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夏小強:何清漣揭秘中共紅色滲透和潰而不崩原因的力作

著名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女士的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出版,這是一部系統分析、揭秘中共媒體在全球滲透擴張內幕及現狀的專著,也是一份嚴謹專業的學術報告,可以說,對於任何一個關注和研究中共政治及媒體外宣的人,都是不可錯過的「教科書」和「工具書」,特別是我作為一個媒體人和時評作者,更加了解這本書的分量。

何清漣女士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封面

著名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女士的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出版,這是一部系統分析、揭秘中共媒體在全球滲透擴張內幕及現狀的專著,也是一份嚴謹專業的學術報告,可以說,對於任何一個關注和研究中共政治及媒體外宣的人,都是不可錯過的“教科書”和“工具書”,特別是我作為一個媒體人和時評作者,更加了解這本書的分量。

2001年,何清漣女士流亡海外之後,筆耕不輟。2006年,何清漣女士寫作出版了《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深度解密了中共在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的內幕。隨着中共在2009年在國際社會開始實施大外宣計劃,如今紅色媒體滲透全球,何女士十年磨一劍,推出了解析中共媒體全球擴張的這部力作。

何清漣女士在本書的後記中透露,這本書在出版前,其中重要內容被譯寫成一份專題報告交呈美國國會相關議員,據說參議員盧比奧很欣賞這份報告,從此很關心中國的新聞自由問題;2018年11月29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與安納伯格基金會陽光之鄉,在華盛頓共同發佈《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報告,報告的第六部分“媒體”(Secion6,Media)參考了這份當時未能面世的中共大外宣研究報告,引用了其中觀點和不少資料。

本書共六章,對中共對外宣傳做了全景式的透視和分析,其中包括中共對外宣傳史、中共大外宣採取的本土化戰略、世界中文媒體的政治版圖、香港回歸後媒體的喉舌化、中共對台灣媒體的紅色滲透、中共大外宣的效果以及美國開始阻擊中共的大外宣等。

本書採集的資料豐富翔實嚴謹,其中不少內容,對於我這個長期關注中共媒體狀況的時評作者,都是極有價值的材料。比如中共外宣期刊的種類、中共聘請外宣專家的標準等,特別是中共苦心經營65年的《人民中國》日文版,在日本成功市場化進入日本主流媒體的真相和內幕等。

本書不光有翔實豐富的材料,還有何清漣女士冷靜的觀察分析和犀利的觀點,以及具有前瞻性的判斷預言。

比如,對於中共大外宣的效果,何清漣這樣寫道:“在北京投注了巨大資金希望‘攻陷’的西方世界,中國‘大外宣’的效果不佳。一個國家的國際形象,歸根結底是由其國內政治社會狀況來決定的。其外宣內容充斥的正面形象,在中國內部各種腐敗、貧富不均、環境污染、生態災難、暴力鎮壓人民等議題下,明顯缺乏公信力。而事實上中國已經踢到了鐵板——在澳洲、加拿大,官方已經採取反間諜滲透的行動;在美國,孔子學院的教師被調查,《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啟動,都是要打擊“大外宣”對自由世界的干擾和影響。”

比如,對於中共控制香港媒體,何清漣認為:“如今北京藉財團之手操控香港傳媒市場,又縱容中資媒體肆意攪亂香港輿論。所有這些,不是在幫助香港社會發展,而是在促進香港大陸化,這對香港人民來說,不啻為一種國家犯罪。”

對於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滲透,何清漣說:“自由不是免費的,只要中共政權存在一天,對台灣的政治干預就會繼續下去,因此,中共對台灣媒體的紅色滲透仍然處於動態之中,必須繼續警惕。”

在此前何清漣與程曉農先生合作出版的《中國:潰而不崩》一書中,作者全面論述了為何中共政權不會在短期內崩潰的原因,其實,《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這本書,從另外一個角度——全球媒體被中共全面滲透的觸目驚心和種種內幕中,也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讀完這本書,可以了解到中共通過媒體在全球的滲透和擴張,已經對自由世界造成了致命的威脅。中共不斷把紅色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中共的腐敗複製滲透到西方世界,西方世界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正在遭到侵蝕破壞。

中共用賄賂等方式收買西方國家政府中的官員,使他們為中共的經濟和政治服務,包括中共的大外宣戰略,最終的目的都是加強和維持中共政權的統治,同時也是中共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向世界滲透並將摧毀世界大戰略中的一部分。

如果從宏觀的角度來看,中共花費巨資對美國和國際社會全方位的滲透,不僅僅是中共和美國等國家之間的利益競爭,而是兩種價值觀的對立,是一場正義與邪惡、文明與野蠻的戰役。

暴力和謊言,是維持中共統治的兩個基礎。實施謊言的工具,主要就是中共的宣傳系統。進入2018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開始對中共的大外宣展開反擊和遏制,中共媒體對全球的滲透和擴張,遭到重大挫折並正在走向失敗,這也預示着中共的統治根基正在逐漸坍塌。

何清漣女士在書中後記最後一段寫道,“我的命運如同俄羅斯詩人萊蒙托夫在《預言者》這首詩中所談的一樣——眾所周知,萊蒙托夫的《預言者》的命運,遠不如普希金的《預言者》那麼幸運。”

在這裡,我讀到了何清漣女士內心一種“微斯人,吾誰與歸?”的孤獨和悲涼。其實,何女士作為一個媒體人、作家、知識分子,流亡海外、離家去國,多年來堅守道義良心,不依附權貴,安貧樂道,保持獨立人格,這在海外的華人學者中寥若晨星,已經彌足珍貴,未來或有坦途。正是: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