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戴春:這個世界配不上他們的愛情

那天,在一位朋友家,我們給他們倆舉行了一個小小的儀式,他們彼此交換戒指,太平泣不成聲,袁立上前緊緊擁抱他,看着他們相擁而泣,我忍不住流下淚來。我相信係上帝讓他們彼此看見。

我與袁立和太平在騰衝

前幾天有人來問我,袁立係咪做公益做傻了,連結個婚也帶着公益的味道,‌‌“扶貧助弱‌‌”。

這樣類似的問題,這幾天被問了好幾次。

袁立和梁太平的婚訊被網絡刷爆了,各種解讀紛至沓來,有人講袁立自帶話題,結婚也可以炒一把。太平以前的種種經歷被翻出來,他在推特上發的帖子也被截屏轉發,他被貼上‌‌“危險分子‌‌”、‌‌“無業人員‌‌”、‌‌“潦倒詩人‌‌”等各種標籤。他們的婚姻被講成係‌‌“屌絲逆襲‌‌”、‌‌“高攀低就‌‌”。

被問到這些問題,我覺得有必要寫點咩。因為在我呢度,太平唔係屌絲,袁立也唔係話題明星,他們係我的好友,係兄弟姐妹。我也見證了他們愛情的萌芽和發展的過程。

太平係我多年的朋友,他單純、溫和,有着孩童般的天真。他本來在體制內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收入不菲,生活安定。但他為公義發聲,失去了工作。他也可以通過妥協、公開悔過而保住工作,但他選擇唔妥協,他講:‌‌“我不會為一碗飯違背自己的良心,做自己不喜歡的事!‌‌”這樣的話從生性柔和的他口裡講出來,擲地有聲!

太平係個基督徒,也係個詩人,上帝和詩歌係他生命的源泉。在世人眼裡,他係低微的小人物,在朋友心中,他係個純真善良的大孩子。他的房子就像一個客棧,南來北往的朋友都在他嗰度落腳,他寫作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但他從未因此拒絕接待朋友們。他做事極為認真,每周五晚的團契查經,他都非常認真地準備,哪怕只有少數幾個來聽。他性格柔和,在圈內係出名的好脾氣,但關乎信仰和公義的事,他卻係少有的堅定。他活在詩里,活在靈里,他如此的乾淨和高貴,這個世界容不下他。

袁立係我一起做公益的夥伴。我們性格中有着相似的直率和倔強,有時會因工作上的事爭執,一開始不適應,甚至想過要離開,但時間越久越了解她的心直口快,也越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簡單、敞亮、爽快。她不化妝,不打扮,有人找她拍合照,有時會臨時找我借一支唇膏塗一下,她衣着也不講究,有時候一起出去衣服帶的不夠,就隨便抓一件我們的衣服套在身上,普通樸實如鄰家姐妹。她表面大大咧咧,其實心很細,有好吃的,會惦記着給夥伴們寄啲,遇到咩問題,她會像知心姐姐一樣出主意,春節一起去雲南,在昆明的最後一晚跟她同住一個房間,晚上聊到我的啲事情,第二天要趕早班飛機的她,一大清早拉我去散步,講‌‌“我還要給你提幾個建議‌‌”。

外界看到她剛硬的一面,我更多看到她的柔和謙卑。我陪她走訪過無數的塵肺家庭,看到她為塵肺病人流下的眼淚,看到她緊緊擁抱嗰啲絕望無助的人,她跟他們講嘢常常係蹲着的,或挨着他們坐,絕不站着讓他們仰頭看她。她時常叮囑我們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給他們爭取更多的救助。她做這些係出乎本心,沒有絲毫的矯飾,她不需要做給邊個看,作為基督徒,她不受從人來的榮耀。她只聽從內心的聲音,而她的內心,順從上帝的指引。

兩年前,我帶袁立去了太平主持的團契,兩個不同軌跡的人開始有了最初的交集。此後袁立每次來湖南,我們都會叫上太平,一起吃飯聊天,很開心。春節期間,我們一起去雲南,去看英國宣教士富能仁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富能仁係袁立最喜歡的宣教士,他在傈僳人中間服侍近30年,最後將自己的生命也獻給那片土地。我們一路追尋他的腳蹤,一百多年前他住過的土坯房,翻過的山路,去過的寨子,這係一次靈修之旅,每個人的靈里都有收穫;這也係一次奇妙的愛情之旅,他們的愛情在不知不覺中萌芽、生長。

從雲南返嚟,太平給袁立寫了一首詩,我知道太平不會自己表白,便告訴袁立:‌‌“太平愛上你了!‌‌”袁立講‌‌“我要再好好了解了解他‌‌”。這一了解,便被他徹底感動了。故事就這樣簡單,沒有曲折跌宕,愛的簡單幹脆,驚天動地。太平唔係不知道他要跨越的距離,他在詩里寫道:‌‌“我多麼渴望從天空伸出手來,去把我們的道路鋪平‌‌”。袁立也唔係不清楚跟太平在一起可能帶來的風險,但她講:‌‌“神要我們跨越一切人世間的風險‌‌”。

我曾問袁立:‌‌“你愛他咩?‌‌”她講:‌‌“我愛他的靈魂,還有才華。‌‌”在世人眼裡,太平一無所有,袁立卻看到了他身上最寶貴的東西,這需要非凡的勇氣和智慧。如果把所有物質的東西都拿掉,仍能彼此相愛,這就係靈魂之愛。他們讓我們看見,這世間,還有這樣純粹的愛!正如太平在詩里寫的:‌‌“我愛你卸了妝的靈魂‌‌”。

那天,在一位朋友家,我們給他們倆舉行了一個小小的儀式,他們彼此交換戒指,太平泣不成聲,袁立上前緊緊擁抱他,看着他們相擁而泣,我忍不住流下淚來。我相信係上帝讓他們彼此看見。袁立在微信里跟我講:‌‌“我一直在等待神的印證,我心裏越來越感覺到這係神配的。我們在一起要跨越的東西太多了,但係我還願意衝破咁多東西。我知道係神讓我來做太平的幫助者。上帝把他認為最好的兒子給了我。聖經上講,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開。‌‌”

在屬世的眼光里,他們的愛情如此不般配。世人如何能理解他們澄澈乾淨的愛,或者,他們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配不上他們的愛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