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莊子的三條魚 人生的三重境界

不滯於物,不困於心,不亂於人。

莊子可能是最喜歡魚的哲學家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他將生活的極大智慧,寫進了三條魚的故事裡。

讀明白了,人也就活通透了。

01

北冥之魚

莊子在《逍遙遊》里寫的第一條魚,是北冥有一條名為的魚,能化作鵬,遨遊於九天。

它會乘着六月的風,飛去南冥。

可是莊子卻說它不自由,一旦沒有風,就只能從高空墜落。

那時候有一個名叫列子的人,能夠駕着風在天上飛,跟神仙一樣。但是沒風,他也要發愁。

站在風口,誰都能飛起來。

這樣的自由,靠的是外物。

是靠着財富,名聲,才能夠填補自我的空虛。

《管子》里說:“君子使物,不為物使。”

人一旦被物質所捕獲,必然會失去純粹的自我。

陶淵明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人不能為五斗米折腰。

他情願種豆南山下,帶月荷鋤歸。

官場再好的錦衣玉食,也不如手中一杯菊花酒。

吳宮深處埋荒草,晉代衣冠成古丘。

榮華富貴轉眼就成了別人口中的笑談趣事,又有什麼好在乎的呢?

在莊子的智慧中,不為物所累,是人生的第一層境界。

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在河邊釣魚,他每次釣上來就用尺量一下,只要比尺大的,都丟回河裡。

其他人問他這是為什麼。

他說:“我家的鍋只有尺這麼長,太大的魚裝不下。”

物質上的需求要尋求一個恰當的尺度,“夠用就好”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態度。

02

濠梁之魚

莊子在《莊子·秋水》說的第二條魚,叫做,是濠河之魚。

有一天,莊子和惠子路過濠水的橋上。

莊子說:“你看這些儵魚在下面游得多麼快樂。”

惠子卻說:“你又不是魚,怎麼知道魚快不快樂?”

莊子立刻答道:“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呢?”

生活就像一齣戲,我們不在別人的曲目里,怎麼能知道別人的悲歡。

魚的快樂是自由嬉戲在水中,人的快樂是能夠自然生長在世間。

一個迎合別人改變自己的人,註定不快樂,邯鄲學步的人生也沒有光。

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你明明與眾不同,卻總希望和別人一樣。

好的快樂從來都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眼裡的。

與其絞盡腦汁去想着活成別人喜歡的樣子,倒不如努力去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在莊子的智慧中,人生的第二種境界就是:不為別人的評價所累。

李煜曾經寫過這樣一首詞: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無言一隊春。

一壺酒,一竿身,快活如儂有幾人。

那一天,李煜在湖邊上遇上了一個漁夫,他喝着酒,耍着魚桿,快活無比。

漁夫身處社會底層,可是身為南唐後主的李煜卻羨慕着他的快樂。

快樂跟地位才華、榮華富貴並無關係,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快樂。

生活的好與壞沒有標準答案。

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選擇一種喜歡的方式活着。

不要因為有人喊你攢局,就放棄讀書。

浮於表面都是風光,沉下心來自有答案。

也不要因為你的樂趣無用,就放棄它。

樂趣的種子,遲早會結出花,讓你的生活變得芬芳。

03

江湖之魚

莊子在《大宗師》里寫的第三條魚,叫做,是車轍的小魚。

一塊池塘幹了,兩條小魚暴露在陸地上。兩條小魚互相吐沫,互相濕潤,勉強維生。

莊子卻說,與其這樣互相熬着,不如放生彼此,去大江大河裡過自己的新生。

天命無常,人如風絮。

不知道哪一天你的水就乾涸了,和你相伴的人總有一天會離場。

人與人都是相伴而行的旅者,只有自己才能走完全程。

要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不要成為別人的附庸。

杜甫曾經和李白結伴而行,策馬江湖。

杜甫羨慕李白的洒脫和瀟洒,崇拜他的天賦與才華。

可惜我心向山,君心向水,他們終究揮手而別。

杜甫成不了李白,可那又如何?

寫不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那就“寫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在莊子的智慧中,人生的第三個境界是:找到自我。

尋找自我的路上,或許會顯得孤獨。

但是蔣勛說過,孤獨是生命圓滿的開始,不能與自己相處,就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

擁有自我的人,才會久處不厭。

我們結伴而行走過江湖,但總還是要一個人去看天空和海洋。

莊子說:“魚相忘於江湖,人相忘於道術。”

“我們懂得那麼多的道理,可為什麼卻過不好這一生。”

因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個例,不是每一條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所有的幸福都無法複製,活得通透舒服的人,都讀懂莊子的三重人生智慧:

不滯於物,不困於心,不亂於人。

身體可以帶着鐐銬跳舞,心靈要則插上自由的翅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洞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