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盧峰:修改逃犯條例背後有重大陰謀

更糟的是,打開這個缺口以後還會帶來兩個重大的後遺症,禍及一代又一代港人。其一是令二十三條立法的殺傷力更大、更可怕。《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當中涉及的罪名本已具有濃厚的大陸政治色彩,基本上是把大陸的政治犯罪概念引入香港,以此加強對香港的政治控制。

那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終於願意跟對修改移交逃犯條例有憂慮的團體直接溝通。星期二他與香港總商會與商界代表會面,解釋政府的立場及聽取商界的憂慮。總商會主席夏雅朗會後發表聲明,指社會對引渡罪行較輕犯人存在很大疑慮,又認為特區政府的保障措施仍有不足;他要求政府若真的落實修例該從具民意基礎的罪行開始着手。

打開缺口23條殺傷力更大

究竟李家超在閉門會議上有沒有提出什麼有力的解釋外界不得而知,但他不敢再龜縮,正面面對社會及商界對修例存在的憂慮,顯見他及特區政府也知道今次突然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已觸動社會的神經,令各界人士惴惴不安。商界及國際社會對誤墮法網成為逃犯的憂慮當然真切,但修例對全港市民基本權利與自由,對一國兩制及香港作為獨立司法管轄區的打擊其實更為深遠及嚴重。可是李家超及特區政府只願跟商界團體會面,始終不肯作全港性諮詢,也不願搞公開聽證會面對公眾的質疑,這不僅是在搞分化,更是對公眾利益及安全視若無睹。

正如我們一再指出,修改逃犯條例把移交範圍擴闊到大陸、台灣及澳門暗藏禍根,容易造成巨大的司法不公義,影響每位香港市民及在香港居住及生活的人。大陸法制跟香港截然不同,濫用法律手段對付政治異見者及涉及經濟糾紛的商人是司空見慣的事,連代表被告的律師也隨時變成被告,被失蹤被認罪然後重判入獄幾年,連公開申辯的機會也沒有。

由於香港的法制跟大陸分隔,沒有從屬關係,加上沒有移交逃犯安排,港人、港商及在港投資外商便不用擔心無辜墮入法網,受大陸的專權法律及法制懲處。現在特區政府卻硬要修例打開這個缺口,讓大陸可以用個案方式要求香港移交他們口中的逃犯,這意味香港的法律保護網失效,任何在港人士都有可能因被北京列為逃犯而面對被移交到大陸的命運。商界、市民對此怎能不大感憂慮!

更糟的是,打開這個缺口以後還會帶來兩個重大的後遺症,禍及一代又一代港人。其一是令二十三條立法的殺傷力更大、更可怕。《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當中涉及的罪名本已具有濃厚的大陸政治色彩,基本上是把大陸的政治犯罪概念引入香港,以此加強對香港的政治控制。當年《基本法》制訂過程中由於港人強烈反對,總算避免把大陸相關罪行直接引入香港,改由香港自行立法,讓這些充滿政治色彩的罪行按普通法、香港法制的概念及程序處理,儘力減低它的壞影響。

中港法制防火牆灰飛煙滅

可是在政府成功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後,大陸執法部門就可以援引什麼顛覆國家政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要求特區法院把港人按逃犯移交安排交到大陸。不管是參加悼念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人,在網上發文批評習近平或中央政府政策的網民,辦研討會討論中國民主化進程的學者記者都會因觸犯大陸相關法律成為“刑事犯”,再按移交機制一個個被送到大陸,本地法院根本難以阻止或否定,到時候香港將會滿街都是等候被移交的“逃犯”!

此外,引入這類個案式的移交安排只是第一步,只是為了打開缺口。不到幾年,特區政府肯定會以安排有“漏洞”、不完善、不方便為名要求再修例,把中港按個別案件移交逃犯變成正式的移交逃犯協議,甚至是全面司法互助安排,令香港的執法、司法機關跟大陸公檢法部門全面接軌,為他們服務,從調查到檢控到犯人移交一條龍合作,中港之間的法制防火牆將因此灰飛煙滅。

一想到修例暗藏的禍根,我們怎能不對政府打破法律安全網的陰謀說不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