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趙紫陽「言語不當」與胡耀邦一樣犯了鄧的大忌 六四前鄧就想換人

「鄧小平到底為何逼胡耀邦下台」,文中列舉了幾個事實,證明鄧小平對胡耀邦勸他退休,疑心胡要取而代之。鄧懷疑過胡,也會懷疑趙;鄧曾試探過胡,當然也會試探趙。趙紫陽對鄧小平的疑心,可能多少有所警惕,這也許能夠解釋趙為何作為軍委第一副主席,對軍隊事務一直採取消極態度。根據鄧小平的堂而皇之的理由,趙紫陽下台,和胡耀邦下台一樣,都是因為反自由化不力。不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兩人都犯了共產黨文化的大忌,都功高蓋主,引起「主」的猜疑。所以,假如沒有六四,鄧小平也會把趙紫陽搞下台。

趙紫陽82年與胡耀邦在一起

在八九學運期間,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和中共實際上的第一把手鄧小平,在度過了十年改革的蜜月期之後,徹底分道揚鑣。鄧小平血腥鎮壓了學運,趙紫陽反對鎮壓而被撤職、被審查、被軟禁,直到去世。

造成鄧趙二人分道揚鑣的原因,既有公開的,也有不公開的。從筆者讀的一些著作和文章來看,公開的原因固然重要,不公開的原因可能更重要。

鄧趙的公開衝突一個是關於“4.26”社論,一個是關於趙紫陽和戈爾巴喬夫的談話,另一個是關於戒嚴和調軍隊鎮壓的問題。此外,還有幾個不公開的原因,一個是評價胡耀邦的問題,再一個是鄧小平的疑心。

“4.26”社論稱學潮是“一場有計劃、有預謀的動亂,其目的是反黨反社會主義”。趙紫陽認為對學生運動的這種定性是錯誤的,認為學生運動是愛國運動。但鄧小平堅持,這種定性是正確的。趙要修改、要軟化“4.26”社論,鄧小平堅持不變。趙和鄧的不同意見,後來成了趙“分裂黨”的證據。根據《改革歷程》,從1989年6月到1992年10月,中共對趙進行了長達3年4個月的審查。在這期間,審查小組組長王任重約趙談過5次話,寫了3封信,涉及的審查重點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追查趙是否在動亂期間直接或間接地插手,以及是否向外泄漏消息,二是審查趙為什麼採取和鄧不同的立場、方針?其動機是什麼?及清算趙在台上幾年來姑息、重用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人和事。中共後來給趙紫陽定的罪名“支持動亂,分裂黨”,列有30條罪狀。其中,有13條是關於“4.26”社論的。

鄧趙的第二個重大衝突是趙同戈爾巴喬夫的談話。5月16日,趙紫陽會見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趙告訴戈氏,中共黨自從十三大以來,在處理重大問題上總是向鄧小平彙報,由鄧掌舵。次日,學生中便打出了“反對垂簾聽政”、“打倒鄧小平”的標語。鄧小平及其家人對趙的講話非常惱怒,認為趙有意在學生和政府僵持不下的時刻,把鄧拋出來,推卸自己的責任。鄧小平的女兒鄧榕為此大罵了趙紫陽達一個小時。

很多人不明白,趙紫陽為何在那樣的時刻,把鄧小平的幕後作用捅出來。有人批評說,趙錯估形勢,藉此機會向國際媒體“攤牌”,欲取鄧而代之。吳偉去年出版的著作《中國80年代政治改革的台前幕後》對此有詳盡描述。書中說,趙的說法是例行公事,是回應蘇聯大使館的疑問。但所有參與準備戈氏講話的人,包括鮑彤和吳偉及講話的趙紫陽,都對事態的發展感到震驚。李鵬在他的《六四日記》中說,雖然趙講的是實情,但其用意耐人尋味,趙想把當前動亂的責任推給鄧小平。

趙的原意,應是為了維護鄧小平。因為當時除了蘇聯方面的疑問,北京工人對鄧專權攬權的指責也很多,說他不是常委還要繼續控制常委,等等。趙紫陽於5月28日為此專門給鄧寫了一封信,解釋了自己這麼說,完全為了維護鄧。但該信“泥牛入海無消息”。“欠了鄧小平”竟成了趙紫陽的精神負擔,伴隨他終身。

鄧趙的第三個重大衝突是,關於戒嚴鎮壓的問題。趙不接受鄧對學潮的方針,不願意做鎮壓學生的總書記。但鄧小平認為,中共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戒嚴繼而鎮壓。在趙被軟禁期間,鄧小平兩次派人找趙紫陽,希望趙對六四表個態,擁護中央決定。趙說:“小平希望我接受中央對‘六四’的決定,我希望中央為‘六四’平反,這是雙方堅持的底線。”趙紫陽因為堅持這條底線,被中共軟禁致死。而趙的堅持,成就了他在中共黨史和中國歷史的一座豐碑。

趙紫陽一直認為,鄧小平是非常信任他的,如果不是“4.26”社論,不是六四,他與鄧小平不會分道揚鑣。趙在《改革歷程》談到,89年1月底,鄧向趙表示,他一直在考慮是不是辭去軍委主席的職位,由趙來搞;4月22日,趙訪朝前夕,鄧還對趙表示,下任總書記還讓趙繼續作(第74頁)。

但在筆者看來,鄧趙的衝突並非始於4.26社論。

4月22日,在紀念胡耀邦的悼詞問題上,鄧對趙已經心存不滿。鄧小平不同意在悼詞中稱胡耀邦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理由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誰都不夠格,我也不夠格”。趙紫陽只好採取折衷的辦法,加上了“胡耀邦同志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他的一生是光輝的”(吳偉,442-443頁),希望藉此緩和黨內外壓力,又不致引起鄧小平等元老的直接反對。但是,鄧對這個做法非常不滿。鮑彤親眼看到,在胡耀邦追悼會那天,鄧小平顯出“非常惱火的樣子”。

鄧小平對趙紫陽的不滿,可能還要早。根據是,王任重審查小組在審查趙紫陽的“支持動亂,分裂黨”的罪行時,最感興趣的是,關於趙的“不可告人的動機和個人野心的問題”。審查小組說,1988年以來國內外颳起一股“倒鄧保趙”風,以逼鄧下台,把權力全部交給趙;還說,趙紫陽是國內外反動勢力心目中復辟資本主義的理想人物,主張新權威主義和搞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人,都把趙當作他們的新權威。審查小組認為,趙對1989年學潮之所以如此堅決地拒絕鄧的主張,不是偶然的,屬於這股風的呼應和配合(趙紫陽,72頁)。

王任重審查小組對趙紫陽的這個“興趣”當然不會是小組本身的興趣,更不會是王任重本人的興趣,而是當時中共元老的意思,甚至是鄧小平的意思。在他們看來,趙反對“4.26”社論,向戈爾巴喬夫拋出鄧的幕後作用及反對鎮壓,都是為了“倒鄧”保自己。

“倒鄧保趙”在88年年底,確曾在香港掀起一陣風潮。根據陳小雅對這個風潮的報道,1988年10月31日,香港《信報》發表了《大家長該退休了》,文稱:目前,“只有鄧小平完全退休,才能排除超級老人政治的阻礙”,“才會使趙紫陽有足夠的權力繼續推行改革開放的路線”;1988年11月,《解放》雜誌發表《北京利用香港傳媒倒鄧保趙》;香港大學教授張五常稱,中國經改的問題在於趙紫陽不擁有獨裁權力等。

香港的這股“倒鄧保趙”風潮,也在中共高層引發迴響。李鵬在他《六四日記》中寫道,5月4日,他去見姚依林,“依林提出一個尖銳的問題,這場動亂是不是趙紫陽發動的,目的是打鄧倒李保趙。他還提出疑問,胡耀邦的悼念活動調子定得那樣高,是否也是趙紫陽發動的”。5月26日,李鵬又寫道,宋任窮指責學生“背後是有人在操縱”,暗指趙紫陽,余秋里則直指趙紫陽“是個陰謀家”。

毫無疑問,姚依林、宋任窮和余秋里的疑問,也是鄧小平的疑問。鄧小平是個疑心很重的人。筆者在紀念胡耀邦逝世25周年時寫過“鄧小平到底為何逼胡耀邦下台”,文中列舉了幾個事實,證明鄧小平對胡耀邦勸他退休,疑心胡要取而代之。鄧懷疑過胡,也會懷疑趙;鄧曾試探過胡,當然也會試探趙。趙紫陽對鄧小平的疑心,可能多少有所警惕,這也許能夠解釋趙為何作為軍委第一副主席,對軍隊事務一直採取消極態度。

事實上,鄧小平早有搞下趙紫陽之心。李鵬在5月28日的日記說:“丁關根對小平同志的想法比較了解。丁關根對我說,去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工會代表大會時,李先念同志找鄧小平同志,談了趙紫陽的一些問題。小平同志當時已看清楚,趙是搞自由化的人,遲早非下台不可,但由於影響太大,一時又找不到合適人選,所以下不了這個決心。”李鵬還說:“關根同志講的這一重大人事決策過程,陳雲和先念同志也對我講過類似的情況。陳雲和先念同志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經過長期考察,他們先後向小平同志推薦江澤民同志任總書記。”這就是說,更換總書記,鄧小平早在六四之前就動了念頭。

根據鄧小平的堂而皇之的理由,趙紫陽下台,和胡耀邦下台一樣,都是因為反自由化不力。不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兩人都犯了共產黨文化的大忌,都功高蓋主,引起“主”的猜疑。所以,假如沒有六四,鄧小平也會把趙紫陽搞下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