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金錯刀:曾經4000萬一只 如今白送沒人要

2009年9月9日,30輛清一色的黑色奔馳,頭車挽着紅花,前往西安咸陽機場,為一條藏獒接機。

接到藏獒,再戴個大紅花,土豪們爭相合影。這待遇,流量明星都羨慕。

時移世易,一度叫價4000萬一只的藏獒,如今大都淪為野狗,飢一頓飽一頓,泛濫於青藏高原,甚至,成了食客的口中餐。早在2015年,《紐約時報》便有報道,‌‌‌‌“這些以往價值20萬美元的狗,如今只係以每隻5美元的價格賣給屠宰場,做成火鍋食材和衣料。‌‌‌‌”

而嗰啲狂熱的藏獒謎,早不知所蹤。有人套現離場,更多的係傾家蕩產。青海省藏獒協會秘書長周藝講,僅自己所知,投資上千萬血本無歸的商人,就有近百位。

想借炒作的東風一夜暴富,迎來的往往都係龍捲風。

1、一隻4000萬,邊個沒買邊個吃虧

藏獒市場的大起大落,係一部典型的炒作史。

藏獒的炒作,離不開三個方面的相輔相成,即‌‌‌‌“編造故事、名人進場、抬高價格‌‌‌‌”。

編造故事,係為製造賣點。於是,藏獒被加上‌‌‌‌“神秘+愛國‌‌‌‌”的色彩。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進藏還係件難事,西藏天然帶有一層神秘面紗。1986年,日後號稱‌‌‌‌“中國藏獒之父‌‌‌‌”的王占奎,歷經兩天跋涉,生扛着高原反應,揾到了養藏獒的藏民。沒想到,藏民堅決不賣,聲稱花賣狗的錢,會丟八輩子的人。王占奎轉身去了縣城,買了錄音機、電燈泡等,以物換物,跟人換了23隻藏獒。

當時大陸的藏獒市場還未打開,王占奎便將大部分藏獒賣到了台灣,成了‌‌‌‌“十萬元戶‌‌‌‌”。

偷渡唔係長久之計,隨着城市的養犬條例愈加嚴格,王占奎的狗場難以為繼,最慘的時候,甚至‌‌‌‌“連去鞏義市區的2塊錢路費都沒有。‌‌‌‌”

無奈之下,1998年,王占奎揾到了媒體。

當年9月4日,大河報發表了《千里尋藏獒,中原聽咆哮》一文,把王占奎塑造成一名不畏艱險入高原,發掘推廣藏獒讓更多人認識的義士。本來只係為了賺錢而走進西藏的王占奎,搖身一變,成了中國搶救保護藏獒第一人。

文章被十幾家報社轉載,王占奎聞名全國,經濟困境迎刃而解。一隻幼犬賣出了1萬的高價,想去買犬,還得花600元‌‌‌‌“信息費‌‌‌‌”,才能拿到狗場地址。

緊接着,世界屋脊、台灣富商高價購買、一輩子只認一個主人、一獒戰三虎、瀕臨滅絕的珍貴犬種....種種吸引眼球的字眼,層出不窮。

到了1999年,一隻成年藏獒,最高已賣到20萬元,夠在北京買套房了。

這還只係開始。隨後,藏獒又被冠以‌‌‌‌“中國獨有‌‌‌‌”的稱號,插上了‌‌‌‌“愛國‌‌‌‌”的翅膀,地位直逼國寶大熊貓。

鼓吹民族主義的先鋒中,不得不提一位名人:馬俊仁。

在嗰個年代,馬俊仁係受萬人敬仰的‌‌‌‌“馬家軍‌‌‌‌”締造者。2003年,他當選為中國藏獒俱樂部主席,開始了他的表演。

馬俊仁曾在電視節目中自述,1986年在法國看到一條體型異常龐大的德國牧羊犬。狗主人告訴他,這係牧羊犬和藏獒雜交的後代,還講,歐洲所有的大型犬幾乎都有中國藏獒的血統,可惜藏獒在中國,都被人殺了吃肉,即將滅亡。

於是,養藏獒在馬俊仁的口中,變成了為國爭光。

‌‌‌‌“我這些藏獒,以後要出去參加世界比賽,論個頭兒,論品相,論顏色,論方方面面犬性,肯定都非常突出——拿金牌奪銀牌。‌‌‌‌”‌‌‌‌“以後出口藏獒,我還要為國家賺外匯。‌‌‌‌”

有好故事,又有名人背書,藏獒的價格進入‌‌‌‌“百萬時代‌‌‌‌”,但泡沫還未漲到最大,還需要最後一手——人為抬高價格。

2012年2月,石家莊第二屆北方藏獒精品博覽會上,某藏獒號稱育種一次就要120萬元,曾有人出價3000萬元買,但被主人婉拒。

最誇張的,還係馬俊仁。他有隻藏獒,名叫‌‌‌‌“小王子‌‌‌‌”,聲明:沒有4000萬,堅決不賣!

彼時,各個藏獒養殖場,通過互相倒手,對外號稱成交價格幾百上千萬元,私下可能連個轉賬都沒有,但經由媒體報導後,藏獒市場顯得一片繁榮。

2、被當肉狗賤賣,藏獒跌落神壇

今天,藏獒早已唔係昔日的‌‌‌‌“天之驕子‌‌‌‌”。

有的,被當做肉狗處理,做成火鍋食材,或係仿皮、禦寒手套的里子。

有的,淪為飢一頓飽一頓的流浪狗。2017年,北京青年報發表《藏獒經濟崩盤,高原上萬流浪狗‌‌‌‌“成災‌‌‌‌”》一文。一個人口只有17萬的青海果洛州,卻有1.4萬多條流浪狗,大部分都係藏獒。

當地人信奉不殺生,只好由寺廟、政府出資,收留流浪狗。每當開飯,它們呼嘯至食槽,幾分鐘便搶光食物。吃不飽的它們,望着藏民,久久不肯離去。

卅三重天和十八層地獄,轉換得如此迅速。

回望過去,藏獒跌落神壇的歷程,正如一切泡沫的幻滅。

1.有故事性,沒產品力

有的人,故事講得好,卻志大才疏,被眾人所棄,如賈躍亭、羅永浩;有的人更下等,故事天花亂墜,卻只想空手套白狼。

起初,因為神秘,以及名人站台,會引來大量關注,看似可信度極高,藏獒、比特幣等,都係如此。

2011年,梁宏達專門講過一期藏獒,標題叫做《藏獒,炒不出來的傳講》。見多識廣的老梁都信了,更別講人民群眾了。

但係,有故事性,沒有相應的產品力,早晚被現實教育,何況係這一戳即破的虛假故事。

2013年,老梁又做了一期《藏獒沒那麼神》,在節目里一頓闢謠,直講藏獒之事完全係炒作行為。

人們幡然醒悟。原來,藏獒並非‌‌‌‌“中國獨有‌‌‌‌”,印度、尼泊爾都有;藏獒一生只認一個主人,因為智商極低;號稱‌‌‌‌“一獒戰三虎‌‌‌‌”,其實它連牛頭梗也打不過...總之,傳言皆謠言。

褪去神秘面紗的藏獒,在各種精明的土豪面前,徹底失去吸引力。這群最重要的用戶,成了第一波退場的人,造成了藏獒市場的第一次潰敗。

2.無人接盤的小眾市場

當土豪等核心用戶退下,藏獒的價格急劇下降,低至幾千一隻。這個價位,意味着普通人也能擁有一隻藏獒。

核心人群離開時,後知後覺的大眾,才剛進場。

被市場教育過的人,紛紛出手,買藏獒如買降價奢侈品。不同的係,以前的藏獒主人,有別墅有大院子,他們則把藏獒養在小區、樓房內。

於是藏獒傷人事件,屢見不鮮。

直到今年,藏獒傷人事件還時有發生

本該作為他們身份象徵的藏獒,卻惹出一身麻煩,這樣的落差,邊個都經受不住。因此,昨天還把藏獒當寶,今天就把它轉手送人。

如果講,失去核心用戶,相當於被判了死刑,那麼失去大眾用戶,就係正式執行死刑。

時至今日,在整個寵物市場,藏獒幾乎沒了立錐之地。相關的養殖廠,接連倒閉潮,就連王占奎,一年也賣不出去幾隻。

藏獒市場淪落至此,非藏獒之過,係人之罪。

作為大型犬的一種,儘管小眾,藏獒仍有其擁躉,完全有機會良性發展,但如今這批擁躉也已散去,藏獒市場一片死水。歸根結底,係有人貪心太大,硬將小眾產品推向(忽悠)大眾,最終事故頻發,引來全民反感,甚至法律禁止。

本就係小眾市場,還竭澤而漁,導致沒有新用戶願意進入,當然係死路一條。

3、想發橫財,請做好被割韭菜的覺悟

陽光底下沒新鮮事。

390年前,荷蘭的鬱金香,一株換套豪宅;34年前,長春的君子蘭,最貴的一盆10萬,被稱為‌‌‌‌“綠色金條‌‌‌‌”;以及,一斤賣68萬的普洱茶,從2萬一噸暴漲到800萬一噸的黃梨木,比北京房價還高的比特幣...

古今中外,炒作的套路大同小異。一,尋找賣點,沒有賣點便製造賣點;二,物以稀為貴,強調稀缺性;三,強行向大眾推廣、宣傳,製造繁榮景象;四,示範效應,先進場的人稀里糊塗或刻意賺到了錢,吸引接盤俠。

簡單的套路,往往有效,邊個讓利字當頭,頭昏腦脹。前人掉過的坑,換種偽裝,便有人飛蛾撲火,還爭先恐後,最後傾家蕩產都沒處哭去。

這能怪邊個呢?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夢時,不妨先想想,在社會這條食物鏈上,自己係處於咩位置。

其實,要想看清係否炒作,根本不需要太高智商,最基礎的常識就能應對。

王小波曾寫道,‌‌‌‌“從小我對講出來的話就不大相信,越係聲色俱厲,嗓門高亢,我越係不信,這種懷疑態度起源於我飢餓的肚腸。和任何話語相比,飢餓都係更大的真理。‌‌‌‌”

處處畝產30萬斤,人人卻都餓着肚子,這就不符合常識,假的。

如果炒作太過以假亂真,那就記住股市裡的一句話:‌‌‌‌“賣菜的都在談論股市的時候,係絕對的賣出期。‌‌‌‌

當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能發財,大概就係韭菜將被收割的前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金錯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