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曹禺的三個漂亮老婆

曹禺的第一位妻子鄭秀

1933年,北平的時局非常險惡。清華大學決定,免除應屆畢業生的期終考試,以全年平均分數評定畢業成績,提前放暑假。曹禺是西洋文學系的應屆畢業生,剛認識比他低兩屆的女生鄭秀不久。

6月初開始放暑假。曹禺留在校園沒有回天津的家,要求鄭秀也不要回南京。兩人整天在清華園圖書館的西洋文學系閱

覽大廳東北一隅,靠近借書台附近的一張長條桌的一端,相對而坐,除了低聲交談一兩句話之外,便分別著手做自己的事。曹禺埋頭創作劇本《雷雨》,鄭秀用工整娟秀的字跡謄寫出來。鄭秀是《雷雨》的第一位忠實的讀者,他倆也由相識到相知,墜入熱戀之中。

8月初,初稿完成。1933年的深秋,《雷雨》在清華園誕生了,當時曹禺只有23歲,是清華大學研究院的研究生。

曹禺與鄭秀經過三年戀愛,於1936年11月26日在南京舉行了隆重的訂婚典禮。靳以、巴金都從外地趕到南京參加他們的訂婚典禮。1938年春,曹禺和鄭秀同赴已撤到長沙的國立劇校。由國立劇校校長余上沅主辦,他們在長沙舉行了簡單的婚禮。遺憾的是,他們之間熾熱的感情沒維持多久,在鄭秀生了兩個女兒後,曹禺便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他們一直分居到1951年。鄭秀在十分孤寂和痛苦中離婚。鄭秀對曹禺的同窗好友張駿祥說:“過去我愛曹禺,嫁給了他,現在我還是愛他。我同意離婚,因為我希望他幸福”。

鄭秀於1989年10月去世,始終未再婚。

曹禺的第二位妻子方瑞

早在曹禺和鄭秀婚後不久,便和方瑞有了長達十年的婚外戀情。可以說,這段戀情從一開始就處於半公開狀態,當時江安劇專的學生們都或多或少地知道此事,一見二人在一起散步都自覺迴避,鄭秀是何時知道的已不可考,但想來到江安全城皆知的時候,她想裝不知道也不可能了。曹禺數次向鄭秀提出離婚,此時鄭秀已育有二女,堅決不離,但二人夫妻關係名存實亡,曹禺與方瑞早已同居,甚至1949年初在地下黨安排下秘密赴香港再轉道中共“解放區”,都是攜方瑞同行。

1951年曹禺與方瑞終於結束了見不得光的同居生活,正式結了婚,婚後無話,一路到了文革時期。曹禺沒能逃過厄運,遭到批鬥,被下放到農場勞改,方瑞一介弱女子,何曾經得起這樣的風浪?連驚帶嚇,身體垮掉了,必須靠大量服食安眠藥才能入睡。1974年的一天,懷疑因為過量服食安眠藥(已無從推測是有意還是無心),方瑞在自家床上離開了人世,臨死時床上各處都散落着大量的安眠藥片。

方瑞去世,曹禺不但失去了生活與心靈的伴侶,更沒了照料他飲食起居的人,這時,他與鄭秀的女兒,學醫的萬代,更多地負起了這個責任。而萬代也從不否認,自己對父親的照料當中,傾注着母親鄭秀的心血,若不是鄭秀對曹禺的生活飲食習慣了解得非常清楚,她也很難將父親照料得如此無微不至。而鄭秀在與曹禺離婚後並未再婚,現在方瑞已死,女兒們的心裏都盼着二人有機會複合,甚至從萬代的敘述中可以看出,鄭秀也有此意。可是,曹禺卻似乎完全沒這麼想過,他某一天突然向家人宣布,自己要再婚了,對象是著名戲劇演員李玉茹。

曹禺的第三位妻子李玉茹

李玉茹1924年7月出生於北京,1932年考入北京中華戲曲專科學校,工旦角,師承王瑤卿、梅蘭芳、程硯秋等名家。1940年畢業後,組織“如意社”,自任社長並擔任主要演員,先後與馬連良、楊寶森、譚富英等名家合作演出。抗戰勝利後,李玉茹定居上海,自1946年起在天蟾舞台與葉盛蘭、李少春等以“十大頭牌”輪流掛牌演出。

曹禺與李玉茹也是老相識,在曹禺逝世後接受的一次採訪中,李玉茹自己說,早在40年代末,曹禺還未與鄭秀離婚時,就曾向她傾訴過婚姻的不幸,並向她表達了自己的愛意,但她因為母親的反對而未跟曹禺進一步發展。後來曹禺與方瑞結了婚,兩人也就很少聯繫了。(這話倒是值得玩味的,李玉茹之意莫不是兩人若發展下去了,方瑞也會被三振出局?不過此時當事人除她外都已身故,真相恐怕永不被人知曉了。)二人關係又密切起來是在文革後,曹禺去上海探望過她,同是在文革中受到迫害的文藝戰線的人,又是老相識,現在又都成了自由身,於是二人互通起書信來,一來二去,兩人就決定共同組織家庭。到底是年紀大了,曹禺這一次對婚姻自由的追求完全不如上一次理直氣壯,辦理登記是悄悄進行的,他還反覆同家人解釋:“她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從通信中可以看出還是有一定文字功底的。”

他們文革後的第一次聯繫是李玉茹主動打電話給曹禺的,在我看來很有些喜劇效果。李見到曹禺的劇本《王昭君》,很高興,覺得可以改編成京劇,便跟曹禺聯繫,但曹禺的回答是:“你現在太胖了,不能演王昭君了。”當然,胖不胖,倒是不影響曹禺娶她作續弦的。1979年曹禺和李玉茹正式結婚。

李玉茹陪伴曹禺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而曹禺的結髮妻子鄭秀,則在曹禺之前於孤苦中過完了這一生。她終身沒有再嫁,臨終前曾希望與曹禺見上一面,但經多方轉達,不知何故,曹禺終究沒有出現,只在她去世後以自己的名字送了個巨大無比的花籃。她是口中喃喃地念着“家寶、家寶”離開人世的,不知她心中,是否還念着台海永隔、再未相見的父兄,如果時光倒流,1949年的機場上,她還會不會作相同的決定?受過高等教育的鄭秀,即使難免有從一而終的思想,但堅持無望地守候曹禺一生,必然也是發自內心對曹禺執着的真感情。這個世界上,能夠束縛我們的心靈與身體的,從來只是我們自己。寫到這裡,無端想到前人一句:“男兒愛後婦,女子重前夫”,無以遣懷,一嘆擱筆。

2008年7月11日9時51分著名京劇藝術家、中國著名文學家曹禺先生的最後一位夫人李玉茹女士,因病在上海華東醫院逝世,享年84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中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