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歐盟今天面對中國如此被動:責任在前世貿組織秘書長拉米?

吉拉德指出,中國幾十年來模仿引進西方的科技與創新模式,中國是青出來藍,而試圖勝於藍,這本無可厚非。歐盟應該害怕的不是中國,而是其自己內部的分裂,這才是歐盟的真正的敵人。最可怕的敵人永遠是自己。最可怕的是歐盟內部教學科技水準的下降,以及歐盟的工業的萎縮。

中國主席習近平訪問巴黎期間,有關中法關係以及中國與歐盟之間合作的報道與評論文章佔據了各報大量的篇幅。

解放報頭版刊登了中法兩國首腦的巨幅照片,相對應的標題是:中國與歐盟,習近平是老闆?文章提問道:在對待中國問題上推行了十多年充滿幻想的政策之後,歐盟似乎猛然蘇醒,但是,這是否已經為時過晚?

該報社論文章安慰說,中國的人均GDP收入僅為七千歐元,而歐盟的人均GDP收入超過35000歐元,所以從經濟此次來說,中國與歐盟之間還存在着一定的距離。因此歐盟大可不必驚慌失措。但是,關鍵的問題是歐盟內部某些成員國私自與中國談判,打破歐盟的統一立場,而在國際貿易談判中,面對強大的競爭對手,歐盟唯有立場一致,才能夠在競爭中佔優勢。

費加羅報專欄作者雷諾·吉拉德(Renaud Girard)的文章也同出一轍,吉拉德指出,中國幾十年來模仿引進西方的科技與創新模式,中國是青出來藍,而試圖勝於藍,這本無可厚非。歐盟應該害怕的不是中國,而是其自己內部的分裂,這才是歐盟的真正的敵人。最可怕的敵人永遠是自己。最可怕的是歐盟內部教學科技水準的下降,以及歐盟的工業的萎縮。

解放報推出了連續五個版面的文章,對中法,中歐關係作出了方方面面的報道與評論。如果說必須對今天歐盟在中國問題上的被動地位尋找責任者的話,解放報駐布魯塞爾記者的評論文章,以及法國著名漢學家高德蒙(Francois Godement)都提到2001年歐盟與中國入世談判時的一些失誤,高德蒙將它稱為是世貿組織的一大次品,而解放報駐布魯塞爾記者Jean Quatremer則直接點名前世貿組織秘書長巴斯卡爾·拉米(Pascal Lamy)的責任,2001年時任歐盟貿易委員的拉米曾經解釋說,歐盟大有不必對中國持有擔憂,因為中國只會生產技術成分低的產品,高科技產品領域將是歐盟的保留產品。高德蒙則感嘆歐盟在與北京的競爭戰中缺乏籌碼,他說,美國擁有硅谷以及谷歌,臉書等網絡巨頭可以與北京叫板,而歐盟卻缺乏自己的拳頭工業。在一帶一路議題上,高德蒙認為外界很可能過於高估了一帶一路的投資金額以及涉及範圍,在他看來,遠不是外界所說的12000億美元,而應該是兩千億美元。

解放報介紹了由中國企業負責修建的克羅地亞南部的一座具有戰略地位的佩爾亞薩科大橋,這座大橋由歐盟提供資金,中國企業以極低的報價中標,歐盟提供的資金是3億5千萬歐元,中國企業以低於市場價格20%的報價獲得了該項目,同樣參與投標的澳大利企業向克羅地亞法院投訴,狀告中國企業推行傾銷,但這一訴狀遭到法院駁回。而歐盟則以尊重當地司法判決為理由拒絕干涉。解放報評論說,歐盟委員會在過去曾經對中國在歐盟南部地區的國家的投資加以干涉。

解放報另一篇文章的標題是:巴黎與北京之間,金錢高於一切,文章指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對美國與英國的投資大幅度下跌,而與此同時,對法國的投資卻不斷上升。去年中國對法國的總投資達到16億歐元,奢飾品行業是中國投資者的最愛,從著名的時裝,水晶製品品牌到豪華的房地產行業。當然,法國的高科技企業也是中方瞄準的目標,中國清華集團不惜斥資22億歐元收購法國的智能卡企業Linxens。

回聲報也在國際版刊登了馬克龍與習近平在凱旋門廣場的照片,文章的標題帶有諷刺意味:在巴黎,習近平稱讚一個立場一致的歐盟,文章的中心內容是來自中國的競爭,使歐盟日益走向團結一致。中國訂購300架空客飛機,也是回聲報另一篇文章的標題。

天主教十字架報也在爭論版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經濟領域中國威脅論是否有些誇張?法國國際戰略研究學院的經濟學者 Jean Joseph Boillot認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十多年來歐盟長期玩火喪生,今天已經很難與一個無論是在商業上還是在道德上都不使用統一標準的對手進行談判。而由法中企業界成員組成的法中委員會的執行長Sybille Dubois Fontaine則強調中國雖然是競爭對手,但是,已經成為無法逾越的合作夥伴國,而且中國可以給歐洲帶來許多。

法共人道報卻並未刊登任何有關中國的文章,只是刊登了一則前往中國旅遊的廣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楊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