓶頸。

社會制度的不同,對華裔和印度裔的發展有根本上和決定性的影響。如果不是去印度遊學考察過,如果不是在北美工作生活過,也很難有如此深切的認識。這種影響原以為離開祖籍國,就會慢慢淡化;原以為在下一代或下下一代身上,就會明顯轉好;現在發現,這種影響是根深蒂固的,是難以清除的,尤其是在中國變得日趨強大的今天。

比如,很多人在總結華裔和印度裔差異時,會指出華裔不關心公共事務、不願意參政議政,這種現象的確普遍存在,原因是什麼呢?其實根源還出在制度上的不同。

參政議政(也包括其他方面的創新突破)最需要的是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維),或者說批評精神、批評意識和批評能力,特別是對政府的批評。這方面中國人(包括海外華人)最為缺乏,並非是因為中國人天生就不好批評(其實正相反,中國人的挑剔能力隨處可見),而是因為某些恐懼,這種恐懼與生俱來,如鬼附身。

如果無法消除這種對“批評”的忌憚和恐懼,華裔群體無法真正站立起來,無法真正融入主流,也無法趕上和超越印度裔。印度裔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他們對美國、對加拿大、對印度,都可以無所顧忌、理直氣壯地批評,在批評中不斷完善和進步。

中國的崛起和強大,對海外華人來說到底意味着什麼,還需要繼續觀察和思考。同樣,印度也正在進入快速發展的時期,是否海外印度人也會躁動不安和紛紛回國呢?應該說,這種情況也會存在,但對印裔群體的影響不同於華裔的情況,這除了各自出國和移民的背景不同之外,還是因為制度上的差異。

因為社會制度的相似性,印度人出得來,也回得去(包括下一代),這種來來往往對兩方面都是雙贏和互補;但華裔情況則有很大的不同,因為社會制度的差異性,出來難,回去更難,這種進進出出對自身和群體也更多是困擾和損耗。

▲在班加羅爾,與一位企業家交流,他是從美國迴流印度的

這次去印度遊學,很高興找到了華裔和印度裔有落差的根本原因,但同時對華裔群體的未來,又多了幾分失望和憂慮,因為這種制度上的差異性是我們個人難以解決的,甚至很長時間內還看不到解決的希望。那該怎麼辦?我和朋友討論時,這幾點值得關註:

第一,每個人每個家庭都先把自己的日子過好、過正常了。參政議政、為民發聲,固然重要,但首先還是要像本地人、印度裔等移民那樣,按照本地的方式去生活,融入進來才能被認同,紮下根來才能有發展。

第二,在居住國和祖籍國之間必須選好自己的位置。兩頭通吃看起來很美,過去似乎也行得通,但這個不可持續,弄不好就是兩頭不討好,也很容易讓下一代迷失方向,成為“夾生飯”,他們今後的發展更是大問題。

第三,華人自身必須抱團取暖,並和其他族裔建立密切的合作關係。今後華人在北美在海外的發展,很可能會出現一個比較艱難的時期,對此要有各種準備。現在應該想的不是超越印度裔或其他族裔,而是多學習多合作,不斷做出新貢獻,努力塑造新形象!

期待有一天華裔和印度裔不再有原生態的根本不同,期待有一天能夠相互學習、攜手共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幸福家庭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