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公子沈 :風靡全美的史上最年輕美女議員 原來水平這麼差

本公子認為,科特茲這樣的人存在對社會是一件好事,讓人們時刻警醒貧富差距帶來的社會問題。美國向來掌握在政商精英手中,不會讓科特茲或伯尼桑德斯這樣的人胡來。科特茲和伯尼桑德斯的理論依據,源自歐洲的福利國家。不過他們卻在迴避一個事實:高稅收和高福利制度已經壓垮了整個歐洲。

美國史上最年輕眾議院女議員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最近宣誓就職,成為全民偶像,風靡全美。

在接受《60分鐘》採訪時,她呼籲要對美國富人徵收高達70%的重稅,引起輿論嘩然。

科特茲的思想受到了參議員伯尼桑德斯的影響,後者幾十年來不惜餘力地在美國宣傳社會主義。

科特茲本人窮苦家庭出身,從小就有仇富心態,這非常好理解。

她說:“當你做一份甚至兩份全職工作都無法撫養自己的孩子時,何來尊嚴?”

她看不慣美國的貧富差距,當自己突然獲得了權力,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手上的權力來剝奪富人的資產。

她覺得這麼做是最簡單粗暴的財富轉移方式,劫富濟貧、來錢最快,以此提高窮人的生活水平,並且她也樂意被別人扣上“激進主義者”的標籤。

科特茲雖然吸引了不少熱情有餘智慧不足的年輕大學生的選票,但並沒有獲得建制派支持,也更難獲得美國社會中流砥柱——中產階級的認同。

本公子認為,科特茲這樣的人存在對社會是一件好事,讓人們時刻警醒貧富差距帶來的社會問題。

美國向來掌握在政商精英手中,不會讓科特茲或伯尼桑德斯這樣的人胡來。

科特茲和伯尼桑德斯的理論依據,源自歐洲的福利國家。

不過他們卻在迴避一個事實:高稅收和高福利制度已經壓垮了整個歐洲。

法國、比利時、荷蘭的人民掀起抵稅潮,希臘和意大利瀕臨破產,英國則忙於脫身自保。

科特茲們並未放棄,他們把目標指向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北歐國度。

很快,瑞典電台做節目澄清:“我們可不是社會主義”。

2015年,丹麥總理拉斯穆森在哈佛大學演講時也特彆強調:“我知道美國同僚把北歐模式和某種社會主義聯繫起來······我想在此澄清。”

那麼,到底北歐算不算社會主義福利國家?北歐模式(Nortic Model)真的適合美國嗎?

本公子在此負責任地說:北歐不僅不是社會主義,還是全世界最自由的資本主義。

我們以北歐最富裕的瑞典為例:

瑞典社會雖然福利多,貧富差距小,但是它的本質和根基,仍然是成熟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

沒有高度發達的生產力和創新能力做依託,以瑞典的福利開支,國家早就崩潰了。

瑞典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富裕的國家,從1870年到1950年,瑞典避開了多次歐洲和世界大戰,一直享有全世界最高的人均GDP。

依靠着多年的財富積累,瑞典從1950年代開始試行社會高福利,逐步嘗試增加窮人福利和增加企業稅收,最終以慘敗而告終。

這段歷史,許多迷戀北歐制度的人都不清楚。

1930年代,北歐從德國和蘇聯獲取經驗,呼籲建設社會主義制度。

一開始,福利是很容易吸引選民的誘餌,畢竟誰都有不勞而獲的基因。從1950年到1975年,瑞典政府開支從GDP的20%增加到50%。

由於國家人口少、家底厚,前面二十年時間瑞典還沒有遇到嚴重的問題。

但是進入70年代,瑞典政府就開始明顯入不敷出,債務高升,經濟一落千丈,大量人口失業,GDP的增長開始大幅度落後於歐洲和美國。

1975年到1993年,隨着經濟壓力不斷增長,瑞典的人均GDP從全球第四位下滑至第十四位。

到了1991年,瑞典保守派當選,宣布進行全面的私有化改革。

鐵路、醫藥、郵政、通訊和航空業開始市場化,減政降稅,壓縮開支,放鬆匯率,減少福利,鼓勵就業和創業。

花了10多年的時間,瑞典經濟才脫離20年的負擔,慢慢起死回生,GDP年增長率從1995年起超越歐盟水平,終於把瑞典再次打造成全歐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

到如今,瑞典的企業稅已經從2009年的28%縮減到22%,並計劃在2021年縮減至20.4%。

儘管如此,當年的後遺症仍然存在。

由於長期超高的社會福利,許多瑞典人失去了努力工作的積極性,一輩子只會進行勞工抗議活動,培養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心態,還把自私自利的心理傳染到下一代,造成不小的社會負擔。

同樣,北歐另一國家丹麥的路線圖與瑞典相似。

正是因為高稅收和高福利的政策,令每100名辛勤工作的丹麥人要承擔60名丹麥人的政府福利金。

近20年來,丹麥社會民主黨再沒有獲得任何機會。

瑞典和丹麥曾經走過的彎路,現在卻有一些美國人想要走,理由竟然是北歐國家現在看起來很美好。

他們沒有接受歷史的教訓,只是一廂情願地嚮往人人平等。殊不知,他們手中要實現大同的工具,正如經濟學大師米塞斯所言,本質上是一種強大的解構破壞力量。

這個怪物一旦被釋放出來,將打破傳統的私有體系,並造成無法制約的無限公權力,正如我們在蘇聯、古巴、委內瑞拉等地看到的景象。

即使在資本主義傳統根深蒂固的北歐國家,這類傾向的政策帶來的,也同樣是痛苦和失敗。

幸好,只有很傻很天真的少數美國人,才會相信這種走捷徑的美國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